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體育>正文

男子街邊開大排檔老人吃了一口菜,便收他為關門弟子繼承全部家產

正能量故事

老林下崗後沒找到工作, 便把在農村種地的老婆接了出來, 兩人一起開了個街邊大排檔, 老婆負責買菜收賬, 老林負責炒菜掌勺。 以前, 老林從沒當過火頭軍,

Advertisements
在老家時, 吃飯都是老婆伺候他, 在廠裡的時候, 他是頓頓吃食堂。

說實話, 剛開排檔時, 老林連個土豆絲都切不好, 可是這排檔一條街上的夫妻店都有個不成文的規矩:男人掌勺, 女人收賬。 為啥?

因為掌勺是個苦活、力氣活, 大排檔從晚上五六點開始營業, 到淩晨三四點, 一干就是十來個小時, 一般女人家根本就撐不住勁。

老林只好趕鴨子上架, 硬著頭皮開了張。 好在老林平時就喜歡琢磨事兒, 幾年廚師幹下來, 他總結出了一套做大排檔菜的心得。 漸漸地, 他的“老林家”排檔生意蒸蒸日上, 每天晚上都聚滿了客人。

這天晚上, 排檔一條街上來了一位神秘的客人:一個高個兒精瘦的老頭兒。 他手拿一瓶礦泉水,

Advertisements
挨家挨戶地逛了過來。 或許是上了歲數的緣故, 他在密密匝匝的排檔間穿行, 步子都不大穩當。

在吃排檔的人裡頭, 這樣的老先生絕對是個另類。 來大排檔的大多是吆五喝六、成群結隊的朋友, 像老先生這樣的長者, 似乎更應該去茶樓、茶館這樣的地方。

這位元老先生人挺特別, 點菜的方式也是與眾不同, 他沒有停留在一個攤子上吃喝, 而是蜻蜓點水似的一路溜達。

不管到哪一家攤子上, 他都只點一道菜—土豆絲。 做法上他倒是毫無要求, 辣炒、清炒、醋溜、涼拌隨你, 做好後, 他嘗上一兩口, 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礦泉水瓶, 喝水、漱口, 接著直奔下一家, 還是來一盤土豆絲……

很快, 老先生就來到了老林的攤子上, 照例點了一盤土豆絲。

Advertisements
老林三下五除二鼓搗出一盤醋溜土豆絲, 端上了桌。 老先生舉起筷子, 嘗了一口, 眼睛突然一亮, 這回, 他沒有用礦泉水漱口, 而是又接連嘗了好幾口。

細細品味之後, 老先生終於開口說話了, 他問老林:“這菜是你炒的?”

老林點點頭:“對啊, 您不都瞧見了嗎?”

“為什麼這麼炒呢?”

為什麼?這問題老林還是第一次遇到, 大排檔炒菜還問為啥?為了糊口唄!老林是個實在人, 便實實在在地答道:“這麼炒有味兒。 ”

老先生笑了笑, 繼續追問:“有什麼味兒呢?”

老林被問懵了, 難道是自己做的菜出了什麼錯, 老先生砸場子來了?可看老先生笑眯眯的樣子, 又不像呀, 老林抓抓頭皮, 想了想, 這才回答說:“醋溜土豆絲這菜吧, 要做得有味兒, 關鍵是醋和辣椒的比例。

Advertisements

老林告訴老先生, 來吃大排檔的, 第一圖便宜, 第二就是圖“有味兒”。 大排檔的原材料, 多是羊雜牛雜、花蛤海蛤、大腸豬肺這樣的“邊緣貨”, 這些東西本身很腥膻, 大排檔的廚師們為了讓它們出味兒, 就下重油、重鹽、重麻、重辣, 一口下去, 好比給食客的舌頭打了一針興奮劑, 一時間, 嘴裡除了調料的刺激, 什麼別的味道也嘗不出來了, 這就叫“有味兒”。

可是, 老林對“有味兒”的理解有點不一樣, 他在做菜的時候格外留心, 豬心豬肺要用多少辣椒來壓住腥味, 羊頭牛肚要用多少花椒來去膻, 每出一鍋菜, 他都要嘗試不同的用量, 一步一步地做到了現在。

就拿這醋溜土豆絲來說吧, 別的廚師都習慣了大勺大勺地放辣椒和醋, 可老林覺得,

Advertisements
土豆和葷腥不一樣, 不需要用這麼多的調料, 所以他做的這道菜, 看似調料比別人家用少了, 可嘗起來反而更有味兒了。

老林一口氣說完, 覺得心裡挺痛快, 這些都是他多年來做排檔菜的經驗, 可從來沒人感興趣, 也沒人問過他, 他也就沒機會說過。 今天不知怎麼了, 老林對著一個食客全說了出來, 他隱約覺得, 這位老先生和別的食客有點不一樣。

老先生認真地聽完老林的話, 剛要開口說什麼, 突然一陣喧嘩聲響起, 只見一個戴著廚師高帽的人和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到了老林的攤位前。

那個戴廚師帽的人一把抓住老先生的手, 挺激動地說:“張老先生, 我們可找到您了!酒席都給您備得了, 您怎麼到這種地方來了?多不衛生啊,

Advertisements
要是吃壞了身體, 可怎麼得了?”

這一連串話把一旁的老林聽傻了, 他剛要辯解自家的菜挺衛生, 老先生沖他擺了擺手, 隨後轉身對戴廚師帽的男人說:“吳總廚, 謝謝你, 飯我已經在這裡吃過了。

這個排檔很有意思, 來, 你也嘗嘗這盤土豆絲。 ”說說著, 老先生端起土豆絲, 遞到那個吳總廚的面前。

老林看著吳總廚不想接又不得不接的尷尬表情, 不覺好笑。 突然, 他覺得眼前的這個“吳總廚”有點面熟, 再仔細一看, 原來是在電視上見過, 這不是華美大酒店的行政總廚吳書明嗎?

別看人家幹的也是廚師, 老林和他一比, 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吳書明最近還出了一本食譜, 市面上賣得很火, 電視臺為此專門採訪過他, 這可是個人物呀!

