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體育>正文

富商拿全部家產讓窮小夥替死,多年後又反悔要回去,結果惡有惡報

海外故事

二次世界大戰進行到1944年初夏, 蘇聯紅軍從東線打到德國本土, 盟軍從南線開進義大利羅馬, 在西線, 美英部隊也已經作好了渡海登陸的準備。

Advertisements

沒說的, 希特勒此時已經成了秋後的螞蚱, 眼看就要完蛋。 勝利就在眼前, 被關押在法國北部梅齊埃爾集中營裡的那些平民百姓, 白天盼、黑夜盼, 就盼著這一天早日到來。

然而受傷再慘重的狼, 只要還有一口氣, 它就要咬人。 果然就在這一年的四五月份, 梅齊埃爾集中營19號牢房裡, 發生了一件事情。

那天下午三點, 党衛軍軍官霍夫曼走進19號牢房, 那裡關著三十個人犯。 霍夫曼揮舞著手裡的皮鞭, 朝那三十個犯人吼道:“你們聽著, 昨天夜裡外面發生了一起兇殺案, 你們梅齊埃爾人殺死了我們司令部裡的一名副官, 兇手現在已經逃掉了, 所以就得用你們的血來償還!”

犯人們吃不准霍夫曼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家誰也不說話。

Advertisements

看大家不吭聲, 霍夫曼停了停, 皮笑肉不笑地說:“好吧, 現在我告訴你們, 你們19號牢房裡要斃掉一個人, 至於哪一個, 嘿嘿, 就由你們自己來決定吧。 執行時間是兩個小時之後, 傍晚五點鐘。 到時候, 我會準時來把這個人帶走!”說完, 他就“噔噔噔”地走了。

霍夫曼這一手真夠毒的, 19號牢房裡一下子亂了套。

誰願意說讓自己先被斃掉呢?

於是, 有人提出按年齡大小來排隊, 反正老年人按照自然規律總該先死。 但這個提議立刻遭到老年人的反對:“黃泉路上無老少, 人人都有生存的權利, 為什麼一定要我們先走?”

又有人說:“那麼, 就按結婚時間長短來排隊吧!結婚時間越長的人, 就越是充分享受到了人間的幸福和溫暖, 可以考慮先走。 ”可是此話一出,

Advertisements
立刻又有人跳起來:“為什麼非要這樣排隊呢?要這樣說的話, 那些單身漢不必替妻兒老小負責, 倒是他們可以無牽無掛地先走啊!”

總而言之, 誰也說服不了誰。

這三十個人中有一個是律師, 叫阿布明。 阿布明思忖片刻, 朝大夥兒擺擺手, 說:“我看咱們還是拈閹兒吧!拈鬮兒抽籤, 表面上看好像是憑運氣, 由上帝做主, 但從數學上講其實是最公平的, 每個人生與死的機會都是均等的。 ”

各方相持不下的情況下, 阿布明這話得到了大家的同意, 於是阿布明便被大家推舉為這場生死拈鬮的主持人。 而拈閻的最後結果, 是一個叫夏韋爾的莊園主中了彩, 阿布明一宣佈結果, 夏韋爾就捶胸頓足地嚎啕大哭起來, 聲嘶力竭地詛咒老天對他太不公平。

Advertisements

哭著哭著, 夏韋爾心裡突然冒出一個主意, 他嘶啞著喉嚨對大家說:“我在塞納河畔有一座莊園, 如果誰願意與我調換鬮條, 我把我的這一半財產分給他。 ”

大夥兒先是一陣沉默, 而後哄堂大笑:“馬上就要死了, 你把再多的財產給他, 又有什麼用?”

夏韋爾淌著眼淚, 咬咬牙又說:“那……我把我的全部財產……全部財產都給他!我請阿布明律師立下莊園交割憑證, 怎麼樣?”

