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數碼>正文

《新劍俠情緣手游》同人小說:二虎山的好漢 不是土匪 而是英雄

胡家軍在田布等二虎山土匪的幫助下擊敗金兵,大獲全勝。之後軍隊進城安排事宜,田布等人在城內找酒館填填肚子。畢竟昨夜的一戰,沒有怎麼休息,大家都身心疲憊了。

在酒館包下幾張桌子並到一起,二虎山土匪們就圍在一圈坐下。他們有的把刀隨意亂扔,有的歪著身子,有的直接把腳踩在凳子上,還有個過分的哥們直接將腳翹到桌上。七倒八斜,土匪懶散作風一覽無餘。周圍吃飯百姓和胡家軍的士兵們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們,嘀嘀咕咕,小聲議論。

“這幫土匪怎麼來了?”

“沒素質的傢伙。”

“一幫山頭打家劫舍的,能有什麼教養。”

這些閒話自然入了二虎山土匪們的耳中,一個個都氣的瞪著眼,抖著嘴唇。一個土匪中的中年漢子雙手抱在胸前夾著刀,惡狠狠的對著談閒話的旁邊酒桌一瞪眼,淩厲的目光直接嚇得那幾個人連忙轉過身低頭吃飯,不敢直視。

“哼,奶奶的,有本事來和爺爺打一架,嘀咕算什麼狗東西?”一個土匪中的瘦子一聲冷哼,讓整個酒館安靜了下來。還有幾個客人直接不吃了,收拾東西繞過他們走人了。

“小二,愣著幹嘛,給爺爺們拿好酒好肉來!”之前那個中年土匪指著店小二的鼻子喝道。

“是,是,是。幾位爺稍等,馬上就好。”那店小二連連點頭。而那掌櫃的偷偷招招手,將店小二叫到身邊,一邊斜眼看著那幫土匪,一邊拎著店小二耳根子低聲說道:“給他們拿最差的。”店小二狠狠地點了點頭。

說要拿最差的,他也就真的拿了最差的。別人桌上都是紅燒鯉魚,給田布他們端過來的都是又瘦又小的鯽魚。別人桌上都是新鮮上好的牛肉,給田布他們的都是不知道放了幾天,都有些風乾了的牛肉。就連那花生米好像也是剩的,裡面鹽粒極多,還有不少黑色的臭子。

還有那端上來的兩壇酒,根本就不是酒。不知道是從哪弄的什麼不知名的液體,泛著不健康的黃,還帶著一些異味。

這樣的酒菜端上來,那掌櫃的眼睛如同一隻老鼠一樣瞄著二虎山的土匪們。他們家的店鋪在外經常被二虎山的土匪們光顧,這次掌櫃也想來個小報復,心裡竊喜,等著看二虎山的土匪們難堪。而那店小二目光不敢與二虎山土匪們相對,但是心裡還是有一些小痛快的。要知道,這些菜不僅僅是最差的,他還在端盤子的時候,在每一盤菜中都吐了口水。

只見田布左手拖著下巴,眉頭微微皺著,冷冷的看著這一桌下等菜,清晰的說了一句:“我們自備酒肉。”然後大手一揮,將那一桌子下等菜肴全部推到地上,隨意踩了踩。至於那兩壇酒,一名土匪掄起來胳膊甩兩甩,直接扔到了窗外。“啪!啪!”的兩聲,驚嚇了那門口的家狗。

土匪們紛紛拿出來之前準備的高粱酒和臘肉吃了起來。他們帶的高粱酒和臘肉,雖說都是便攜品,但都是上好的。

那店小二和掌櫃見了,有些得意的對視了一眼。尤其那掌櫃,他撥弄著算盤,心裡在想:“還好那些剩菜沒有丟掉喂豬,不然還真拿不出什麼捉弄他們。他們沒吃歸沒吃,但是既然點了就得收費,一會可得管他們要個高價,把平日被他們劫走的要回來一些,他們花的也有我的錢,我這麼做也不算過分。現在胡家軍都在城中,料他們也不敢把我怎樣。”

一陣整齊沉穩的腳步聲在門外響起,接著是鞋子輕踢碎陶瓷的聲音。

“這裡怎麼有些碎酒罈子,你幫忙清理一下。”門外的這聲音很和善,聽起來像是一個溫柔的中年男子。

“是。”一個聲音乾淨俐落的回答道。

之後是酒館門的一聲“吱呀”,入門的是一個中年的軍官,看衣著,應該也是胡家軍的人。

“誒呦呦,姜將軍您怎麼來了?小店真是蓬蓽生輝啊。”那掌櫃看見這軍官進來,將之前看田布等人時候的老鼠嘴臉丟到一邊,滿是笑意的迎過來。那店小二甩著手裡的毛巾,也是笑臉相迎:“您找個位置坐下,想吃點什麼呢?好酒好肉都有。”

