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體育>正文

對於能賺2000個“小目標”的萬達來說,轉會調節費只是一個零頭

12月26日, 大連市體育局宣佈馬林出任大連一方足球隊主教練。 東北人馬林一直在遼寧深耕, 長期擔任遼寧宏運主帥, 也短暫接手過大連阿爾濱。

這則新聞讓一些大連球迷從字裡行間嗅到了不妥, 為什麼宣佈者是大連市體育局?媒體傳聞, 一方集團實際上已退出對大連足球的投資, 大連隊處於體育局託管狀態, 但猜測沒有得到一方和體育局的回應。 從轉會視窗動作來看, 大連一方僅從大連超越引進一名內援,

Advertisements
這對一支沖超球隊來說也是不正常的表現。

沒想到更重要的“故人”還在後頭, 王健林回來了。

在中國轉會視窗結束的最後一周, 大連一方終於有了引援動作。 2月24日, 俱樂部官方宣佈簽約“C羅國家隊隊友”何塞·馮特。 很快, “德布勞內隊友”卡拉斯科和“梅西隊友”蓋坦加盟球隊, 他們都來自王建林曾入股的馬德里競技。

據說, 由於規則限制, 萬達的正式收購和更名要在年底才能完成,

Advertisements
而大連一方最近的動作已經顯示這筆交易實際上已經完成。 有了王健林這個華人首富兼大連足球輝煌時期的掌舵人, 大連球迷滿心期待, 希望大連能挑戰廣州恒大七冠王壟斷, 鞏固中國職業足球冠軍最多球隊的地位。

“我一定會回去”

“中國職業聯賽搞了5年, 雖然有進步, 但是比賽中的黑暗面太多了, 因此, 我鄭重提出兩點, 一、萬達將對本場比賽的執法進行全力訴訟;二、基於目前的現狀, 搞足球還不行, 因此我鄭重宣佈, 今年聯賽後大連萬達將退出中國足壇, 以示抗議。 ”

你幾乎不會在職業足球比賽中看到球隊老闆出現在教練席上, 王健林就會這麼幹。 1998年9月27日, 在場邊觀看比賽的王健林對裁判多次不利於萬達的判罰憤懣不平,

Advertisements
他甚至在比賽結束後沖入場內質問裁判。

在這場足協杯半決賽中, 萬達球員王鵬的絕殺被判越位, 隨後在點球大戰中不敵遼寧天潤無緣決賽。 賽後王健林在新聞發佈會憤然說出那段話, 並在賽季末轉讓大連隊所有權, 退出中國足壇。

“如果官辦足球變成了市場足球, 我一定會回去。 ”王健林在復旦大學的一場演講中說, “如果回去, 萬達足球一定是最棒的。

Advertisements

王健林闖入發佈會的幾天後, 足協發了一份公開信道歉, 並宣佈停止當值裁判俞元聰一年執法資格, 但這不能讓萬達回心轉意。 王健林做出如此重要的決定, 當然不止因為與一位裁判的恩怨。 “98年足協杯和遼寧的比賽是導火索, 但根本原因是王健林發現足球假賭黑蔓延, 當時足協沒有有力度地制止, 他很傷心。 ”時任萬達總監理石雪清說。

王健林將大連足球交給了商界新星徐明, 實德集團以5000萬現金加上承擔貸款的方式接手大連足球隊。 和喜歡足球的王健林不同, 那個年代投資足球的徐明有其他目的, 實德俱樂部一位中層人士說:“以前主場比賽經常有副書記、副市長賽前看望球隊, 徐明就拼命把成績做上去。

Advertisements

實德企業在投資足球期間也不斷擴展, 從化學建材到金融、文體、石化領域, 30多歲的徐明一度成為一方巨富。 不過足球給徐明帶來的除了政治利益, 在經濟上更像是累贅。 隨著實德集團在新領域發展不順, 徐明無力連年保持同樣的投資。 大連實德首奪中超冠軍後便江河日下, 淪為保級球隊。

而在徐明接盤大連足球的十年裡, 萬達集團在商業地產和住宅開發上不斷擴張,

Advertisements
趕上了中國房地產發展的黃金期。 離開足球並不預示萬達的式微, 他們的實力比1998年離開時又有了長足增長。

十年後, 王健林所認為的“官辦足球”時代漸漸遠去。 2009年, 中國足球反腐風暴拔起了一大串官員和球隊, 中國足球進入新階段。 2012年, 徐明在庭審中被查出賄賂前大連市長薄熙來2000多萬元, 鋃鐺入獄。

