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歷史>正文

一大師講經時對皇帝說:我身上奇癢難耐,皇帝見狀當晚就送一美女

都說濟公雖食酒肉,但是,卻把佛祖時常存於心間,其實,世人不知他那句名言後還有半句,“酒肉穿腸過 ,佛祖心中留, 世人若學我,如同進魔道。”那就是:世人若效仿濟公所作所為,將會墮入魔道。這句話實際上就是在告訴我們,沒那麼高的修行就別胡亂縱欲。今天,我們要講的這位西域高僧的所作所為就向我們詮釋了這一道理。

鳩摩羅什的父親原本也是個和尚,在漂泊到龜茲國這個地方傳播佛法的時候,被國王看中。

龜茲國乃是一西域大國,最先出現在《漢書》的記載裡:

龜茲國,王治延城,去長安七千四百八十裡。戶六千九百七十,口八萬一千三百一十七,勝兵二萬一千七十六人。……南與精絕、東南與且末、西南與酐彌、北與烏孫、西與姑墨接。能鑄冶、有鉛。東至都護所烏壘城三百五十裡。

最終,國王將公主嫁給了他,鳩摩羅什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生了。他年少精進,又博聞強記,既通梵語,又嫻漢文,佛學造詣極深。博通大乘小乘。精通經藏、律藏、論藏三藏,並能熟練運用,掌控自如,乃三藏法師第一人。

鳩摩羅什很有天賦,又勤奮好學,不過二十歲的年紀就已經成了深黯佛理的大師,享譽盛名。甚至,與玄奘、不空、真諦並稱中國佛教四大譯經家。

前秦皇帝苻堅聽說鳩摩羅什精通佛理,又有很高的才華,於是,便派出將軍向西遠征,把這名高僧請回中原。後來,將軍在西域偶遇年輕的鳩摩羅什,看他年紀輕輕氣度不凡,外貌又十分俊朗,心下歡喜,隨即,把這位高僧許配給了當時的龜茲公主。

這時的龜茲國早就換了國王,公主也有著傾城之姿。

鳩摩羅什心思堅定,絲毫不為美色所動,寧願死也不破戒。將軍無奈之下,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搬出鳩摩羅什的父親,他說:“大師您父親的信仰不也同樣堅定?但是,他當年還是屈從了。”即便如此,鳩摩羅什仍不為所動,將軍表面上只好作罷,拉著鳩摩羅什就去喝酒。

鳩摩羅什做了這麼多年的和尚,原本是不喝酒的,可將軍直接強行灌來,不勝酒力的鳩摩羅什沒過多久就醉倒了。

將軍見這心思堅定的高僧已然爛醉,便派人將他扒光衣服送去內室,又讓龜茲公主前往陪寢。到了半夜,鳩摩羅什酒醒起夜,突然,發現自己的床上躺著一位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頓時,欲火中燒,再也無法控制。之後,正如我們所料,許多年的修行通通化為烏有,加上殘存的酒力作祟,終於犯下色戒,與公主同赴巫山。

諸位看到這段是不是有點熟悉的意思?沒錯,金先生作品中的虛竹小和尚和西夏公主間的邂逅,正是引用自鳩摩羅什的這一橋段。雖說,其中來由細節各不相同,但是,我們還是能從其中看到鳩摩羅什的影子。

等到了前秦覆滅,後秦統治天下的時候,後秦皇帝姚興也得知了西域有這麼一位道行高深的和尚,於是,便派使者前往西域將鳩摩羅什接回中原,還隆重的將他封為國師。姚興讓國師在皇宮中一面講授佛經一面收徒授課,只是不知道鳩摩羅什已有妻室,只是,未把妻子帶來中原罷了。

鳩摩羅什已破過色戒,其中滋味自然了然於胸,在皇宮中過了一段講經授課的生活後,這位大師有點寂寞了。

在某天給皇帝和朝中大臣以及一些外來和尚講經的過程中,他突然覺得身體有些“興奮”,所以,便停止講授,來到皇帝旁邊,耳語道:“我感覺有兩個小孩子爬到我的肩膀上,讓我產生了欲望的魔障,我需要一個女人。”聽到這樣的話語,皇帝會心一笑,隨即,皇帝回到皇宮,給國師挑了一名美貌宮女送了過去。

鳩摩羅什眼見這一位宮女生的楚楚動人,非常高興,連夜就臨幸了。

沒過多久,這名美貌宮女便懷有身孕,更是給鳩摩羅什剩下一對雙胞胎。

皇帝見狀,對國師說:“國師您聰穎超凡,佛性舉世無雙,應該將種子播種得更廣一些。”隨即,給鳩摩羅什加派了美女十人,專門照顧他的日常生活。鳩摩羅什得到了這些美人,乾脆來了個“肉身說法”,住進了豪華的宅邸,再也不回自己的簡陋住所了。

上樑不正下樑歪,鳩摩羅什的徒弟們眼看師父開始縱情聲色,自然紛紛模仿。他們覺得既然美色並不耽誤修行,那麼,為什麼不給自己也找點樂子呢?

不久,鳩摩羅什終於察覺到事情變得不對勁了,於是召集徒弟們,好言相勸,但是,嘗過其中滋味的和尚們哪還聽得進去?況且,身為師父的鳩摩羅什尚近女色,又怎麼做到言傳身教呢?

鳩摩羅什見沒辦法勸徒弟們改邪歸正,便亮出了自己的絕技。

鳩摩羅什拿出一大缽又尖又長的鋼針,對眾位徒弟說:“倘若你們能夠把這些針全部吞到肚子裡去,你們就能像我一樣娶妻納妾不耽誤修行,若不能照做你們就得持戒。”眾弟子盯著師父手中鋼針,紛紛打起了退堂鼓,沒人敢上前嘗試。

鳩摩羅什看徒弟們認慫了,便拿出一雙筷子,把缽盂裡的鋼針一根根的夾起來擱在嘴裡咽下去。讓人奇怪的是,這些鋒利尖銳的金屬針到了鳩摩羅什的嘴裡紛紛變得軟綿綿的,鳩摩羅什輕而易舉的就將所有的鋼針全都吃進腹中。

所以,從這天開始,他的徒弟們再也不敢效仿師父觸碰色欲。

鳩摩羅什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我們早已無法查證,但是,他和濟公一樣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倘若你有超乎常人的道行,是可以做出一些超凡舉動的,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有承受這一切的資本。

鳩摩羅什譯本《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他首次將“Avalokiteśvara”翻譯為觀世音菩薩,中國人之後拜了一千多年,文中“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意為人之堅固妄想身像終歸於空)也被傳頌了一千多年。

後秦弘始十五年四月十三日,鳩摩羅什圓寂于草堂古刹(西安草堂寺)。臨終前曾囑其弟子:應以其著譯而不以其生活行事為準繩。譬喻“臭泥中生蓮花,但採蓮花勿取臭泥”。

參考資料:

『《南北朝最著名父子和尚,都是破了戒的花和尚》、《鳩摩羅什大師》』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