掌櫃斜眼看了一眼那幾張被二虎山土匪們合併到一起的幾張桌子,土匪們七倒八歪,地上還滿是那些被踩了的剩菜和碎盤子,一片狼藉,鼻子眼睛再度揪在一起。他心思:“這幾個土匪真是禍害,搶劫不說,還害的我店面在姜將軍面前丟人。”

這個進來的將軍,名為姜尚,在胡家軍中負責後勤物資補給,在與金軍一戰中,他又負責安頓城中百姓,所以城中的百姓或許不認識那些衝鋒陷陣的將領,卻都認識他。他慈眉善目,待人極好,所以大家都很愛戴他,不論是哪家酒館茶樓,如能留姜尚將軍一坐,那都是無比的榮光。

面對掌櫃的好意,姜尚笑著擺擺手,平緩說道:“今天我不是來吃飯的,是來和大家說一件事情。”

“哦?什麼事,您請講。您保衛我們羅城,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就儘管說。我們雖然不能上戰場保衛城鎮,但是我們小店能幫上忙的一定做到。”那掌櫃一臉認真,語氣也很懇切,這份好心不會有假。而一邊店小二也連連點頭。

姜尚哈哈一笑,說道:“不是有求於你們,而是我要和你們說幾位英雄。”

掌櫃指了指在遠處的一張空桌子,向姜尚說道:“姜將軍我們來這邊坐,您要說的是哪幾位英雄呢?”而那店小二跟著掌櫃多年,也很識趣,已經將掌櫃所指的那張桌子擦乾淨了。

而那姜尚笑著搖搖頭,腳步沒動,緩緩說道:“我要說的英雄們,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哦?”掌櫃一驚訝,不由得看向姜尚所帶來的那些胡家軍士兵們。心思:“相必,那些英雄在這些人中。”

酒館內的羅城百姓們也都是和掌櫃想法相同。胡家軍們,有的隱隱猜到,而有的留守的士兵,還蒙在鼓裡。

姜尚拱拱手,然後對酒館內眾人說道:“我們在金人口中打探到消息,說羅城內有一個絕頂高手,金人兩次派天忍來羅城打探,都有去無回。”

“也就是說,這位神秘強者,保護羅城太平至少兩年啊。請問這英雄是誰?如今何在?”那掌櫃表情很認真。

“可是羅城的守將麼?在你們來之前,羅城的守將是朱將軍。”一個酒館中的百姓說道。看向此人衣著,蠻像一個教書先生。

姜尚搖搖頭,說道:“我們起初也以為是羅城的守將,但是我們後來瞭解,羅城守軍中並無此人。”

“那是?”酒館中的人們都被說糊塗了。

姜尚緩緩走到田布的身後,將手輕輕放在田布肩頭,緩緩說道:“你們僅僅知道我們胡家軍幫忙奪回羅城,卻不知二虎山的英雄田布和他的兄弟們,一直守護羅城兩年。這一次戰鬥中,天忍刺客暗殺我們的胡文老將軍,危機關頭,正是這位少年英雄田布,救下了胡文老將軍。或許他們平日對城中的你們有點冒犯,但是他們一直默默的做著羅城的保護傘,豈不是功大於過?”

如果這事是從別人口中傳出,或許有人不信,如今,從人人尊敬的姜尚口中道出,大家沒有一絲懷疑。

再看那些二虎山的土匪們,他們臉上都泛著紅,嘴角一直在忍著笑,心裡卻美滋滋的,坐姿也不再是七倒八歪,而是都儘量坐得筆直。

那掌櫃一臉難堪,心裡百感交集。他本來也不是壞人,更是真心尊敬保衛羅城的英雄們。現如今,有守護羅城兩年的英雄來酒館吃飯,他卻拿最差的酒菜捉弄他們,還算計要坑他們錢財,他心裡過意不去。

一個教書先生模樣的人走上前來,向田布等人拱手,說道:“之前不知情況,對你們有所誤解,抱歉了。謝謝你們保護羅城。”然後深深一個鞠躬。

陸陸續續,其餘的人也都過來道歉,並且感謝他們對羅城的保護。還有人說,打家劫舍都是小事,如果知道二虎山好漢們保護羅城,大家肯定都把酒肉錢糧送上山,都不用來搶。大家都附和說的是。

“小二小二,幹嘛呢,趕緊給英雄們拿酒菜啊。”掌櫃滿臉難堪,跺著腳,對著小二說道。

不多時,香噴噴的鯉魚,熱氣騰騰的紅燒肉,流著油的烤鴨,還有酒館屯了多年的果酒,都被端了上來。那掌櫃和店小二正站在一旁,他倆全都低著頭,不敢去直視二虎山土匪們的眼睛。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