從徐明的經歷來看, 萬達當年的退出正當其時, 他們成功避開中國足球的黑暗時刻。 如王健林所願, 萬達沒有被足球拖累名聲。

足球的附加值

隨著環境淨化, 王健林說的“永遠退出”沒有成為永遠, 萬達老闆兌現了自己的發言。 萬達在反腐風暴洗牌後順理成章地回歸足球。 2011年, 王健林宣佈三年內投資五億元協助中國足球發展, 計畫包括每年贊助中國球員到西班牙留洋。

這個年代投資中國足球的商人,看中的是品牌效應。

2010年恒大集團投資涉假被降級的廣州足球隊後,每年挖來國腳和大牌外援,廣州恒大迅速回歸中超並拿下冠軍。

在恒大擴張的過程中,所向披靡的足球隊成為他們絕佳的宣傳平臺。恒大的名字成為體育板塊的常客,他們的礦泉水、奶粉、糧油等等產品也出現在電視直播鏡頭裡,包括萬眾矚目的亞冠決賽中。

幾年來雖然恒大俱樂部帳面虧損,但恒大集團的市值從2009年的705萬港元,躥升到2017年的3300億。許家印從2011年開始出現在中國富豪榜TOP10名單上,並在2017年到達巔峰。有了其他專案的豐厚利潤,對俱樂部的投資只等同于廣告費罷了。

“初代”大連萬達也享受過這種紅利。萬達四奪甲A冠軍的同時,公司在大連接連拿下舊城改造項目,之後又走出本地,到廣州、長春、成都等地開發房地產。

萬達第二次投資足球同樣伴隨著商業佈局。從2008年開始,萬達計畫每年開業5-8個萬達廣場;2009年萬達影業成立,並在2012年收購美國AMC影院公司,成為全球最大院線運營商。2014年,第100座萬達廣場在昆明奠基。

現效力恒大的徐新也是萬達投資受益者

這時候王健林就差重新接手一支球隊。2008年實德陷入困難時,曾有官員建議王健林回歸,但他回應說:“把我當年的人都收回來,我就接手大連隊。”

結果王健林直到2015年才正式出手。在海外,王健林拿下馬德里競技20%股份;在國內,萬達的股東一方集團接過趙明陽的爛攤子,大連阿爾濱改名為大連一方。一方與萬達之間的關係,從萬達俱樂部總經理石雪清的回歸便可見一斑。

就像當年從大連擴展全國一樣,萬達希望借足球讓產業走向全世界,馬德里是一個不錯的目標。萬達注資馬德里競技後,順理成章地拿下了馬競新球場的冠名。隨後又收購馬德里地表建築西班牙大廈,準備在當地打造新的商業中心。

不過萬達沒能在西班牙複製國內成功過的那一套。由於新黨派上臺,王健林改建西班牙大廈的計畫落空了。“我體會到了民主制度帶來的負面效應。一大選,賣給我樓,簽協議的政府下臺了,反對黨上來了,上來反對黨就說,不行,不可以。那怎辦呢?”

萬達對新球場的冠名也遭到當地馬競球迷反對,這也出乎王健林的意料。“這麼多年來卡爾德隆球場已經成為了我們心中一個聖地,一個豐碑,是所有馬競球員和球迷共同的家,是這個球隊的靈魂。換了名字之後我們感覺失去了很多東西!”一名球迷說。

看來,萬達在國內搞的那一套在西班牙行不通,當地人的態度令王健林萌生退意。

更不利的是,國家對海外投資的監管開始加強。2017年,周小川在“兩會”上提出,“中國的一些海外投資與政府的產業政策要求不符,很多投資是投在了體育、娛樂、俱樂部等領域,對國家沒有太大好處。”

6月,萬達被銀監會納入排查名單,標準普爾和穆迪先後下調萬達評級,王健林遇到危機。

重整旗鼓的第一步

重新投資中國俱樂部之前,王健林經歷了一系列操作。

2017年7月,萬達向富力地產和融創中國出售資產,包括77家酒店和13個萬達城,回收600多億人民幣。今年1月,騰訊、蘇寧、融創中國和京東花費340億元入股萬達商業。2月,阿裡巴巴和文投控股花費共77億余元收購萬達電影股份。最後,萬達以5000萬歐元出售馬德里競技17%股份,比當初入股時多了500萬。

新年過後,王健林宣告集團已經脫離困境,“在驟然而來的壓力和衝擊面前,萬達經受住壓力,經受住風波,並且通過自己短短半年的努力,基本上扭轉了局面。”

孫宏斌對王健林的魄力頗為讚賞,去年他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賈躍亭)有的時候處理事情不堅決,缺壯士斷腕的精神,你看人家老王!”

