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情感>正文

一些類似於真相的東西

賈斯培·鐘斯

Jasper Johns

1930年5月15日-

生於美國奧古斯塔 (佐治亞州)。是美國二十世紀最重要、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他甚至被列為與丟勒、倫勃朗、戈雅、蒙克和畢卡索等藝術史上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2011年他在美國白宮接受了“總統自由勳章”。

上周,要去洛杉磯市中心的布洛德博物館(The Board)看展覽“賈思培·鐘斯:一些類似於真相的東西”(Jasper Johns:Something Resembling the Truth),就意味著排上至少15分鐘的隊,即便你拿著優先入場券。在畫廊外,在展廳牆上的說明標籤前,都可能堵著一大堆人,這樣的場面在這個城市的歷史上實屬特別,而在一個低調的戰後畫作展覽上發生這種情況就更罕見了。儘管博物館在2015年開張的時候宣稱入場免費,但它的特別展覽,包括這一次的,都有25美元一張的門票。

Three Flags Encaustic on canvas 104.4 x 153.7 cm 1958

“賈思培·鐘斯:一些類似於真相的東西”(Jasper Johns:Something Resembling the Truth)現場。

一炮成名

1930年生於美國奧古斯塔(佐治亞州)的鐘斯,在阿倫達(南卡羅萊納州)長大,對於這段生活,他曾說:“在我成長的地方,沒有任何藝術家也沒有任何藝術,所以當時我並不知道藝術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當時覺得這指的是,我會處在一個不同於我所正在經歷的環境。”鐘斯被父母拋棄以後由親戚撫養長大。他從三歲開始畫畫,五歲的時候就決定成為藝術家,1947年至1948年其間,于南卡羅來納大學學習。之後他移居到紐約,並在1949年間於帕森斯設計學院短暫學習過。在紐約期間,鐘斯遇見了羅伯特·羅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並與羅申伯格成為工作及生活上的伴侶。朝鮮戰爭時期,鐘斯被派往日本仙台,此經歷引發了他對傳統日本藝術的愛好。1958年,畫商李歐·卡斯翠(Leo Castelli)在參觀羅申伯格的工作室時,發現了鐘斯的作品。卡斯翠在紐約的畫廊(Leo Castelli Gallery)給鐘斯舉辦了首次個展。鐘斯聚焦於眾所周知的流行意象,如美國國旗、靶子、數字等,具有啟示性作用的作品立刻引起關注,富有影響力的《藝術新聞》報紙封面刊登了其中一幅作品。質疑之聲隨之而來,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馬克·羅斯科在看了鐘斯的靶子和旗子之後,氣衝衝地說出他的看法:“我們這些年努力要擺脫的不就是這些東西嗎!”(他指的是那些具有象徵意義的意象。)然而,這場展覽還是非常成功,所有的作品都賣了出去,其中四個作品還被第一位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館長巴爾)相中,並為博物館購買收藏。從此,鐘斯一炮成名,也是他的成名,標誌著抽象表現主義開始走下坡路,波普藝術開始登堂入室。

Target, Encaustic and collage on canvas 167.6 x 167.6cm 1961

Painting with Two Balls,Encaustic and collage on canvas with objects 165.1 x 137.5cm 1960

Painted Bronze, Painted bronze. 34.3 x 20.3 cm 1960

日常圖像與作品

但其實,鐘斯應該被劃分為新達達主義,是波普藝術的先聲。鐘斯常常繪製易於辨識的象徵符號,美國國旗便是鐘斯的經典系列,他聲稱自己感興趣的,不是這些物體的日常意義,而是表現它們的全新複雜方式。然而,在冷戰時期的緊張大環境下,諸如美國國旗和地圖這樣的符號,被人們充滿了多種多樣的內涵和詮釋。因為國旗是一個扁平的物象,這可能在很多現代主義繪畫中標誌著平坦或者相對缺乏深度。帶有功能性的旗子可能作為美國的象徵,但也可能反過來暗示美國藝術對一些現實的反映,例如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越南戰爭,看鐘斯的創作時間,觀者就能聯想當時所發生的事情。然而,也有可能根本沒有上述的暗喻。國旗在鐘斯藝術裡面的意義其實就是意味著不固定以及可以不斷重新解釋的。

