您的位置:首頁>數碼>正文

《夢中人》優秀文賞——啞子做夢

《夢中人》

主題徵稿時間2月14日-3月20日——在此時間內投稿作品將參與第一期 “優秀文賞”評選!

每個主題發佈後也進行長期徵稿——優秀作品將參與“春/夏/秋/冬四季大賞”和”年度大賞”評選!

從這個愛戀的節日

誠邀您提起手中的筆

寫出你對《英雄聯盟》裡的TA想要說出的話

寫下你對《英雄聯盟》電競賽事中的TA的感情和故事

——你夢中的那個人

由你來書寫!

啞子做夢

文:D(鄭千禧)

此刻是淩晨4:28。

熬夜一旦成了癮,戒掉好像就要花掉更多成倍的時間和執著。夜色撩人,這樣的說法對於重慶這座城市來講,是的確存在的。在夜幕降臨華燈初上的時候,起伏的建築上的彩燈相映成輝,一點一點的燈光恍惚間串成一條線,連接了一個又一個視窗。我也曾趴在窗前,從傍晚開始,看夜拉開序幕,黑色從來不放過任何一抹餘輝,慢慢的,漸漸地,一點一滴的吞噬掉它。可城市下的車水馬龍,此起彼伏的霓虹燈,尤其是在我眼前的這座城市,這個巨大牢籠,夜好像又是另一種喧嘩。

會在十六七歲熬夜的人,無非兩種,一種是挑燈夜戰的學霸,一種便是我這樣的網癮少女。

從遊戲裡脫身出來,往往會遇見晃眼一看才發現到了後半夜的錯愕,外面早已沒有先前的燈火通明,只有虛弱的路燈,耷拉的燈光,連照亮一圈的氤氳都很難辦到,比起來,我電腦螢幕前的光似乎更亮,更刺眼。

具體是多久開始玩的英雄聯盟,我和我的朋友都不能說出個準確的時期了。也許我們所有的記憶都停在了那個時候,也把那時候的我們,遺忘在那堆躲著看聯賽直播的書背後了。

好像那段觸手可及的日子離我突然變得很遙遠,遠得恍若一個夢裡瞬間。

可我們明明也才畢業不到一年。

很久以後,我忽然又想起來我們承包了快大半個網吧的那個晚上。

大概所有經歷過“中國式高三”的人,印象裡都會有深深淺淺的,關於那一年的痕跡,或輕或重。好像在那一年,總會有很多煩心事。現在看來,一句微不足道的話,在那個特定的壓力下,被刻意的放大了數百倍以後,都會變成一根勒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繩子。

那時候的宿舍就在教學樓旁邊,每天最幸福的時候,大概除了吃飯以外,就是晚自習以後走回寢室的路上,抬頭看著夜空的時候。多數情況下是能看見月亮的,偶爾運氣好也會有一兩顆星星。想著未來會在哪裡、和誰一起再看這顆月亮。

我們這群人每週唯一的樂趣,就是在週六的晚自習下了以後,偷偷溜去網吧,玩一整個通宵,第二天再迷迷糊糊的回學校進行模擬考。

所以卷子上的口水的痕跡,並不是所謂的“水杯打翻了。”

所以在半路上討論的數學題,是真的可能在考卷裡出現的。

高三那一年我的身體不太好,是病毒因數的巨大載體。可那時候偶爾也覺得因禍得福,拽上一兩個小夥伴,拿著病假條,直奔網吧的事情也不少。回學校的時候,還會塞滿一書包好吃的,算是幫不能“越獄”的戰友們改善一下伙食。

自詡是忙裡偷閒,這樣簡單的幾盤遊戲好像就能讓我們重生。

於是過了很久,現在再想要找到那樣簡單的快樂,這樣的事仿佛變得極度困難。

以至於在後來,我們這群人面對“英雄聯盟對你改變最大的是什麼?”這個問題的時候,大家不約而同的打趣說:

“沒有英雄聯盟,我肯定現在就在清華北大了。”

總覺得封閉起來很多故事,就不會存在賣慘的嫌疑。好像和很多都市人一樣,封閉只是一種習慣性保護自己的方式,只是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孤獨,所以也把它鎖起來,封印在一個角落,以至於用我們以為的“成熟”想去直面它的時候也要花上很大力氣和代價,比如自己一個人蒙著被子哭到胸口發痛。

封閉的結果,大概有時並不如人所願。以至於我,我們,總是覺得沒有人可以傾訴,不願意傾訴,活該浪費,活該被浪費。

猛地到了畢業那天。

那時候我們以為的長大,就是能喝多少杯酒。於是大家假裝成大人的樣子,一杯接一杯的互相敬酒,嘴裡叨叨著“苟富貴,勿相忘”。好像高中三年,就要在這麼一場假裝長大的戲裡結束了。

“走!書店去通宵!”