一方集團不願繼續投資大連俱樂部,令“壯士斷腕”之後的王健林有了重整旗鼓的第一步。

這時候入市中國足球似乎有點晚。由於恒大的帶動,投資中國足球所需的成本又比七年前大有提升。足協出臺U23出場政策,削減外援數量,推出轉會調節費政策。之後,體奧動力認為政策影響版權商利益,最終雙方將5年80億的中超轉播合同修改為10年110億,實際上下調了年均轉播費用。

一系列政策之後,各家中超俱樂部老老實實收縮開支。前年恒大、上港、蘇寧攜手席捲歐洲市場的情景不再。恒大球迷今年冬天對納英戈蘭翹首以盼,結果只等來了古德利。而北京國安試圖從解約金入手暗度陳倉,至今仍沒有宣佈巴坎布轉會完成。

調節費成了中超俱樂部的心腹大患。年初國安恒大和奧巴梅楊的傳聞還沒坐實,足協便發函要求說明情況,如發現違規,足協將“嚴肅處理”。足協表明了態度,他們不希望更多天價引援出現,即使俱樂部還未在是否繳納轉會調節費的問題上表態。

結果大連俱樂部證明他們在轉會調節費上都過於畏縮了。大連毫不避諱地出手4800萬歐元拿下卡拉斯科和蓋坦。根據規則,他們需支付3億人民幣轉會調節費,王健林沒有抱怨或者逃避,畢竟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掏錢贊助足協了。大連成了新政後第一支繳納調節費的球隊,9600萬歐元的總費用相當於一個世界頂級球員。

大連一周內從無到有完成三次引援,動作迅速。足協對高價引援沒有表態,王健林與足協的合作關係也許起到了作用。

兩筆轉會突破了中國球迷的想像力,但這比起萬達集團的理想只是一個零頭。王健林希望,2018年能盈利2000億,達到萬達去年總資產的28%,同時,“明年(2018年)開始,力爭10年內將萬達廣場發展到1000家左右。”

“如果恒大一直這麼一花獨放下去,我實在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來跟他掰掰手腕。”王健林說完這句話一年後便正式加入戰團,在足球和富豪榜兩線對許家印發起挑戰。

1992年,國家体委指定廣州和大連作為“足球特區”。如今兩個最早的足球特區重新擁有了財力強盛的金主,對於歷經沉浮的新老球迷來說,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計畫包括每年贊助中國球員到西班牙留洋。

這個年代投資中國足球的商人,看中的是品牌效應。

2010年恒大集團投資涉假被降級的廣州足球隊後,每年挖來國腳和大牌外援,廣州恒大迅速回歸中超並拿下冠軍。

在恒大擴張的過程中,所向披靡的足球隊成為他們絕佳的宣傳平臺。恒大的名字成為體育板塊的常客,他們的礦泉水、奶粉、糧油等等產品也出現在電視直播鏡頭裡,包括萬眾矚目的亞冠決賽中。

幾年來雖然恒大俱樂部帳面虧損,但恒大集團的市值從2009年的705萬港元,躥升到2017年的3300億。許家印從2011年開始出現在中國富豪榜TOP10名單上,並在2017年到達巔峰。有了其他專案的豐厚利潤,對俱樂部的投資只等同于廣告費罷了。

“初代”大連萬達也享受過這種紅利。萬達四奪甲A冠軍的同時,公司在大連接連拿下舊城改造項目,之後又走出本地,到廣州、長春、成都等地開發房地產。

萬達第二次投資足球同樣伴隨著商業佈局。從2008年開始,萬達計畫每年開業5-8個萬達廣場;2009年萬達影業成立,並在2012年收購美國AMC影院公司,成為全球最大院線運營商。2014年,第100座萬達廣場在昆明奠基。

現效力恒大的徐新也是萬達投資受益者

這時候王健林就差重新接手一支球隊。2008年實德陷入困難時,曾有官員建議王健林回歸,但他回應說:“把我當年的人都收回來,我就接手大連隊。”

結果王健林直到2015年才正式出手。在海外,王健林拿下馬德里競技20%股份;在國內,萬達的股東一方集團接過趙明陽的爛攤子,大連阿爾濱改名為大連一方。一方與萬達之間的關係,從萬達俱樂部總經理石雪清的回歸便可見一斑。

就像當年從大連擴展全國一樣,萬達希望借足球讓產業走向全世界,馬德里是一個不錯的目標。萬達注資馬德里競技後,順理成章地拿下了馬競新球場的冠名。隨後又收購馬德里地表建築西班牙大廈,準備在當地打造新的商業中心。

不過萬達沒能在西班牙複製國內成功過的那一套。由於新黨派上臺,王健林改建西班牙大廈的計畫落空了。“我體會到了民主制度帶來的負面效應。一大選,賣給我樓,簽協議的政府下臺了,反對黨上來了,上來反對黨就說,不行,不可以。那怎辦呢?”