大夥兒誰會因此而與夏韋爾交換鬮條呢?夏韋爾絕望了。

夏韋爾哆嗦著嘴唇, 一遍又一遍地向牢房裡的每一個人苦苦哀求。 最後, 他來到開貨車的司機瓦贊跟前, “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說:“好兄弟, 過去你給我幹活, 我虧待過你嗎?從來沒有。 你想想,

Advertisements
你家裡孩子多, 眼看大姑娘、二小子都長大成人了, 一家人還一直住在窩棚裡, 我這座莊園對你實在是太需要了……”

夏韋爾還在嘮叨個沒完, 這時候, 只見瓦贊“霍”地把夏韋爾從地上拉起來, 隨後對大家說:“夏韋爾說得有道理, 我願意接受他的請求。 我確實需要錢, 說真的, 我還從來沒有讓我的母親過上一天像樣的日子, 我太對不起她老人家了。 還有一個理由, ”瓦贊看了夏韋爾一眼, 說, “有一年鬧饑荒, 我家裡實在揭不開鍋了, 是夏韋爾給了我一筆貨運生意, 急難時候救了我們一家。 ”

牢房裡一陣沉默, 大家都崇敬地看著瓦贊。

忽然, 有人想起一個問題, 問夏韋爾說:“戰爭打了這麼多年, 你那座莊園還在不在?”

“當然在啦!”夏韋爾意識到自己已經有了替身,

Advertisements
總算松了一口氣, 他擦擦額角上的汗, 要緊回答說, “那裡做了德國人的臨時指揮部, 放心吧, 一切完好無損。 ”

於是阿布明做公證人, 為夏韋爾和瓦贊寫了莊園主權及財產轉讓協議書, 隨後又讓他們雙方簽字畫押, 然後悄悄暗中設法, 請同情人犯的獄卒塞勒把這份協議書送到瓦贊家中……

就在這年年底, 盟軍解放了梅齊埃爾, 集中營裡的人犯終於獲得了目由, 19號牢房裡, 除律師阿布明得急病死了, 其他人都歡天喜地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這其中, 最高興的要數夏韋爾, 他心裡早打起了如意算盤:不但一座莊園讓自己免去一死, 如今公證人阿布明也不在人世了, 對付瓦贊家的那些個婆娘還不容易?哼, 早晚得叫這家子人從莊園裡給我搬出去。

一個星期以後,夏韋爾一身外鄉人打扮來到莊園,一看,瓦贊的家人果然正住在這裡。望著周圍熟悉的一切,夏韋爾不由妒火中燒,此刻,他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當初向瓦贊跪地求生的一幕,憤憤不平地在心裡嘀咕:“憑什麼?我的財產憑什麼要白白給你們享受?”

不過,夏韋爾的頭腦總算還清醒,知道在那份轉讓協議書沒有拿到之前,自己得委曲求全。他堆起一臉的媚笑,討好地對瓦贊的母親克洛德夫人說:“親愛的夫人,請允許我為您及您的一家效勞!您看,我有的是力氣,正愁沒處使哩!”

瓦贊家裡正缺人清掃院子,有人找上門來,當然求之不得。克洛德夫人於是便把夏韋爾領進客廳,一邊沖咖啡、端水果地招待,一邊就開始對準備派給他的活兒一一吩咐起來。

言談之中,克洛德夫人情不自禁地說起了兒子瓦贊的悲慘遭遇。夏韋爾故作驚訝地叫道:“夫人,您會不會搞錯?你說的夏韋爾,難道就是那個曾經關在梅齊埃爾集中營裡的夏韋爾?那小子可是個有名的吝嗇鬼,那麼大一份家產,他怎麼會全給了您?說不準這協議是假的呢!”

夏韋爾這麼說的目的,就是要誘使克洛德夫人把那份協議書拿出來。果然,被他這麼一咋唬,克洛德夫人嚇了一大跳,就趕緊從櫃子裡把當初獄卒塞勒送來給她們的那份莊園轉讓協議書拿出來給夏韋爾看。可是夏韋爾剛瞥了一眼,克洛德夫人猛一激靈,立刻意識到這是不能輕易給別人看的東西,於是又急急忙忙從夏韋爾手裡抽回來,放回了櫃子。

夏韋爾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故意不動聲色,當天就開始上班,賣力地清掃起院子來。可就在這天夜裡,他“鍋不動、瓢不響”地撬開櫃門,順利地把協議書拿走了,並且在一個月之後,把克洛德夫人告上了法庭。

法庭上,克洛德夫人詳細說了她們拿到這份協議書的前後經過,可她手裡已經沒有了協議書,她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個莊園是他兒子瓦贊用性命換來的。而夏韋爾呢,不但拿出了莊園產權證,還有土地證、印花稅稅契交納憑證等。當初在集中營裡,這些東西根本無法轉交到瓦贊家人的手裡,可現在卻都讓夏韋爾派上了用場。

