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萌寵>正文

中央公園內外

文:董淩燕

正月初的某個下午, 送兒子去上圍棋課。 兩個半小時的時間。 回家吧, 來回奔波, 麻煩;不回家吧, 呆坐在教室外, 無聊。 去附近的中央公園走走吧。 中央公園, 實在是太熟悉了。 每天上下班的必經之地, 而且, 常常的, 在晚飯後, 去那裡散步。 可是, 又覺得陌生, 因為從來沒有仔仔細細的欣賞過那裡。

中央公園不大不小, 就是市內常見的供附近居民休閒的場所。 有水有草有樹有椅有廣場。 遠離平展的石子路,

Advertisements
沿著湖邊走。 也許, 水面太小了, 稱不上湖吧, 應該是池塘。

權且稱它們為湖吧。 有兩個湖。 一個居中, 水面開闊, 卵圓形, 東西向;另一個環繞公園的西邊, 狹長, 斜插入公園的北半部, 形若括弧。 兩個湖並不是截然分開的, 而是靠兩座橋和一條小河相連。 水, 是相通的。

上午剛下過一場小雨, 地面潮濕, 但沒有泥濘。 雨後的公園, 人很少。 草坪終年都是綠的, 感覺不出來春意。 倒是岸邊間或有一叢叢枯草, 枯草中間零星的幾點綠意, 是新發的草芽, 柔嫩, 新鮮, 靈動。 久久的凝望著野草, 感到生命的喜悅。 於這些野草來說, 天, 是新的天;地, 是新的地;風是新的風。

雖然, 天, 不知道已經懸在那裡多少年;地, 不知道已經覆在那裡多少年;風, 不知道已經吹了多少年。

Advertisements
可是, 對於新鮮的生命來說, 一切都是第一次。 一年生草本, 該是最簡潔的生命吧, 經歷過四季, 即消失, 沒有重複。 人生代代無窮已, 野草年年只相似。 誰不是這世間的過客呢?

岸邊是一棵棵垂柳, 柳條輕拂, 無風自搖。 近視, 柳芽尚未吐出, 綠意卻已從樹皮下透出。 遠觀, 滿樹綠意如煙似霧。 難怪古詩雲, “拂堤楊柳醉春煙。 ”一個人靜靜的走著。 安靜下來, 此起彼伏的鳥鳴轟然而至。

我放棄了湖邊, 跟定了一隻純黑的小鳥。 它停在光禿禿的銀杏樹上, 頭昂著, 一會兒點向左, 一會兒點向右, 忙碌的樣子, 嘰嘰喳喳一陣, 停一會, 再叫, 它是在唱歌自娛, 還是在和戀人說情話?叫了一會, 跳向更高的樹枝;又叫了一會, 飛向旁邊的一棵香樟樹。

Advertisements
看到一粒黑點掉下來, 隨即聽到“啪嗒”一聲, 呵, 幸虧我沒有跟的太緊, 否則, 那鳥屎就拉在我頭上了。 香樟樹葉子濃密, 只能根據它的叫聲知道它在那裡, 卻看不見它。 悄悄的走近。 它卻立刻發現了我。 扇起翅膀飛走了, 飛到遠處的樹林裡去了。

這世間有太多的無法溝通彼此誤解。 我悵然若失。 一個人又折返湖畔。 還沒走近, 忽然, “刷拉”, 岸邊一陣急促的響動,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 一隻野鴨張開翅膀在水面上快速的飛奔而去, 奔出去一百米左右, 也許, 它認為脫離了危險吧, 於是, 重新收攏翅膀, 從容優雅的遊走。 呀, 野鴨在水面上的奔跑, 比在陸地上搖搖擺擺的樣子好看多了, 像飛, 像走, 像一場狂熱的奔赴, 雖然那其實是受驚後的慌張。

Advertisements
野鴨身後的水面已經回復如初, 就像從來沒有什麼東西奔跑過一樣。

走累了。 在湖畔的長椅上坐下。 發呆。 世界是安靜的, 安靜的能聽到飛鳥撲扇翅膀的聲音。 所以, 隨後的聲音尤顯突兀。 “撲棱棱撲棱棱”, 像是什麼東西在拍打水面。 我用眼睛在水面上逡巡搜索了半天, 終於找到聲音的來源。 對岸, 一隻黑色的大鳥在水裡轉著圈兒的掙扎, 翅膀急速的拍打, 仿佛那身體隨時會沉下去。

呀, 它怎麼會掉進水裡了呢?難道它把水裡柳樹的倒影當做了柳樹嗎?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走過去, 撈起它?還是等著它奄奄一息, 晚上吃頓全鳥宴?在我躊躇的時候, 那鳥卻猛然竄起, 如箭一般的飛向枝頭, 嘰嘰喳喳亂叫起來。 呀, 原來, 它是在洗澡啊。

Advertisements
我笑了。 世上本無事, 庸人自擾之。

走走停停。 有點寂寞, 更多的是歡喜。 此刻, 什麼都可以不想, 我不是誰的誰, 我只是大自然裡的一分子。 清靜, 該是淡淡的味道吧。 繪事後素。 淡的底子, 方能生出絲絲的甜意。 “嘩啦”, 什麼東西穿水而過, 循聲望去, 一圈圈的漣漪蕩漾著, 應該是一條魚翻跟頭翻出了水面吧, 它在嚮往天空?

原來, 平日看似沉默的公園是這樣生機勃勃。 水裡的魚蝦, 泥土裡的種子和蟲, 樹林裡的小鳥。 這裡是熱鬧的。 我們總是忙著走路, 忙著去看遠處的風景, 卻忽略了身邊的樂園。

不知不覺, 兩個半小時過去了。 已經傍晚了。 我走出公園。 街頭的氣息撲面而來, 各種的聲音, 各樣的光, 各色人等, 我感覺吵鬧、孤單又脆弱。

Advertisements
遠遠的看到兒子站在那裡等我。 一個在人群中顯得那麼普通的孩子, 卻立馬讓我感覺到這世界的愛和溫暖。 我向他走去, 公園被丟在了腦後。

我們需要時不時的出走, 尤其是心, 不是嗎?心遠地自偏, 腳下也可以是遠方。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