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情感>正文

經歷大逃殺,她絕地求生,攜空間,執金針,得一生大吉大利,創留世妙手仁醫

1

山谷重生

江月亮迷迷糊糊地醒來,就看到江雅竹站在自己病床邊,正拿著針管往自己點滴裡不知道在注射什麼東西。

很快,本來就全身無力的江月亮,感覺胸口氣悶無法呼吸,越發的難受。

“江雅竹你在幹什麼?”意識到有些不對的江月亮,瞬間立刻清醒過來,她顧不上自己此刻還掛著吊瓶,伸手就要去搶江雅竹手中的針管。

可惜,聽見聲音就有了防備的江雅竹,怎麼可能讓她搶得到?

她迅速往邊上一閃,躲開了江月亮的爭搶。

越發感覺到不對勁的江月亮對著門外大喊:“來人!”

話還沒喊完,就被一旁站著的妹夫李建國給捂住了嘴,緊接著整個人就被控制在床上,四肢狠狠的被李建國壓住。

本就生病虛弱的江月亮,怎麼可能是李建國的對手?

“嗚嗚...”

江月亮其實並不清楚,剛才江雅竹往點滴裡注射的是什麼,搶奪針管,純粹是身體不舒服之下的一種本能直覺。

可是此刻被李建國制住,自己如果再感覺不到危險,那就太遲鈍了!

看著江月亮瞪大了雙眼,身體動彈不得,卻想要反抗的就樣子,江雅竹心裡無比的爽快。

她低下頭,在江月亮耳邊說道:“姐姐,你一路走好!你放心,你的東西,妹妹一定都會好好用的,正好你外甥上高中了,可以用你的房子了。”

聽到這話,江月亮明白,自己心裡的預感都成了真。

她震驚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江雅竹,眼中都是疑問懷疑。

這是要自己去死?

可是她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一向疼愛的妹妹,突然之間會發狠心要自己的命!看著江月亮的樣子,江雅竹笑的越發開心,低下頭緩緩的在江月亮的耳邊說著:“你想知道為什麼?”

輕聲耳語,臉上的笑容,旁人還以為兩人姐妹情深呢。

可是只有江雅竹自己知道,自己心裡巴不得她死。

早在二十多年前,這個女人就該死了,可惜當年沒弄死她。

不過現在也不錯,這麼多年,這個女人給自己可是貼補了不少呢。

想到這裡,繼續說著:“不過,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姐姐,太謝謝你這麼多年這麼努力賺錢了,果然是我的好姐姐呢。有了你的存款,房子,車子,家裡的日子會更加好的呢。”

聽到這裡,江月亮眼中閃過恨意,為什麼?自己掙錢大部分都給了江雅竹和家裡人花,自己一分一分的攢起來的錢,自己都捨不得花。

難道這些還不夠?

還要因為錢財要了自己的命?

江月亮一想到,自己死了以後,房子,車子,銀行卡所有的存款,都要給江雅竹,心裡那是個恨啊,自己寧願那些錢財拿去喂狗,也不想再給這個狼心狗肺的妹妹花一分一厘。

可是掙脫不了,逐漸的開始頭腦發昏,眼皮厚重,心臟驟然緊縮。

迷迷糊糊間,往事一點點的就像放電影一般的在自己腦子中閃現。

全都是自己委曲求全,明明離婚了,卻不讓自己再嫁,孤獨了一生。

自己辛苦掙的錢,他們用各種方法從自己手裡騙走,還一遍一遍的對自己辱駡的情形。

在記憶消失之前,漫天的恨意充滿了內心。

究竟是為什麼,自己寵愛到心坎裡的妹妹要殺了自己?就因為錢嗎?

帶著極度的不甘,悔恨,漸漸的沒了呼吸,瞳孔放大,死不瞑目!

......

“啊...”

睜開眼就感覺自己向下滾去,身體被石頭硌得疼到骨頭裡,忍不住就喊叫出聲。

撲通一聲從高處落下。

“嗯...”

尖銳的東西直接撞到胸口,疼的江月亮額頭冒出了虛汗。

看著山谷中陌生而熟悉的場景,江月亮一陣恍惚,可是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

自己不是被那個狼心狗肺的妹妹給殺了嗎?

漸漸的不那麼疼了,江月亮抬起頭,看著這一片小峽谷,這不是...

好像為了確認什麼,江月亮用力的翻身,仰面躺在地上,看到整個山谷的全貌。

是了,這不是老家後山的景象嗎?

看著旁邊打翻的竹籠子,江月亮一驚。

這不是那年自己初三的時候,週末回家,妹妹硬拉著自己上山挖野菜,卻把自己推下山坡的場景嗎?

醫院,死亡的感覺那麼真實,初三,這麼說自己重新活了過來?

心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抬起手,自己的手真的是十五歲的手。

真的重生了?