萬達對新球場的冠名也遭到當地馬競球迷反對,這也出乎王健林的意料。“這麼多年來卡爾德隆球場已經成為了我們心中一個聖地,一個豐碑,是所有馬競球員和球迷共同的家,是這個球隊的靈魂。換了名字之後我們感覺失去了很多東西!”一名球迷說。

看來,萬達在國內搞的那一套在西班牙行不通,當地人的態度令王健林萌生退意。

更不利的是,國家對海外投資的監管開始加強。2017年,周小川在“兩會”上提出,“中國的一些海外投資與政府的產業政策要求不符,很多投資是投在了體育、娛樂、俱樂部等領域,對國家沒有太大好處。”

6月,萬達被銀監會納入排查名單,標準普爾和穆迪先後下調萬達評級,王健林遇到危機。

重整旗鼓的第一步

重新投資中國俱樂部之前,王健林經歷了一系列操作。

2017年7月,萬達向富力地產和融創中國出售資產,包括77家酒店和13個萬達城,回收600多億人民幣。今年1月,騰訊、蘇寧、融創中國和京東花費340億元入股萬達商業。2月,阿裡巴巴和文投控股花費共77億余元收購萬達電影股份。最後,萬達以5000萬歐元出售馬德里競技17%股份,比當初入股時多了500萬。

新年過後,王健林宣告集團已經脫離困境,“在驟然而來的壓力和衝擊面前,萬達經受住壓力,經受住風波,並且通過自己短短半年的努力,基本上扭轉了局面。”

孫宏斌對王健林的魄力頗為讚賞,去年他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賈躍亭)有的時候處理事情不堅決,缺壯士斷腕的精神,你看人家老王!”

一方集團不願繼續投資大連俱樂部,令“壯士斷腕”之後的王健林有了重整旗鼓的第一步。

這時候入市中國足球似乎有點晚。由於恒大的帶動,投資中國足球所需的成本又比七年前大有提升。足協出臺U23出場政策,削減外援數量,推出轉會調節費政策。之後,體奧動力認為政策影響版權商利益,最終雙方將5年80億的中超轉播合同修改為10年110億,實際上下調了年均轉播費用。

一系列政策之後,各家中超俱樂部老老實實收縮開支。前年恒大、上港、蘇寧攜手席捲歐洲市場的情景不再。恒大球迷今年冬天對納英戈蘭翹首以盼,結果只等來了古德利。而北京國安試圖從解約金入手暗度陳倉,至今仍沒有宣佈巴坎布轉會完成。

調節費成了中超俱樂部的心腹大患。年初國安恒大和奧巴梅楊的傳聞還沒坐實,足協便發函要求說明情況,如發現違規,足協將“嚴肅處理”。足協表明了態度,他們不希望更多天價引援出現,即使俱樂部還未在是否繳納轉會調節費的問題上表態。

結果大連俱樂部證明他們在轉會調節費上都過於畏縮了。大連毫不避諱地出手4800萬歐元拿下卡拉斯科和蓋坦。根據規則,他們需支付3億人民幣轉會調節費,王健林沒有抱怨或者逃避,畢竟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掏錢贊助足協了。大連成了新政後第一支繳納調節費的球隊,9600萬歐元的總費用相當於一個世界頂級球員。

大連一周內從無到有完成三次引援,動作迅速。足協對高價引援沒有表態,王健林與足協的合作關係也許起到了作用。

兩筆轉會突破了中國球迷的想像力,但這比起萬達集團的理想只是一個零頭。王健林希望,2018年能盈利2000億,達到萬達去年總資產的28%,同時,“明年(2018年)開始,力爭10年內將萬達廣場發展到1000家左右。”

“如果恒大一直這麼一花獨放下去,我實在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來跟他掰掰手腕。”王健林說完這句話一年後便正式加入戰團,在足球和富豪榜兩線對許家印發起挑戰。

1992年,國家体委指定廣州和大連作為“足球特區”。如今兩個最早的足球特區重新擁有了財力強盛的金主,對於歷經沉浮的新老球迷來說,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