最後,法庭裁決:克洛德夫人非法佔有他人財產,不但要承擔全部訴訟費用,並且限三日內搬出莊園。

這事兒後來被幾個當年在集中營裡與瓦贊關在一起的難友知道了,他們氣憤地說:“瓦贊是替夏韋爾去死的,夏韋爾怎麼可以賴帳呢?”他們於是便一起去找法官。可法官斷案不得不重證據,克洛德夫人最終只得帶著瓦贊的老婆和孩子重又住回到鄉下的窩棚子裡去。

這一晃,兩年過去了。

一個深秋的某天傍晚,有個滿頭白髮的老人頂著寒風找到了克洛德夫人的家。老人走進窩棚,坐在火爐邊烤火,克洛德夫人讓孩子給老人倒水,老人不但不感謝,還大聲嚷嚷說:“我肚子早就餓得前心貼後背了,你們快給我拿點吃的來。”克洛德夫人看老人這麼大年紀了,也不在乎他的粗魯,趕緊拿來麵包和酸黃瓜,讓老人吃了個飽。

可沒想,老人隨後竟然就往地上一躺,“呼嚕呼嚕”地睡了起來。克洛德夫人一看他這個樣子,趕緊去拿來被子給他蓋上,還心疼地說:“唉呀,都這麼些年紀了,怎麼還這麼不愛惜自己身體呢?”

哪知克洛德夫人話音剛落,躺在地上熟睡的老人竟睜開眼睛哈哈大笑起來,他拉著克洛德夫人的手說:“夫人,您知道我是誰?”

克洛德夫人奇怪地看著老人,直搖頭。

老人說:“我就是當年那個梅齊埃爾集中營裡的獄卒塞勒呀!”他一邊說,一邊就從懷裡掏出一隻破舊的皮夾,從它的夾層裡取出一張紙來,遞給克洛德夫人。

克洛德夫人展開一看。原來是那張莊園主權及財產轉讓協議書。她驚叫起來:“怎麼?這東西怎麼會在你這裡?”克洛德夫人一邊問,一邊淚珠兒就“啪啪”地往下掉。

塞勒安慰克洛德夫人說:“夫人,我也是被德國人抓去做工的,這些年我一直在被監管審查,最近才認定我沒有做過違心的事,把我放出來了。出來後,我就立刻來找你,要知道,集中營裡誰都知道夏韋爾品性低劣,所以當時阿布明律師囑咐我,一定要找人把原件複製一份,給你的是複製件,真正的原件其實在我手裡。阿布明律師要我保證,一定要保護你們一家,讓這份協議書真正發揮它的作用。這不,果然被他料到了!”

塞勒激動地將事情的前後經過一五一十給克洛德夫人說了個透,把克洛德夫人感動得眼淚“嘩嘩”直流。

第二年夏天,在鐵證面前,夏韋爾的莊園和全部財產終於又回到了克洛德夫人一家手中。夏韋爾覺得自己再也沒臉見人了,只好遠遠地搬去了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那年冬天,天氣特別冷,據說一天夜裡風大雪大,夏韋爾冷得把身子埋進牛草堆裡,可天亮後人們發現,他還是被凍死了。作者桑榆

一個星期以後,夏韋爾一身外鄉人打扮來到莊園,一看,瓦贊的家人果然正住在這裡。望著周圍熟悉的一切,夏韋爾不由妒火中燒,此刻,他早已經忘記了自己當初向瓦贊跪地求生的一幕,憤憤不平地在心裡嘀咕:“憑什麼?我的財產憑什麼要白白給你們享受?”

不過,夏韋爾的頭腦總算還清醒,知道在那份轉讓協議書沒有拿到之前,自己得委曲求全。他堆起一臉的媚笑,討好地對瓦贊的母親克洛德夫人說:“親愛的夫人,請允許我為您及您的一家效勞!您看,我有的是力氣,正愁沒處使哩!”

瓦贊家裡正缺人清掃院子,有人找上門來,當然求之不得。克洛德夫人於是便把夏韋爾領進客廳,一邊沖咖啡、端水果地招待,一邊就開始對準備派給他的活兒一一吩咐起來。

言談之中,克洛德夫人情不自禁地說起了兒子瓦贊的悲慘遭遇。夏韋爾故作驚訝地叫道:“夫人,您會不會搞錯?你說的夏韋爾,難道就是那個曾經關在梅齊埃爾集中營裡的夏韋爾?那小子可是個有名的吝嗇鬼,那麼大一份家產,他怎麼會全給了您?說不準這協議是假的呢!”

