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情感>正文

溫州最後一位黃埔軍校女兵離世 抗戰時曾破譯戰事密碼

志願者們在慰問莊雪琴

2月24日晚上9時多, 溫州抗戰女兵莊雪琴去世, 享年98歲, 她是溫州最後一位黃埔軍校女兵, 曾留下無數傳奇故事, 她曾多次破譯戰事密碼, 還曾救下中共特工, 她忠貞不渝的愛情故事更是至今還被很多人說起。

莊雪琴1921年9月出生, 家庭條件較好, 1937年高中畢業時, 抗日戰爭爆發, 抱著一份“國家興亡, 匹夫有責”的信念, 莊雪琴放棄良好的工作機會報考軍校。 1938年初, 莊雪琴到江西吉安學校(後併入黃埔軍校)學習,

Advertisements
專業為特科。 1939年, 她以優異的成績順利畢業, 並被分配到59師政治部。

由於專業知識過硬, 到了部隊後, 莊雪琴被安排到戰事幹部訓練團特務組, 主要從事密碼特戰工作。 在工作中, 莊雪琴兢兢業業, 破獲了很多重要情報, 立下很多戰功。

“我不願做亡國奴, 我要盡我最大的努力來抗日。 ”莊雪琴曾堅定地說, 當時只有一個想法, 哪裡缺人, 她就去哪裡。 在江西和廣東的對日戰爭中, 人手比較緊缺, 組織上決定調莊雪琴去支援前線。 到了前線後, 莊雪琴跟醫務人員學習醫學知識, 幫忙照顧傷患, 做包紮、醫護工作。

“當時救護人員緊缺, 我一人身兼多職, 包紮、抬傷患等工作都做, 非常忙。 ”莊雪琴說, 傷患救治點離前線很近,

Advertisements
一些傷患被抬下來時, 全身是血, 有的能救活, 有的傷勢太重, 就死掉了。

莊雪琴老人

“有一次, 一個傷患抬下來, 一度休克, 滿臉滿嘴的血, 我當時什麼都管不了, 照著所學的, 給傷患做人工呼吸。 慢慢地, 他開始有了呼吸。 後來我才知道, 他是個營長。 ”這件莊雪琴笑著說, 她在部隊中的優越表現為她贏得了很高的威望, 不久後被授予中尉軍銜。

在政治部待了1年後, 莊雪琴去了85師文工團, 並在那裡收穫了愛情, 嫁給了時任江西九江監察大隊政工隊隊長王刻誠。 王刻誠是里安人, 高中畢業後就參加抗日戰爭。 “我們相戀時, 家裡人都反對, 特別是我媽媽, 態度非常堅決。 ”莊雪琴曾說道, 媽媽覺得她是杭州城裡人, 王刻誠是里安鄉下人,

Advertisements
相差很大, 為此, 還將她軟禁在房內。 為了能和王刻誠在一起, 莊雪琴用絕食來反抗, 最後她媽媽拗不過她, 同意了她們交往。

“老頭子年輕時非常帥, 還經常誇我穿軍裝時很漂亮。 ”莊雪琴說話間, 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1940年以後, 莊雪琴夫婦一起積極為抗日做工作。 莊雪琴的一個同學是共產黨員, 和他們一樣混在鬼子內部當特工。 有一天, 王刻誠跟她說, 你同學被鬼子盯上了, 你要特別留意。 當她同學經過她家門口時, 莊雪琴就假裝跟他聊天, 趁跟蹤的鬼子不注意把同學拉進來, 讓他躲在家門板後面, 自己就像平時一樣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看書。

鬼子發現跟丟了, 趕緊跑上來問, 莊雪琴就跟他裝傻, “我一直坐在這裡, 沒看到啊!”鬼子不相信,

Advertisements
一直站在門口看著她那只有10平方米的家, 卻什麼也沒發現。 鬼子想進來搜, 莊雪琴站了起來, 大聲對他說, “這是我的家, 你不能搜, 如果你不信任我, 那我們立生死書, 要是找到了, 你拿槍斃了我;要是找不到, 我也用槍斃了你!”或許是被莊雪琴的篤定嚇住, 鬼子走了。

但是怎麼把同學送出去呢?莊雪琴跟王刻誠商量了個辦法, 她們買來假鬍子、帽子等, 讓同學裝扮成老頭的樣子, 莊雪琴送他出去。 “他躲過了這次危機, 但在後來的行動中還是犧牲了。 ”莊雪琴說, 戰爭就是這樣, 現在的和平是用無數人的鮮血換來的, 那個年代, 她們只是做了她們認為該做的事情。

1949年5月初, 莊雪琴夫婦得到里安縣城馬上要解放的消息後,

Advertisements
就決定回到里安生活, 並從此定居里安, 雖然生活一度過得艱苦, 但和丈夫一起相濡以沫, 她覺得非常幸福, 兩人走過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

這些年, 隨著抗戰老兵的關注度越來越高, 莊雪琴也受到了當地政府部門和志願者的幫助和關愛, 曾經, 老人家兩室一廳的小房子裡, 一下子湧進20多位慰問者, 有些慰問者在跟老人簡單打過招呼之後, 只得退到屋外等候。 老人曾寫道:“沒想到臨近人生終點的時候, 還能得到如此的榮譽, 真是做夢都沒有想到!”

現在, 莊雪琴老人走完了近一個世紀的人生旅程, 留下了一大堆供後人回味的故事, 祝老人一路走好。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