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男人裝>正文

在煉油廠和發電站之間生存 孟買貧窮人陷入“人間煉獄”

據英國《衛報》2月26日報導, 遠離孟買的熙熙攘攘, 一種強烈的悲觀情緒籠罩著Mahul。 這個位於孟買以東的前漁村現有3萬居民, 他們的貧民窟房屋被“改造”了, 以便為基礎設施項目讓路。

這些人目前居住在72棟7層樓高的樓裡, 旁邊就是煉油廠、發電站和化肥廠。 空氣中彌漫著強烈的化學物質氣味。 汙物流入狹窄的街道。 由於最近的政府醫院在七英里之外, 許多戴著口罩的病人在診所外一邊排隊, 一邊咳嗽。

根據印度中央污染控制委員會的說法,

Advertisements
Mahul屬於“嚴重”污染地區。 該市醫院的一項調查發現, 當地居民中有67.1%每月呼吸困難達三次以上, 86.6%的人眼睛不適, 84.5%的人出現過窒息感。

Mahul的72座塔樓坐落在該地區的煉油廠和重工業區附近。

6年前, 在印度高等法院出於健康和安全原因規定管道兩側必須空出10米後, 負責Mahul市政事務的Brihanmumbai市政公司開始遷移當地受影響的居民。 當該公司開始清理非法住房時,

Advertisements
流離失所的居民們迅速返回當地重建家園。

2017年9月, 當局公佈了新計畫, 該計畫將花費4500萬美元(約合2.8億元人民幣), 沿著Tansa河修建一條長達24英里的自行車和慢跑跑道。

該跑道有雙重用途:通過向公眾開放管道周圍的空間, 讓該地區保持沒有非法棚戶區的狀態, 並在混亂和擁擠的城市裡為居民提供環保且健康的道路。 工程定於2018年4月開始, 預計兩年內完工。

孟買自行車道效果圖。

Advertisements

到目前為止, 已有1.6萬棟房屋遭到清理, 預計還要清理6千棟。 大多數因此流離失所的人都希望能夠回到Mahul。

孟買城市規劃師Rishi Agarwal認為, 城市發展正壓垮其中最貧窮的人。 “這屬於在孟買迅速發展的大規模中產階層化的一部分”, 他說。 “過去20年裡, 政府一直在將最貧困的居民推向郊區, 以便在市中心建房子賣給有錢人。 ”

2017年7月, Dharavi自來水管道附近的非法房屋遭到拆除。

37歲的軟體工程師Kusum Gangavne,

Advertisements
在舉家搬遷至Mahul半年後父母雙亡。 她表示在搬家前, 父母二人都“十分健康”, 但很快就出現了呼吸問題和嚴重的哮喘。 他們在幾個月內就死了。

Gangavne也出現了四肢腫脹, 呼吸困難, 咳嗽和體重驟減等情況。 她說:“我一直靠售賣母親留下的首飾度日, 但我知道這筆錢不會維持太久。 隨著健康狀況不斷惡化, 很快我也不需要錢了。 和我們住的棚屋不同, 這所房子有牆、衛生間和廚房, 但如果新家是毒氣室, 又有什麼用呢? ”

此外, 水質也很差。 “時不時, 自來水覆著一層油——好幾位居民都出現了胃部感染”。 52歲的記者Subhash Jadhav在搬到Mahul後, 開始出現皮膚問題。 該記者稱:“我曾多次向Brihanmumbai市政公司投訴, 但他們說沒有足夠的人力來處理”。

當地沒有學校, 這意味著約有130名兒童無法接受教育。

Advertisements
“在我們投訴之後, Brihanmumbai市政公司在該地設立了一所臨時學校, 但這毫無用處”, 住房權利活動家Bilal Khan表示。 “6到9歲的學生擠在同一個教室, 學習同樣的課程。 高年級學生則無課可上。 ”

最近的火車站在五英里以外。 唯一的出行工具是公車, 但居民稱車次少, 票價貴。 Khan表示, 這樣落後的交通迫使搬到此處的大多數人放棄工作。

“搬家應該意味著人民生活水準的提高, 或者至少保持同樣水準”, 他說。 “但在Mahul, 當局已經拋棄了數以千計的人, 沒有考慮他們最基本的需求。 他們只提供了水泥牆, 沒有別的。 ”

Advertisements

Jayshree Parkhe和四個女兒。 在棚屋被夷為平地、搬到Mahul後, 孩子們被迫輟學。

市政府還能做更多嗎?為Brihanmumbai市政公司工作的MK Magar認為Mahul的問題被誇大了。 “改造後的居民希望住在被拆除的舊棚屋附近, 因此問題不斷。 ”他說。 “他們只想找茬。 ”

繼去年高等法院發佈命令後, Brihanmumbai市政公司稱將建設健康中心和學校, 並保證供應無污染的飲用水。

城市規劃師Agarwal對此並不買帳。 “政府並不缺乏建造更好替代住所的各種資源”, 他說, “他們只是缺乏對窮人的同情心。 ”

Sushila Yadav擔心任何可能有的變化都為時已晚。 在搬到Mahul三年後, 她失去了11歲的兒子Aman。 起初的呼吸困難迅速發展成肺病。 現在,20歲的女兒Komal也出現了類似症狀。

“在我們搬到Mahul之前,我和丈夫、還有4個孩子住在下水道旁邊的小屋裡”,她說。“生活很困難,但至少我們所有人都活著。如果我有機會,我會離開Mahul,帶著我的孩子們回街上去。”

現在,20歲的女兒Komal也出現了類似症狀。

“在我們搬到Mahul之前,我和丈夫、還有4個孩子住在下水道旁邊的小屋裡”,她說。“生活很困難,但至少我們所有人都活著。如果我有機會,我會離開Mahul,帶著我的孩子們回街上去。”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