夏韋爾這麼說的目的,就是要誘使克洛德夫人把那份協議書拿出來。果然,被他這麼一咋唬,克洛德夫人嚇了一大跳,就趕緊從櫃子裡把當初獄卒塞勒送來給她們的那份莊園轉讓協議書拿出來給夏韋爾看。可是夏韋爾剛瞥了一眼,克洛德夫人猛一激靈,立刻意識到這是不能輕易給別人看的東西,於是又急急忙忙從夏韋爾手裡抽回來,放回了櫃子。

夏韋爾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他故意不動聲色,當天就開始上班,賣力地清掃起院子來。可就在這天夜裡,他“鍋不動、瓢不響”地撬開櫃門,順利地把協議書拿走了,並且在一個月之後,把克洛德夫人告上了法庭。

法庭上,克洛德夫人詳細說了她們拿到這份協議書的前後經過,可她手裡已經沒有了協議書,她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個莊園是他兒子瓦贊用性命換來的。而夏韋爾呢,不但拿出了莊園產權證,還有土地證、印花稅稅契交納憑證等。當初在集中營裡,這些東西根本無法轉交到瓦贊家人的手裡,可現在卻都讓夏韋爾派上了用場。

最後,法庭裁決:克洛德夫人非法佔有他人財產,不但要承擔全部訴訟費用,並且限三日內搬出莊園。

這事兒後來被幾個當年在集中營裡與瓦贊關在一起的難友知道了,他們氣憤地說:“瓦贊是替夏韋爾去死的,夏韋爾怎麼可以賴帳呢?”他們於是便一起去找法官。可法官斷案不得不重證據,克洛德夫人最終只得帶著瓦贊的老婆和孩子重又住回到鄉下的窩棚子裡去。

這一晃,兩年過去了。

一個深秋的某天傍晚,有個滿頭白髮的老人頂著寒風找到了克洛德夫人的家。老人走進窩棚,坐在火爐邊烤火,克洛德夫人讓孩子給老人倒水,老人不但不感謝,還大聲嚷嚷說:“我肚子早就餓得前心貼後背了,你們快給我拿點吃的來。”克洛德夫人看老人這麼大年紀了,也不在乎他的粗魯,趕緊拿來麵包和酸黃瓜,讓老人吃了個飽。

可沒想,老人隨後竟然就往地上一躺,“呼嚕呼嚕”地睡了起來。克洛德夫人一看他這個樣子,趕緊去拿來被子給他蓋上,還心疼地說:“唉呀,都這麼些年紀了,怎麼還這麼不愛惜自己身體呢?”

哪知克洛德夫人話音剛落,躺在地上熟睡的老人竟睜開眼睛哈哈大笑起來,他拉著克洛德夫人的手說:“夫人,您知道我是誰?”

克洛德夫人奇怪地看著老人,直搖頭。

老人說:“我就是當年那個梅齊埃爾集中營裡的獄卒塞勒呀!”他一邊說,一邊就從懷裡掏出一隻破舊的皮夾,從它的夾層裡取出一張紙來,遞給克洛德夫人。

克洛德夫人展開一看。原來是那張莊園主權及財產轉讓協議書。她驚叫起來:“怎麼?這東西怎麼會在你這裡?”克洛德夫人一邊問,一邊淚珠兒就“啪啪”地往下掉。

塞勒安慰克洛德夫人說:“夫人,我也是被德國人抓去做工的,這些年我一直在被監管審查,最近才認定我沒有做過違心的事,把我放出來了。出來後,我就立刻來找你,要知道,集中營裡誰都知道夏韋爾品性低劣,所以當時阿布明律師囑咐我,一定要找人把原件複製一份,給你的是複製件,真正的原件其實在我手裡。阿布明律師要我保證,一定要保護你們一家,讓這份協議書真正發揮它的作用。這不,果然被他料到了!”

塞勒激動地將事情的前後經過一五一十給克洛德夫人說了個透,把克洛德夫人感動得眼淚“嘩嘩”直流。

第二年夏天,在鐵證面前,夏韋爾的莊園和全部財產終於又回到了克洛德夫人一家手中。夏韋爾覺得自己再也沒臉見人了,只好遠遠地搬去了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那年冬天,天氣特別冷,據說一天夜裡風大雪大,夏韋爾冷得把身子埋進牛草堆裡,可天亮後人們發現,他還是被凍死了。作者桑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