也許鐘斯意識到觀者的力量,也許他認為可以開始進行新的拓展,所以,之後他的創作範疇明顯擴大了,除了流行圖像,鐘斯還選擇了許多他遇到的事物作為創作物件,比如他開車時瞥見牆上的一塊石板。地圖也是他著名的系列之一,在現實和抽象圖式之間,黑白和三原色慢慢佔據謎一般的未開墾地帶,鐘斯將這塊地帶重現在畫布上。本質上來看,所有的地圖都是現實生活中某些東西的抽象符號。然而,鐘斯堅持:這幅畫本身就是一張地圖,而不是對某個地圖的再現。

再後來,他開始賦予已知圖像或事物新的意義,1981年鐘斯以格呂內瓦爾德的埃森海爾薩斯科姆祭壇畫為原型進行創作。回顧他的藝術生涯,鐘斯用他的藝術理念賦予其作品各種先鋒意義,他通過對已定義物件的再定義,從而展示一系列除此件事物本身含義以外所帶來的熟悉的引申含義。而手法也十分獨特,他用手印腳印、演員的身體部位,或在他的工作室的物體,如錫罐的邊緣等等。

Painting Bitten by a Man, Encaustic on canvas. 24.1 x 17.5 cm 1961.

Fool's House,Oil on canvas with broom, sculptural towel, stretcher and cup. 182.9 x 11.4 cm 1962

Watchman,Oil on canvas with objects (two panels). 215.9 x 153 cm 1964

從杜尚到維特根斯坦

鐘斯的藝術理念受到杜尚的影響,杜尚對於藝術本身的標誌性質疑,不止對鐘斯,對美國現當代藝術的發展都貢獻巨大。在達達藝術中生活之物被用來作為嘲諷傳統藝術的武器,體現的是藝術家的幽默感。而鐘斯則發展出以繪畫本身為物體的觀念。在視覺上說它們是實物,在功能上說它們不是實物,是人造的藝術品。他用模仿實物的繪畫混淆了人為的作品和實物之間的界線。借此提醒觀眾:繪畫也可以是實物本身。

鐘斯的《錯誤開始》(False Start)曾創下了在世藝術家作品最高拍賣價記錄,2006 年秋天,它以八千萬美元被不知名買家購得收藏。創作於1959年的這幅作品,畫面上各種顏色和標識它們的英文單詞是隨機錯位的。所謂“False”,還有“虛偽的,假的,無信義的,偽造的,人工的,不老實的”等解釋,不禁讓人覺得其帶有濃重的哲學味道。看鐘斯的一本畫冊,扉頁上印著維特根斯坦的語錄,維特根斯坦的語言分析哲學塑造了鐘斯的創作語言,維氏對鐘斯的影響,在這幅作品中便能窺知一二。年輕時期的鐘斯在結識杜尚之後,通過杜尚,瞭解到維特根斯坦,並開始對其理論著迷。當時美國的現代藝術主流是抽象表現主義,但鐘斯將這個潮流改變了方向。抽象表現主義者的口號是“藝術和偉大的藝術有關”,而鐘斯和羅申伯格把它改成“藝術和偉大的藝術有關,和生活也有關”。

對各種已經發生的悖論、歧義、無人能理解的抽象主義、意味深長的象徵主義的好奇之心,使鐘斯把過去、同時代的藝術大師們與各式各樣的藝術結合在一起思考,外加維特根斯坦的哲學成就,對大自然、主題性藝術、創作方法、視覺、觀念、理性與幻想等蹂躪在一起的研究,使我們在看鐘斯的作品時感到深邃的智慧,偶爾有趣,偶爾複雜。正是這些簡潔和形象化的作品,讓鐘斯將達達主義帶入了新的領域——新達達主義,也是他和羅申伯格的努力,承接起美國藝術的前後,他們把老歐洲的東西消化後惠濟至後來的新一代藝術中去,沒有他們,就沒有後來的波普藝術、簡約主義、概念藝術,也不會出現安迪·沃霍爾、傑夫·昆斯、達明·赫斯特……

Between the Clock and the Bed Oil on canvas. 182.9 x 320.7 cm 1981

Racing Thoughts, Encaustic, screenprint and wax crayon on collaged cotton and linen. 122.1 x 191 cm1983

Ventriloquist, Encaustic on canvas. 190.5 x 127 cm 1983

Spring, Encaustic on canvas. 190.5 x 127cm 1986

Regrets, Oil on canvas. 127 x 182.9 cm 2013

《庫藝術》十年抽象研究文獻圖書現正火熱發售中

十年積累,涵蓋批評家與藝術家抽象文獻內容

300多頁特種紙全彩印刷,帶來極佳閱讀感受

內頁含影像內容,通過掃碼觀看藝術家現場訪談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