這時,只見吳書明尷尬地捧著土豆絲,勉強嘗了兩口,敷衍地說:“不錯不錯。”

“不錯?”老先生看了一眼老林,說,“我看,這水準,夠報名參加比賽了!” 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張報名表遞給老林,再三叮囑老林一定要去報名。

老林接過報名表,只覺得一頭霧水:參加什麼比賽?這老先生又是什麼來歷,連吳書明都對他恭恭敬敬的?老林正想著,一轉頭,突然看到吳書明鐵青著臉,投向自己的目光裡充滿了不屑。

這天收攤後,老林仔仔細細地看了老先生留給自己的報名表,原來,老先生說的比賽,就是最近本市鬧得風風火火的第一屆“風味杯美食大賽”。

老林之前也聽說過,報名參加這個比賽的,大多是飯店酒樓的專業廚師,他從沒想過,比賽會跟自己這個排檔廚師沾邊。

拿到報名表後,老林就開始關心起這個比賽來。這天,他看到電視裡正在播放美食大賽的新聞,新聞裡說,這次比賽請到了多位名家擔任評委,其中最有分量的就是名廚張若虛老先生,他將友情擔任決賽階段的評委。

這位張若虛老先生是本地人,他自小就在飯館裡做學徒,從最低級的洗菜做起,一步一步修成正果,三十年前便已成為了舉世聞名的大廚。可是,在參加過一次本地舉辦的烹飪大賽後,正值事業巔峰的他卻突然辭職,離開了這個城市。

關於他離開的原因眾說紛紜,但從來沒人能夠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答案。大家唯一知道的就是,張老先生從那時起仿佛和這個城市有了隔膜,除了幾次還鄉祭祖,再也沒有回過家鄉,他開的幾家飯店也都是在外地。這次他能回來,可真是極其難得了。

這時,電視螢幕上出現了張老先生的鏡頭,老林一看就跳了起來:這不就是給自己報名表的那位老先生嗎?只聽張老先生對採訪他的記者說,他並無子女,這次回來,是想借著大賽的機緣,在家鄉收一個徒弟,以後繼承自己的家業……

看到這兒,老林激動了,當然,他可沒想過自己能贏得比賽,他激動的是,張若虛這樣的名廚,竟能到自己的排檔上來點一份土豆絲,還鼓勵自己參賽!

本來,老林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報名,這下,沖著張老先生的這份知遇之恩,他怎麼也得參加比賽了。

美食大賽很快拉開了帷幕。第一階段是初賽,選手們分成若干小組,每組二十人,現場準備三道自己的拿手菜,經評委組打分後,得分最高的前兩名晉級。

別看老林幹了多年廚子,可畢竟是不入流的大排檔,參賽那天,他才真正見識了各路高手。有的選手玩兒的是刀工,一尺長的黃瓜硬敢切成兩百片,而且每片之間還連接不斷;一塊拳頭大小的豆腐,轉眼之間就把它雕成了一隻玉兔。

有的選手拼的是食材,和老林同組有一位選手,在一家高檔的西餐廳任職,他提鮮一定要用牛肝菌、竹蓀,調味一定要用上等魚露、鵝肝醬,主菜的牛排一定得是紐西蘭空運來的……結果比賽還沒結束呢,就被主持人送了一個美名“食材哥”。

高手如雲,老林看花了眼,輪到他的時候,原先的一點兒“豪情壯志”早就被吹到爪哇國去了。做什麼菜好呢?老林想了半天,覺得自己平時做的那些菜,哪個都拿不上檯面,他有點想放棄了。

這時,評委們正輪流走過每個參賽者的展位,在吳書明的桌前,評委停留的時間最長。老林雖然看不到他做了什麼菜,但能聽到評委們的讚歎聲。

突然,一個評委說道:“聽說,張若虛老先生回鄉後的第一頓飯,就是吳總廚接待的?”吳書明臉色一變,沒有接話,另一位知道內情的評委笑道:“張老先生回來後的這第一頓飯,可是充滿了傳奇色彩啊!聽說他自己跑去了咱們市的排檔一條街,在大排檔上吃了飯不說,還在那裡發現了一位潛力選手,這位選手……今天應該也來參賽了吧?”

正收拾鍋碗瓢盆打算開溜的老林聽到這話,臉立刻漲得通紅,這時,一個眼尖的評委看到了他桌上的牌子“老林家排檔”,大聲道:“看,不是在那兒嗎?”轉眼間,一大群評委都來到了老林桌前。一個滿頭白髮的評委和氣地問老林:“這位選手,你的參賽菜品是什麼?”

老林紅著臉,結巴了半天,最後只好報出了自己的“絕活”—也就是排檔三大菜:清炒土豆絲,辣炒大腸,煎青魚。他剛說完,場上就響起一片笑聲,幾個評委也有點忍俊不禁,那個白髮的評委微笑著說:“好好,本色就好。”

評委離開後,老林快速地完成了三道菜品,還沒等評委給分,就離開了比賽現場,他知道,自己這回准沒戲了。回家路上,老林暗想:今天見識了真正的高手,就算不能晉級,也不虛此行了。

幾天的比拼下來,比賽的三十強產生了。出乎老林的意料,他居然進入複賽了,雖然在所有選手中排名第三十,剛好是夠格進入複賽的最後一名!

從現在開始,美食大賽的每場比賽都將進行電視轉播。賽制也發生了變化,三十名選手被三人一組分成十組,綜合各評委的給分,每組的前兩名晉級二十強。

複賽定在周日舉行,選手進場後,老林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自己這組的另兩個選手,一個是初賽裡見過的“食材哥”,另一個,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吳書明。

開賽後,主持人介紹了比賽規則:這場比賽準備好了各種食材,既有參、翅、鮑、貝等山珍海味,也有普通的豬牛羊雞鴨鵝,還有一些蔬菜水果等配菜。

選手們根據初賽的成績,依次挑選自己需要的食材。吳書明是複賽中成績最好的,可以第一個挑選。老林本以為他會挑選最名貴的食材,沒想到,吳書明只拿了普通的豬肉;輪到“食材哥”挑選時,還剩了不少材料,食材哥也歡歡喜喜地挑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所有選手都挑完了,終於輪到了成績排在末尾的老林。他走到堆放食材的桌邊一看,心裡立刻“咯噔”一下,暗叫:完了完了!只見桌上空空蕩蕩,唯一剩下的就是幾根長條茄子,連一點葷腥都沒留。老林垂頭喪氣地拿了茄子,回到灶台邊。

選好食材,比賽就正式開始了。老林一時不知如何下手,索性就觀摩起了別人的手藝。只見吳書明做的是抓炒肉片,這道菜看起來稀鬆平常,其實最考驗選手的基本功,特別是對火候的把握。

做這道菜,就看廚師能不能在火候最佳的幾秒鐘裡“抓”肉片下鍋,“溜”好之後又在最關鍵的幾秒鐘裡把它們“滑”進菜盤,只有這樣,做出來的肉片才能外脆裡嫩、滑而不膩。火候過了或者火候不到,肉片或老或生,行家一口便能嘗出來。

俗話說,“沒有金剛鑽,不敢攬瓷器活”,在比賽中好些資深廚師都避免選擇這道菜,以防自己一時緊張,錯過火候失了手,吳書明一上來便主動選擇這道菜,自信心可想而知。

老林再看“食材哥”,他做的是一道創新菜,選了高檔食材石斑魚和草原羊肉,把羊肉塞進魚肚子後再進行烤制,顯然,是取一個“鮮”字的寓意。

看了同組兩位選手的表現,老林是徹底輕鬆上陣了,和這些高手比拼,自己哪還有勝算?他來到鍋灶旁,三兩下將茄子切好,要下鍋時,他卻猶豫了。

他本想做一道傳統的風味茄子,可一想到這很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站在這個賽場上,做一道毫無新意的菜肴就下場,實在有點不甘心。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了“排檔三大菜”裡的“煎青魚”,自己何不素菜葷做,改良出一道“煎茄子”?想到此,老林突然興奮起來,他略施刀工,把茄子加工成了長條的青魚形狀,然後把魚香茄子和煎青魚的做法結合起來,很快,一盤煎茄子便上了桌。