想來也是很有趣,為了躲避老師的觀察,大家便把網吧叫做書店,說是為了方便交流。便時不時的會聽見“放學去書店嗎”這樣的話。直到畢業,班上仍然有女生會問我:“你們畢業了還要去看書嗎?”

一旁的人早已笑得人仰馬翻,我也扶著桌子點了點頭。

那天晚上到底開了多少局遊戲,大概也沒有人會記得,從一個月前開始分隊進行的水友賽也如約而至。偶爾在遊戲的間隙裡會穿插著許多關於高中生活的秘密,比如最單純的誰喜歡誰這樣的八卦,再到其實抽屜裡不見的作業是被偷去交作業的惡作劇。一點一滴的打在水面上,濺起幾顆微小的水珠,落在我們的心上,再被夏天的風吹過,蒸發在空氣裡,所以一整個用來道別的夏天,總有一點點眼淚的味道。

離別的真正來臨,並不是那個假裝成熟的晚上,而是在送不同的人去機場的路上。

到了八月底,得去外地讀書的朋友陸陸續續的開始準備離開了。我們一群人又因此聚在一起,一邊燙火鍋,一邊說:“你走了以後就吃不到這樣的火鍋了,多吃點。”

說這樣的話的時候,著實是有玩笑的意思,可是後來,等到真的在視頻裡看著螢幕裡的那群人,那桌子火鍋的時候,又覺得,是該再吃一口。

離別的最後一頓火鍋我們吃了快4個小時,從志願到高中生活,又聊到以後的大學。鋪滿辣椒的紅油一直咕嚕咕嚕的翻滾著,清爽的啤酒吞入喉嚨,和著股辣味,從舌尖一直刺激到腸胃裡。

酒過三巡,有的人早已醉醺醺,有的人卻還清醒著。大家又約著去了那家很熟悉的網吧,說再戰最後一晚。

現在覺得那樣的話講起來是很中二幼稚,有些無言以對。可是我仍然記得那些叮囑和關照。

以及那句“我好捨不得你們啊。”

啞子做夢,有苦難言。

說不出想念,道不出離別。

高中三年突然就像一場夢,就像一把已經結束的遊戲,就像已經忘記密碼的帳號。等到新的篇章徹徹底底翻開時,這群少年已血氣方剛。有些人早已不玩英雄聯盟了,有些人也從菜雞變成了大佬。好像在青春列車上,每到一個網站,下車的人在用力道別之後會越走越遠,而上車的乘客好像又不會在同一節車廂。於是在這趟列車漫無目的地行駛的途中,我看見春花夏風,秋葉冬雪,看見了不再假裝成熟而是真正長大的我們。

到了後來,才明白,成熟並不是一味的封閉。成長過程裡的陪伴,談不上有多刻骨銘心,可是在遊戲世界裡的相互幫助,映射在生活裡,也是的的確確存在的。

英雄聯盟是一個繩結,把我們這群人擰在一起,就算會各奔東西,就算會破舊立新,可至少再相遇的時候,仍然能相約峽谷再戰一夜,能說起那時候。

穿越地平線的紙飛機,劃破天空,在汪洋的藍色中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載著年輕氣盛的熱血與執著,載著你我逝去已久的青春。

沒有燦爛的陽光,連靜好的歲月也談不上,過了年少輕狂的時代,那曾經穿越地平線的紙飛機早已不知飛向何方。我們也脫下了遊戲世界裡的戰袍,穿戴好鎧甲征服了世界,偶爾重新聚在一起的時候,在電腦螢幕的燈光下,仿佛晃過十六七歲的影子,仍是少年。

PentaQ.Dexter推薦理由:所謂好文章,不一定非得擁有多華麗的文采,多宏大的命題;只要寫作者能夠用心地感受生活中的點滴,並真摯地將它們描述出來,便已經足夠優秀。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