比賽結束,評委打分,吳書明的手抓肉9.9分,老林的煎茄子8.5分,而食材哥的“魚羊為鮮”竟然只有4.5分。

老林傻眼了,自己淘汰了食材哥?人家菜做得不錯呀,自己哪裡比人家強了呢?事後聽了評委的分析,老林才恍然大悟,“魚羊為鮮”這道菜,因為魚肉和羊肉的食材特性大不一樣,同樣的烤制時間,魚肉焦而羊肉生,再加上這兩者口感差別太大,入口一嚼,味道難以融合到一起,實在是一大敗筆。

反倒是老林的“煎茄子”,用料恰到好處,創意和口味兼具。評點到最後,一位評委對老林說:“其實,初賽的時候我們就注意到你了。

聽說大排檔菜裡有一道煎青魚,今天你能夠做出這樣的創新,將劣勢轉化為優勢,確實難得!”老林聽後心裡美滋滋的,原來自己也有獨到之處啊!

分數出來後,主持人當場就宣佈了複賽結果,老林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發生了,他這個大排檔廚師,竟然進入了決賽!

這樣一來,老林的名氣可算是打出去了,一時間,他的大排檔上人氣爆棚,幾乎每桌都會點上一份“煎茄子”,把老林樂開了花。

可是,還有一件事他一直放心不下:人家大賽組委會的人告訴他,接下來的決賽將分兩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要求選手兩兩之間進行絕活比拼,一招定勝負。他老林有什麼“絕活”,能夠拿到這種大賽的現場去展示呢?

決賽那天終於到了,比賽現場座無虛席,一個個本地名廚在徒弟、助手的簇擁下走上了賽場。只有老林,拎著一隻小包就上場了—本場比賽所有食材均由主辦方提供,本人無需準備。

第一階段,絕活大比拼,老林的對手是決賽選手中唯一的白案廚師,專做麵食的。他的絕活就是能將麵條拉到極致,一個繡花針孔裡能穿過五根麵條。

見面條一根根從針孔裡穿過,別說下麵的觀眾,連老林都看呆了。輪到老林時,只見他從小包裡拿出一塊黑布,對主持人說:“我也沒什麼拿手的本領,就是做了這些年廚子,舌頭練出來了。

我現在蒙上眼睛,你們現場有啥菜品,只要讓我嘗一口,主料是啥,配料是啥,我都能分出來。”

他這句話一說完,底下的觀眾“轟”的一聲笑了起來,這叫啥本事?連三歲娃娃都知道辣椒辣,花椒麻,白糖甜,杏子酸,還用得著他來嘗嗎?

倒是台前的幾位評委考慮得更加專業,一位戴眼鏡的美食家善意地提醒老林:“同樣是酸,杏子酸和檸檬酸混在一起,一個味道重些,一個味道輕些,你能保證百分之百地嘗出來?好好考慮考慮,換一個吧。”

“不用!”老林幾步走到賽場中央,“要是大家不信,那就請這位拉麵師傅給我出題,咱們當場比試比試!”

見老林這麼有自信,拉麵師傅的好奇心也上來了,很快,他就做好了一道豆腐湯。為了混淆老林的味覺,他往湯裡扔進了一些雜七雜八的配料,像什麼蔥薑、蒜末,甚至還有蘿蔔纓子。

拉麵師傅剛要把湯端給老林,這時,另一組的一位決賽選手突然舉手說道:“主持人,既然是比賽絕活,就應該加強難度,我可以再往湯里加一樣東西嗎?”

老林一下就聽出來了,這是吳書明的聲音。他頓時緊張起來,吳書明要往湯里加什麼呢?主持人和評委商量後,同意了吳書明的提議,很快,豆腐湯被端到了老林的面前。

他嘗了一口,分辨著各種不同的滋味,慢慢說道:“嗯,這道菜是豆腐湯,除了主料豆腐、蘑菇,調料有高湯、花椒,蔥薑,蒜末,還有、還有蘿蔔纓子……”

觀眾們見老林連對手隨意灑入湯裡的蘿蔔纓子也嘗了出來,不禁響起一陣掌聲。老林聽到掌聲,頓時松了口氣,看來剛才吳書明加進湯裡的就是蘿蔔纓子了。

他剛要宣佈嘗味完畢,突然感到舌尖上隱隱回味出一股奇特的香味。老林趕緊又舀了一勺湯,細細咂摸,這股香味是他以前從沒嘗過的,像茴香,卻沒茴香辛辣,像薄荷,又比薄荷溫和,這到底是什麼呢?

老林結結巴巴地說:“還、還有……湯裡還有一種東西,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可我能描述它的味道。”

聽完老林的描述,一個評委笑了,說:“你最後說的這樣調料,是羅勒葉吧?”老林摘下蒙眼布,傻愣愣地問:“啥,羅啥葉?”

評委舀起一勺湯,指著湯裡幾片綠色的葉子,說:“這就是羅勒,是西餐裡常用的一種香料,效果嘛,就和我們用茴香差不多。你沒接觸過西餐,難怪不認識。”

評分時,評委們發生了分歧,一個評委說:“老林雖然品出了所有調料的味道,可他連羅勒也不認識,對廚師來說,不是一種缺陷嗎?”正在難以抉擇之際,突然,觀眾席上響起一陣騷動,老林回頭一看,原來,張若虛老先生現身了。

張老先生走到評委席上,拿起話筒,說:“我本該是下一環節的評委,但比賽實在太精彩了,我忍不住出場說兩句。

老林不認識羅勒,是一種局限,但他能把一種從沒見過的調料品出來,還把味道描繪得如此到位,這不正是廚師最寶貴的天賦嗎?”

張老先生說完,觀眾席裡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原來,拉麵師傅的絕活,好多觀眾都在電視上看過,倒是老林的絕活特別新鮮。

再加上有些觀眾也不認識羅勒,看的時候就特別有共鳴,很有一點觀賞“達人秀”的意思——咱老百姓當中、大排檔廚子裡,還有這種猛人呢!

最後,張老先生的意見在評委中占了主流,老林再次晉級了。

最後勝出的十名廚師—除了老林,其他都是響噹噹的名廚—再一次來到了灶台前,最後的衝刺開始了。

主持人宣讀了最後一場比賽的要求:每位選手用主辦方提供的相同的食材,自由搭配,做出一道自己最拿手的菜肴,由張若虛老先生評判,一戰定江山。

正式比賽前,選手們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趁著這個機會,老林走到吳書明跟前,誠懇地說:“剛才湯裡的羅勒是您最後加上的吧?這次比賽我真是大開眼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走到決賽這個階段。”

吳書明冷冷地看了老林一眼,說:“我也不敢相信,自己會和你這個大排檔廚師一起參加決賽。”

老林滿懷善意,被這句話一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了。吳書明接著低聲說:“你以為自己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初賽時,要不是張若虛特意向評委推薦你,就憑你那排檔三大菜,能進入複賽?

複賽時,食材哥馬失前蹄,你誤打誤撞做了煎茄子,這才僥倖晉級。至於剛才嘛,羅勒是我加的,我就是想讓大家看一看,你這個排檔廚子只認識一些最粗賤的食料,要不是張若虛出來力挺你,你以為自己能走到這步?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關係,我看多半是張老年紀大了,腦子也糊塗了。雖然最後一場比賽他有決定權,但如果他的評判理由說不過去,全市的電視觀眾都不會答應的,你的好運氣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吳書明說完,休息時間也就到了,老林眼看著吳書明頭也不回地上場,原先的良好感覺一下全沒了,心裡只剩下一個疑問:自己真的是因為張若虛老糊塗了,才僥倖進入決賽的嗎?

此時,兩位工作人員推著一輛蓋著帆布的小車走上了賽場,小車裡就是最後一戰的食材吧?裡面會是什麼呢,瑤柱、海參、燕窩?

看這輛小車的裝潢如此華麗,難不成裡面竟是駝峰熊掌?選手們躍躍欲試,都睜大眼睛盯著小車。老林卻還沉浸在剛才的對話中,垂頭喪氣地打不起精神。

帆布揭開了,觀眾和選手看到主辦方提供的食材,不由一齊發出“喲”的一聲,原來,那小車上整整齊齊地擺滿了土豆!

隨後主持人走上賽場,進行了解釋:大賽主辦方本來已經給各位選手準備好了貴重的食材,誰知,就在比賽開始前,張若虛老先生要求主辦方向選手們提供他親自帶來的食材:一包土豆,不然他就不擔任這場比賽的評委。主辦方無奈之下,只好按張老先生的要求行事,於是就發生了大家剛才看到的一幕。

主持人的話音剛落,張若虛老先生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諸位,這道菜的主料,就用我帶來的土豆,其他配料嘛,你們隨便用,我沒有限制。”

一個個拳頭大小的土豆發到了選手的桌子上,短暫思索過後,大家開始忙碌起來,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老林。他垂頭喪氣地做著前期準備,打算隨便做一道炒土豆絲之類的排檔菜,可是,他正給土豆切絲時,忽然愣住了。

他放下菜刀,拿起一把已經切好的土豆絲在鼻子邊使勁地聞著,然後,又意猶未盡地把一條條土豆絲塞進嘴裡,那種貪婪的樣子,好像在咀嚼什麼山珍海味。

旁邊的選手們已經準備收工了,老林這時才如夢初醒,他飛快地清洗了一下剩下的幾枚土豆,然後“撲通撲通”地把它們扔進盛滿清水的大鍋裡,開火“咕嘟咕嘟”燉了起來。等到其他選手紛紛交卷的時候,他這邊的土豆剛好煮熟。

老林這是要棄權了嗎?台下觀眾議論紛紛。評委組見狀,在品嘗時也就沒有考慮老林的“菜品”,只對其他選手進行了打分。最後,吳書明的“五鼠鬧春”得分最高。

這五鼠鬧春,是把五枚土豆用刀工刻成老鼠的模樣,然後在它們身上分別塗上調製好的蜂蜜、辣醬、藍莓醬、苦瓜醬和鹽水,然後放入烤箱內烤制,出爐後,五鼠分呈黃、紅、藍、綠、白五色,顯甜、辣、酸、苦、鹹五味。

然後,再用高東加菠菜汁勾濃芡,在託盤上畫出碧草、綠樹、藤蘿等一番春天的景象,最後把五鼠放置其中,果然是春意盎然,栩栩如生。

吳書明準備接受比賽獎牌的時候,一直在旁邊不發一言的張若虛老先生忽然開口了:“還有一位選手沒打分呢,老林,你這道菜是怎麼想的呢?”

觀眾們“轟”的一聲笑了起來,老林做的哪是菜呀,四個煮熟的土豆擺在菜盤裡,這不是鬧著玩兒嗎?

老林的目光掃過全場,隨後說道:“我也知道大家為啥笑,可是,容我說兩句。”

“說實話,我這做了幾年排檔菜,要說伺候土豆,我只會一道,炒土豆絲。今天,我本來也只能做這道菜,可是切菜的時候,我發現這土豆和我以前用的不一樣。”

“不一樣?”主持人露出一臉誇張的表情,他走到餐桌前,拿起一枚土豆,左看右看,轉過頭問道,“不一樣嗎?我看不出來。”

“真的不一樣。”老林看上去都有點急了,“真的,這些土豆,有土豆味兒!”

“嘩……”觀眾們又一次笑出聲來,土豆沒有土豆味兒,那成什麼了?

老林卻沒有被笑聲影響,接著說道:“小時候家裡窮,我老林就是吃土豆長大的,這個東西,小時候我娘天天煮給我吃,這味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可是後來,這東西的味道越來越淡了,不光是土豆,啥菜都是這樣。我們平時做排檔菜用的材料,都是從菜市場批發來的,那些東西,每買回一批我都要親口嘗嘗,白菜、蘿蔔、土豆……我嘗了一批又一批,再也沒有嘗到小時候的味道。

我問人家這是為啥,他們說,如今的菜,自打種子入地到採摘上桌,都離不了化肥、農藥、催熟劑,所以慢慢就沒味兒了。可等這些東西進了廚房,咱們又開始拼命往裡面加料,大料、味精,放得那叫一個歡。

我就一直在琢磨,菜味兒已經淡了,再放這些東西進去,到底要讓顧客吃啥?所以,我平時做菜放料都是點到為止,萬萬不敢過火。”

“今天張老給的這些土豆,一開始我也沒覺得啥,可是切著切著,我就聞見味兒了,就是小時候吃過的那種味道,快二十年沒嘗過了吧。吃上一口,我就會想起小時候,想起我娘。這麼好的土豆,它壓根兒就不用放啥調料,白水煮來吃最香,從小時候一直香到現在!”

老林說完,全場一片寂靜。好一會兒,幾位評委走上了賽場,拿起老林的白水煮土豆嘗了起來。一嘗之下,這土豆果然與眾不同。大家不約而同地轉頭去看張若虛,只見他微微一笑,說:“我也給大家講個故事吧。”

“我自小學廚,不滿三十歲,各種冠軍已經拿了幾十個,我也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後來,咱們這裡舉行廚藝比賽,我參賽了,決賽的對手是一個工廠食堂的廚師。

當時我就想,這冠軍還有旁人嗎?指定是咱的呀。比賽題目就是土豆菜,吳總廚的這道五鼠鬧春,其實是那一次我為了比賽專門新創的。

“那位廚師做的是清炒土豆片,評判的時候,評委們甚至對那道菜嘗都沒有嘗一口,他們 都被那道五鼠鬧春吸引住了。頒獎結束後,我還自以為是地走過去,想安慰一下那個對手,可是,嘗了一口他的清炒土豆片,我當場就呆住了。

“那才是真正的味道啊,油、鹽、蔥花、土豆,平平常常的四樣東西,可是經他的手,菜的真味出來了!他告訴我,在工廠食堂裡沒啥高檔貨,一年到頭就是土豆白菜,所以做菜時他格外上心,一心一意,就是要讓每一種菜肴都能‘有味兒’。

“我知道自己其實是輸了,那道五鼠鬧春說白了就是一個花架子,跟這道清炒土豆片比起來,根本算不了什麼。

有一陣子我甚至覺得自己這幾十年都白學了,讓每一道菜都能真正的‘有味兒’,這才是我們廚師最最核心的東西,可是這些年我一直在學些什麼呢?

這些天看你們這些大廚做菜,動不動就用高湯鮮料,這和排檔菜用重油、放重料本質上有什麼區別嗎?當年,我曾想跑過去告訴評委,讓他們親口嘗一嘗那道菜,重新評判一次,可是虛榮心攔住了我,到底沒有走出那一步。

從那以後,我心裡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對自己說:你輸了,你其實什麼都不懂,根本不配那個冠軍。

“儘管沒人知道這件事,我還是感到沒臉在這裡繼續生活下去, 所以我離開了。三十多年了,我一直都忘不了那天的事。這次我回來,一是想借比賽告訴大家這件事,它困擾我太久了,只有說出來才會安心。

另外,我還想找到一個真正懂得‘有味兒’的人,收他做我的關門弟子,把我這些年思考的東西一一告訴他,沒想到,今天真的找到了。”

說到這裡,張若虛走到老林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說:“你說的沒錯,這些土豆是我自己在鄉下種的,沒有用農藥,也沒有用化肥,大概就是三十多年前的那個味道吧?

其他選手看到這些土豆的第一眼,就是去造型,去調味,只有老林一個人,注意到了土豆本身的味道……”

聽完張若虛的話,大家紛紛陷入了沉思。半小時後,比賽結果要揭曉了。這時,主持人突然匆匆上場,對觀眾和評委們說道:“剛才,老林對我說,聽了張若虛老先生的話,他感到自己要學的還很多,他決定退出這場比賽,和張老先生一起去他的種植基地看看,將來,一定要做出更多讓老百姓吃了放心、有味的菜。現在,他和張老先生已經離開賽場了……”

評委們聞言不由面面相覷,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觀眾席上靜默良久,突然,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在賽場上回蕩,經久不息…… 作者董雷

這可是個人物呀!

這時,只見吳書明尷尬地捧著土豆絲,勉強嘗了兩口,敷衍地說:“不錯不錯。”

“不錯?”老先生看了一眼老林,說,“我看,這水準,夠報名參加比賽了!” 說著,他從懷裡掏出一張報名表遞給老林,再三叮囑老林一定要去報名。

老林接過報名表,只覺得一頭霧水:參加什麼比賽?這老先生又是什麼來歷,連吳書明都對他恭恭敬敬的?老林正想著,一轉頭,突然看到吳書明鐵青著臉,投向自己的目光裡充滿了不屑。

這天收攤後,老林仔仔細細地看了老先生留給自己的報名表,原來,老先生說的比賽,就是最近本市鬧得風風火火的第一屆“風味杯美食大賽”。

老林之前也聽說過,報名參加這個比賽的,大多是飯店酒樓的專業廚師,他從沒想過,比賽會跟自己這個排檔廚師沾邊。

拿到報名表後,老林就開始關心起這個比賽來。這天,他看到電視裡正在播放美食大賽的新聞,新聞裡說,這次比賽請到了多位名家擔任評委,其中最有分量的就是名廚張若虛老先生,他將友情擔任決賽階段的評委。

這位張若虛老先生是本地人,他自小就在飯館裡做學徒,從最低級的洗菜做起,一步一步修成正果,三十年前便已成為了舉世聞名的大廚。可是,在參加過一次本地舉辦的烹飪大賽後,正值事業巔峰的他卻突然辭職,離開了這個城市。

關於他離開的原因眾說紛紜,但從來沒人能夠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答案。大家唯一知道的就是,張老先生從那時起仿佛和這個城市有了隔膜,除了幾次還鄉祭祖,再也沒有回過家鄉,他開的幾家飯店也都是在外地。這次他能回來,可真是極其難得了。

這時,電視螢幕上出現了張老先生的鏡頭,老林一看就跳了起來:這不就是給自己報名表的那位老先生嗎?只聽張老先生對採訪他的記者說,他並無子女,這次回來,是想借著大賽的機緣,在家鄉收一個徒弟,以後繼承自己的家業……

看到這兒,老林激動了,當然,他可沒想過自己能贏得比賽,他激動的是,張若虛這樣的名廚,竟能到自己的排檔上來點一份土豆絲,還鼓勵自己參賽!

本來,老林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報名,這下,沖著張老先生的這份知遇之恩,他怎麼也得參加比賽了。

美食大賽很快拉開了帷幕。第一階段是初賽,選手們分成若干小組,每組二十人,現場準備三道自己的拿手菜,經評委組打分後,得分最高的前兩名晉級。

別看老林幹了多年廚子,可畢竟是不入流的大排檔,參賽那天,他才真正見識了各路高手。有的選手玩兒的是刀工,一尺長的黃瓜硬敢切成兩百片,而且每片之間還連接不斷;一塊拳頭大小的豆腐,轉眼之間就把它雕成了一隻玉兔。

有的選手拼的是食材,和老林同組有一位選手,在一家高檔的西餐廳任職,他提鮮一定要用牛肝菌、竹蓀,調味一定要用上等魚露、鵝肝醬,主菜的牛排一定得是紐西蘭空運來的……結果比賽還沒結束呢,就被主持人送了一個美名“食材哥”。

高手如雲,老林看花了眼,輪到他的時候,原先的一點兒“豪情壯志”早就被吹到爪哇國去了。做什麼菜好呢?老林想了半天,覺得自己平時做的那些菜,哪個都拿不上檯面,他有點想放棄了。

這時,評委們正輪流走過每個參賽者的展位,在吳書明的桌前,評委停留的時間最長。老林雖然看不到他做了什麼菜,但能聽到評委們的讚歎聲。

突然,一個評委說道:“聽說,張若虛老先生回鄉後的第一頓飯,就是吳總廚接待的?”吳書明臉色一變,沒有接話,另一位知道內情的評委笑道:“張老先生回來後的這第一頓飯,可是充滿了傳奇色彩啊!聽說他自己跑去了咱們市的排檔一條街,在大排檔上吃了飯不說,還在那裡發現了一位潛力選手,這位選手……今天應該也來參賽了吧?”

正收拾鍋碗瓢盆打算開溜的老林聽到這話,臉立刻漲得通紅,這時,一個眼尖的評委看到了他桌上的牌子“老林家排檔”,大聲道:“看,不是在那兒嗎?”轉眼間,一大群評委都來到了老林桌前。一個滿頭白髮的評委和氣地問老林:“這位選手,你的參賽菜品是什麼?”

老林紅著臉,結巴了半天,最後只好報出了自己的“絕活”—也就是排檔三大菜:清炒土豆絲,辣炒大腸,煎青魚。他剛說完,場上就響起一片笑聲,幾個評委也有點忍俊不禁,那個白髮的評委微笑著說:“好好,本色就好。”

評委離開後,老林快速地完成了三道菜品,還沒等評委給分,就離開了比賽現場,他知道,自己這回准沒戲了。回家路上,老林暗想:今天見識了真正的高手,就算不能晉級,也不虛此行了。

幾天的比拼下來,比賽的三十強產生了。出乎老林的意料,他居然進入複賽了,雖然在所有選手中排名第三十,剛好是夠格進入複賽的最後一名!

從現在開始,美食大賽的每場比賽都將進行電視轉播。賽制也發生了變化,三十名選手被三人一組分成十組,綜合各評委的給分,每組的前兩名晉級二十強。

複賽定在周日舉行,選手進場後,老林一看,頓時倒抽了一口冷氣:自己這組的另兩個選手,一個是初賽裡見過的“食材哥”,另一個,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吳書明。

開賽後,主持人介紹了比賽規則:這場比賽準備好了各種食材,既有參、翅、鮑、貝等山珍海味,也有普通的豬牛羊雞鴨鵝,還有一些蔬菜水果等配菜。

選手們根據初賽的成績,依次挑選自己需要的食材。吳書明是複賽中成績最好的,可以第一個挑選。老林本以為他會挑選最名貴的食材,沒想到,吳書明只拿了普通的豬肉;輪到“食材哥”挑選時,還剩了不少材料,食材哥也歡歡喜喜地挑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所有選手都挑完了,終於輪到了成績排在末尾的老林。他走到堆放食材的桌邊一看,心裡立刻“咯噔”一下,暗叫:完了完了!只見桌上空空蕩蕩,唯一剩下的就是幾根長條茄子,連一點葷腥都沒留。老林垂頭喪氣地拿了茄子,回到灶台邊。

選好食材,比賽就正式開始了。老林一時不知如何下手,索性就觀摩起了別人的手藝。只見吳書明做的是抓炒肉片,這道菜看起來稀鬆平常,其實最考驗選手的基本功,特別是對火候的把握。

做這道菜,就看廚師能不能在火候最佳的幾秒鐘裡“抓”肉片下鍋,“溜”好之後又在最關鍵的幾秒鐘裡把它們“滑”進菜盤,只有這樣,做出來的肉片才能外脆裡嫩、滑而不膩。火候過了或者火候不到,肉片或老或生,行家一口便能嘗出來。

俗話說,“沒有金剛鑽,不敢攬瓷器活”,在比賽中好些資深廚師都避免選擇這道菜,以防自己一時緊張,錯過火候失了手,吳書明一上來便主動選擇這道菜,自信心可想而知。

老林再看“食材哥”,他做的是一道創新菜,選了高檔食材石斑魚和草原羊肉,把羊肉塞進魚肚子後再進行烤制,顯然,是取一個“鮮”字的寓意。

看了同組兩位選手的表現,老林是徹底輕鬆上陣了,和這些高手比拼,自己哪還有勝算?他來到鍋灶旁,三兩下將茄子切好,要下鍋時,他卻猶豫了。

他本想做一道傳統的風味茄子,可一想到這很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站在這個賽場上,做一道毫無新意的菜肴就下場,實在有點不甘心。

突然,他靈機一動,想到了“排檔三大菜”裡的“煎青魚”,自己何不素菜葷做,改良出一道“煎茄子”?想到此,老林突然興奮起來,他略施刀工,把茄子加工成了長條的青魚形狀,然後把魚香茄子和煎青魚的做法結合起來,很快,一盤煎茄子便上了桌。

比賽結束,評委打分,吳書明的手抓肉9.9分,老林的煎茄子8.5分,而食材哥的“魚羊為鮮”竟然只有4.5分。

老林傻眼了,自己淘汰了食材哥?人家菜做得不錯呀,自己哪裡比人家強了呢?事後聽了評委的分析,老林才恍然大悟,“魚羊為鮮”這道菜,因為魚肉和羊肉的食材特性大不一樣,同樣的烤制時間,魚肉焦而羊肉生,再加上這兩者口感差別太大,入口一嚼,味道難以融合到一起,實在是一大敗筆。

反倒是老林的“煎茄子”,用料恰到好處,創意和口味兼具。評點到最後,一位評委對老林說:“其實,初賽的時候我們就注意到你了。

聽說大排檔菜裡有一道煎青魚,今天你能夠做出這樣的創新,將劣勢轉化為優勢,確實難得!”老林聽後心裡美滋滋的,原來自己也有獨到之處啊!

分數出來後,主持人當場就宣佈了複賽結果,老林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發生了,他這個大排檔廚師,竟然進入了決賽!

這樣一來,老林的名氣可算是打出去了,一時間,他的大排檔上人氣爆棚,幾乎每桌都會點上一份“煎茄子”,把老林樂開了花。

可是,還有一件事他一直放心不下:人家大賽組委會的人告訴他,接下來的決賽將分兩個階段進行,第一階段要求選手兩兩之間進行絕活比拼,一招定勝負。他老林有什麼“絕活”,能夠拿到這種大賽的現場去展示呢?

決賽那天終於到了,比賽現場座無虛席,一個個本地名廚在徒弟、助手的簇擁下走上了賽場。只有老林,拎著一隻小包就上場了—本場比賽所有食材均由主辦方提供,本人無需準備。

第一階段,絕活大比拼,老林的對手是決賽選手中唯一的白案廚師,專做麵食的。他的絕活就是能將麵條拉到極致,一個繡花針孔裡能穿過五根麵條。

見面條一根根從針孔裡穿過,別說下麵的觀眾,連老林都看呆了。輪到老林時,只見他從小包裡拿出一塊黑布,對主持人說:“我也沒什麼拿手的本領,就是做了這些年廚子,舌頭練出來了。

我現在蒙上眼睛,你們現場有啥菜品,只要讓我嘗一口,主料是啥,配料是啥,我都能分出來。”

他這句話一說完,底下的觀眾“轟”的一聲笑了起來,這叫啥本事?連三歲娃娃都知道辣椒辣,花椒麻,白糖甜,杏子酸,還用得著他來嘗嗎?

倒是台前的幾位評委考慮得更加專業,一位戴眼鏡的美食家善意地提醒老林:“同樣是酸,杏子酸和檸檬酸混在一起,一個味道重些,一個味道輕些,你能保證百分之百地嘗出來?好好考慮考慮,換一個吧。”

“不用!”老林幾步走到賽場中央,“要是大家不信,那就請這位拉麵師傅給我出題,咱們當場比試比試!”

見老林這麼有自信,拉麵師傅的好奇心也上來了,很快,他就做好了一道豆腐湯。為了混淆老林的味覺,他往湯裡扔進了一些雜七雜八的配料,像什麼蔥薑、蒜末,甚至還有蘿蔔纓子。

拉麵師傅剛要把湯端給老林,這時,另一組的一位決賽選手突然舉手說道:“主持人,既然是比賽絕活,就應該加強難度,我可以再往湯里加一樣東西嗎?”

老林一下就聽出來了,這是吳書明的聲音。他頓時緊張起來,吳書明要往湯里加什麼呢?主持人和評委商量後,同意了吳書明的提議,很快,豆腐湯被端到了老林的面前。

他嘗了一口,分辨著各種不同的滋味,慢慢說道:“嗯,這道菜是豆腐湯,除了主料豆腐、蘑菇,調料有高湯、花椒,蔥薑,蒜末,還有、還有蘿蔔纓子……”

觀眾們見老林連對手隨意灑入湯裡的蘿蔔纓子也嘗了出來,不禁響起一陣掌聲。老林聽到掌聲,頓時松了口氣,看來剛才吳書明加進湯裡的就是蘿蔔纓子了。

他剛要宣佈嘗味完畢,突然感到舌尖上隱隱回味出一股奇特的香味。老林趕緊又舀了一勺湯,細細咂摸,這股香味是他以前從沒嘗過的,像茴香,卻沒茴香辛辣,像薄荷,又比薄荷溫和,這到底是什麼呢?

老林結結巴巴地說:“還、還有……湯裡還有一種東西,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可我能描述它的味道。”

聽完老林的描述,一個評委笑了,說:“你最後說的這樣調料,是羅勒葉吧?”老林摘下蒙眼布,傻愣愣地問:“啥,羅啥葉?”

評委舀起一勺湯,指著湯裡幾片綠色的葉子,說:“這就是羅勒,是西餐裡常用的一種香料,效果嘛,就和我們用茴香差不多。你沒接觸過西餐,難怪不認識。”

評分時,評委們發生了分歧,一個評委說:“老林雖然品出了所有調料的味道,可他連羅勒也不認識,對廚師來說,不是一種缺陷嗎?”正在難以抉擇之際,突然,觀眾席上響起一陣騷動,老林回頭一看,原來,張若虛老先生現身了。

張老先生走到評委席上,拿起話筒,說:“我本該是下一環節的評委,但比賽實在太精彩了,我忍不住出場說兩句。

老林不認識羅勒,是一種局限,但他能把一種從沒見過的調料品出來,還把味道描繪得如此到位,這不正是廚師最寶貴的天賦嗎?”

張老先生說完,觀眾席裡頓時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原來,拉麵師傅的絕活,好多觀眾都在電視上看過,倒是老林的絕活特別新鮮。

再加上有些觀眾也不認識羅勒,看的時候就特別有共鳴,很有一點觀賞“達人秀”的意思——咱老百姓當中、大排檔廚子裡,還有這種猛人呢!

最後,張老先生的意見在評委中占了主流,老林再次晉級了。

最後勝出的十名廚師—除了老林,其他都是響噹噹的名廚—再一次來到了灶台前,最後的衝刺開始了。

主持人宣讀了最後一場比賽的要求:每位選手用主辦方提供的相同的食材,自由搭配,做出一道自己最拿手的菜肴,由張若虛老先生評判,一戰定江山。

正式比賽前,選手們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趁著這個機會,老林走到吳書明跟前,誠懇地說:“剛才湯裡的羅勒是您最後加上的吧?這次比賽我真是大開眼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走到決賽這個階段。”

吳書明冷冷地看了老林一眼,說:“我也不敢相信,自己會和你這個大排檔廚師一起參加決賽。”

老林滿懷善意,被這句話一嗆,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好了。吳書明接著低聲說:“你以為自己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初賽時,要不是張若虛特意向評委推薦你,就憑你那排檔三大菜,能進入複賽?

複賽時,食材哥馬失前蹄,你誤打誤撞做了煎茄子,這才僥倖晉級。至於剛才嘛,羅勒是我加的,我就是想讓大家看一看,你這個排檔廚子只認識一些最粗賤的食料,要不是張若虛出來力挺你,你以為自己能走到這步?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關係,我看多半是張老年紀大了,腦子也糊塗了。雖然最後一場比賽他有決定權,但如果他的評判理由說不過去,全市的電視觀眾都不會答應的,你的好運氣也只能到此為止了。”

吳書明說完,休息時間也就到了,老林眼看著吳書明頭也不回地上場,原先的良好感覺一下全沒了,心裡只剩下一個疑問:自己真的是因為張若虛老糊塗了,才僥倖進入決賽的嗎?

此時,兩位工作人員推著一輛蓋著帆布的小車走上了賽場,小車裡就是最後一戰的食材吧?裡面會是什麼呢,瑤柱、海參、燕窩?

看這輛小車的裝潢如此華麗,難不成裡面竟是駝峰熊掌?選手們躍躍欲試,都睜大眼睛盯著小車。老林卻還沉浸在剛才的對話中,垂頭喪氣地打不起精神。

帆布揭開了,觀眾和選手看到主辦方提供的食材,不由一齊發出“喲”的一聲,原來,那小車上整整齊齊地擺滿了土豆!

隨後主持人走上賽場,進行了解釋:大賽主辦方本來已經給各位選手準備好了貴重的食材,誰知,就在比賽開始前,張若虛老先生要求主辦方向選手們提供他親自帶來的食材:一包土豆,不然他就不擔任這場比賽的評委。主辦方無奈之下,只好按張老先生的要求行事,於是就發生了大家剛才看到的一幕。

主持人的話音剛落,張若虛老先生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諸位,這道菜的主料,就用我帶來的土豆,其他配料嘛,你們隨便用,我沒有限制。”

一個個拳頭大小的土豆發到了選手的桌子上,短暫思索過後,大家開始忙碌起來,只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老林。他垂頭喪氣地做著前期準備,打算隨便做一道炒土豆絲之類的排檔菜,可是,他正給土豆切絲時,忽然愣住了。

他放下菜刀,拿起一把已經切好的土豆絲在鼻子邊使勁地聞著,然後,又意猶未盡地把一條條土豆絲塞進嘴裡,那種貪婪的樣子,好像在咀嚼什麼山珍海味。

旁邊的選手們已經準備收工了,老林這時才如夢初醒,他飛快地清洗了一下剩下的幾枚土豆,然後“撲通撲通”地把它們扔進盛滿清水的大鍋裡,開火“咕嘟咕嘟”燉了起來。等到其他選手紛紛交卷的時候,他這邊的土豆剛好煮熟。

老林這是要棄權了嗎?台下觀眾議論紛紛。評委組見狀,在品嘗時也就沒有考慮老林的“菜品”,只對其他選手進行了打分。最後,吳書明的“五鼠鬧春”得分最高。

這五鼠鬧春,是把五枚土豆用刀工刻成老鼠的模樣,然後在它們身上分別塗上調製好的蜂蜜、辣醬、藍莓醬、苦瓜醬和鹽水,然後放入烤箱內烤制,出爐後,五鼠分呈黃、紅、藍、綠、白五色,顯甜、辣、酸、苦、鹹五味。

然後,再用高東加菠菜汁勾濃芡,在託盤上畫出碧草、綠樹、藤蘿等一番春天的景象,最後把五鼠放置其中,果然是春意盎然,栩栩如生。

吳書明準備接受比賽獎牌的時候,一直在旁邊不發一言的張若虛老先生忽然開口了:“還有一位選手沒打分呢,老林,你這道菜是怎麼想的呢?”

觀眾們“轟”的一聲笑了起來,老林做的哪是菜呀,四個煮熟的土豆擺在菜盤裡,這不是鬧著玩兒嗎?

老林的目光掃過全場,隨後說道:“我也知道大家為啥笑,可是,容我說兩句。”

“說實話,我這做了幾年排檔菜,要說伺候土豆,我只會一道,炒土豆絲。今天,我本來也只能做這道菜,可是切菜的時候,我發現這土豆和我以前用的不一樣。”

“不一樣?”主持人露出一臉誇張的表情,他走到餐桌前,拿起一枚土豆,左看右看,轉過頭問道,“不一樣嗎?我看不出來。”

“真的不一樣。”老林看上去都有點急了,“真的,這些土豆,有土豆味兒!”

“嘩……”觀眾們又一次笑出聲來,土豆沒有土豆味兒,那成什麼了?

老林卻沒有被笑聲影響,接著說道:“小時候家裡窮,我老林就是吃土豆長大的,這個東西,小時候我娘天天煮給我吃,這味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可是後來,這東西的味道越來越淡了,不光是土豆,啥菜都是這樣。我們平時做排檔菜用的材料,都是從菜市場批發來的,那些東西,每買回一批我都要親口嘗嘗,白菜、蘿蔔、土豆……我嘗了一批又一批,再也沒有嘗到小時候的味道。

我問人家這是為啥,他們說,如今的菜,自打種子入地到採摘上桌,都離不了化肥、農藥、催熟劑,所以慢慢就沒味兒了。可等這些東西進了廚房,咱們又開始拼命往裡面加料,大料、味精,放得那叫一個歡。

我就一直在琢磨,菜味兒已經淡了,再放這些東西進去,到底要讓顧客吃啥?所以,我平時做菜放料都是點到為止,萬萬不敢過火。”

“今天張老給的這些土豆,一開始我也沒覺得啥,可是切著切著,我就聞見味兒了,就是小時候吃過的那種味道,快二十年沒嘗過了吧。吃上一口,我就會想起小時候,想起我娘。這麼好的土豆,它壓根兒就不用放啥調料,白水煮來吃最香,從小時候一直香到現在!”

老林說完,全場一片寂靜。好一會兒,幾位評委走上了賽場,拿起老林的白水煮土豆嘗了起來。一嘗之下,這土豆果然與眾不同。大家不約而同地轉頭去看張若虛,只見他微微一笑,說:“我也給大家講個故事吧。”

“我自小學廚,不滿三十歲,各種冠軍已經拿了幾十個,我也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後來,咱們這裡舉行廚藝比賽,我參賽了,決賽的對手是一個工廠食堂的廚師。

當時我就想,這冠軍還有旁人嗎?指定是咱的呀。比賽題目就是土豆菜,吳總廚的這道五鼠鬧春,其實是那一次我為了比賽專門新創的。

“那位廚師做的是清炒土豆片,評判的時候,評委們甚至對那道菜嘗都沒有嘗一口,他們 都被那道五鼠鬧春吸引住了。頒獎結束後,我還自以為是地走過去,想安慰一下那個對手,可是,嘗了一口他的清炒土豆片,我當場就呆住了。

“那才是真正的味道啊,油、鹽、蔥花、土豆,平平常常的四樣東西,可是經他的手,菜的真味出來了!他告訴我,在工廠食堂裡沒啥高檔貨,一年到頭就是土豆白菜,所以做菜時他格外上心,一心一意,就是要讓每一種菜肴都能‘有味兒’。

“我知道自己其實是輸了,那道五鼠鬧春說白了就是一個花架子,跟這道清炒土豆片比起來,根本算不了什麼。

有一陣子我甚至覺得自己這幾十年都白學了,讓每一道菜都能真正的‘有味兒’,這才是我們廚師最最核心的東西,可是這些年我一直在學些什麼呢?

這些天看你們這些大廚做菜,動不動就用高湯鮮料,這和排檔菜用重油、放重料本質上有什麼區別嗎?當年,我曾想跑過去告訴評委,讓他們親口嘗一嘗那道菜,重新評判一次,可是虛榮心攔住了我,到底沒有走出那一步。

從那以後,我心裡一直有一個聲音在對自己說:你輸了,你其實什麼都不懂,根本不配那個冠軍。

“儘管沒人知道這件事,我還是感到沒臉在這裡繼續生活下去, 所以我離開了。三十多年了,我一直都忘不了那天的事。這次我回來,一是想借比賽告訴大家這件事,它困擾我太久了,只有說出來才會安心。

另外,我還想找到一個真正懂得‘有味兒’的人,收他做我的關門弟子,把我這些年思考的東西一一告訴他,沒想到,今天真的找到了。”

說到這裡,張若虛走到老林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說:“你說的沒錯,這些土豆是我自己在鄉下種的,沒有用農藥,也沒有用化肥,大概就是三十多年前的那個味道吧?

其他選手看到這些土豆的第一眼,就是去造型,去調味,只有老林一個人,注意到了土豆本身的味道……”

聽完張若虛的話,大家紛紛陷入了沉思。半小時後,比賽結果要揭曉了。這時,主持人突然匆匆上場,對觀眾和評委們說道:“剛才,老林對我說,聽了張若虛老先生的話,他感到自己要學的還很多,他決定退出這場比賽,和張老先生一起去他的種植基地看看,將來,一定要做出更多讓老百姓吃了放心、有味的菜。現在,他和張老先生已經離開賽場了……”

評委們聞言不由面面相覷,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觀眾席上靜默良久,突然,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在賽場上回蕩,經久不息…… 作者董雷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