難道是老天爺看著自己前世太可憐,先是被人強暴,自己因為從山坡上滾下來,身體受傷,毫無反擊之力。

然後自己的父母不知道心疼自己,卻覺得自己是它們最大的污點,咒駡自己,弄的人盡皆知。

每日忍受著村民的奚落,而自己的好妹妹,告知了同學,一傳十,十傳百,自己無奈之下,只能退學,從此後,自己就沒有一天好日子過。

想到在醫院裡被妹妹和妹夫謀殺,這裡卻是自己十五歲的場景,這麼說自己重生到了人生的轉捩點?

突然一激靈,不對,自己得趕緊離開,想到一會發生的事情,江月亮心裡發寒。

那些人都是魔鬼,連自己這個未成年人都不放過,想到他們在自己身上馳騁,撕扯,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自己得立刻離開。

既然重生了,就不能再重複前世的悲劇。只要不被強姦,自己就不會被人嗤笑,不會退學,不會被媽媽三百塊賣給隔壁村的那個男人當老婆。

想到這裡,江月亮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暗暗的替自己打氣,然後快速站起身打算離開。

抬頭向上看了看,她不由得在心裡慶倖,幸好宛城的山都不高,要不然從山上滾下來,自己不死也得殘廢。

突然,在江月亮沒有發現的地方,一道亮光一閃而過。

她只覺得自己胸前一熱,再抬頭,發現周圍似起霧一般,朦朦朧朧的,什麼也看不清。

這是哪?不是剛才的山谷呀!江月亮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突然,她聞到一股藥香,她下意識順著藥香的味道走過去,發覺眼前越發清明起來。

原來,在她不遠處,有一池泉水,幽幽往外冒著白煙,濃濃的藥味散發出來,正是自己剛才聞到的味道。

這是什麼地方?江月亮不由抬手摸著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讓自己鎮定下來。

都已經死過一次了,還怕什麼?

正在江月亮躊躇之際,她脖子上的項鍊猛地冷光乍現,刺的她眼睛一疼。她準備抬起手遮擋,就發現在冷光的指引下,有一處竹屋,在泉水池旁,若隱若現著。

難道是要她去那個竹屋?

反正死過一次了,不怕不怕。

給自己打完氣,江月亮慢慢的走近竹屋,推開門。

竹屋裡面的空間比自己想像的要大很多,而且古色古香,這還真是裡外不一呢。

正對著門的方向,有一個書桌,古樸大氣,一看就是好木料,江月亮走過去,就看到上面擺著文房四寶,還有幾本醫書。她好奇地走過去,翻了翻,突然之間,精光一閃,一道幻影從書中飄了出來,江月亮嚇了一跳,看看面前的幻影,發現是一個慈眉善目的古代老頭。

咕嚕一聲,江月亮聽見自己咽唾沫的聲音。

艾瑪,今天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死了又活過來不說,還來到這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居然面前還出現一個幻影!

江月亮不由得眼中就出現了驚恐!

“哈哈,老夫終於等到了又一個開啟空間的人。”

空間?

艾瑪,江月亮覺得世界都玄幻了,這幻影居然還能說話?

江月亮表示接受無能啊!

“呵呵,小友不用怕,我只是一道幻影,不會做出任何傷害你的事情。”

“哦。”

江月亮愣愣地點點頭,既然不能傷害自己就好了,天,果然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我乃華佗,是這處空間的第一個繼承者,進入到這裡的每個人,都要拜我為師。”

華佗?江月亮看著老頭,確定自己沒聽錯?這老頭是華佗?那個自古以來擁有無數傳說故事的神醫華佗?

“你真的是華佗?是我所想的那個華佗?”

只見幻影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笑了笑:“如果小友沒聽說過這世間還有其他的華佗,那麼老夫便是。”

“呵呵。”

江月亮只能以呵呵來表示自己的想法了。

“這處空間就存在掛在你脖子上的那塊牌子裡,不過空間現在靈氣不足,老夫就長話短說了。”

江月亮聽見這空間是存在於自己脖頸上的牌子裡,不由得動手摸了摸。

這麼說這是隨身空間了?天,自己這是賺大發了!

“你且跪下,向老夫磕三個響頭拜老夫為師。”

江月亮一聽,立刻跪下,開玩笑啊,華佗啊,能拜誰不拜?

有了華佗當師傅,即使自己只是學一點點中醫,都有了一技之長。

想到前世自己活到二十一世紀的時候,中醫的火爆,江月亮就渾身都火熱火熱的。

看著江月亮很是聽話,華佗滿意的笑了笑:“你出去之後,要尋找有靈氣的東西用來支撐空間,那些虛幻的地方慢慢就會開放,而你既然繼承了空間,就要繼承我的醫術。

待你尋找到足夠支撐空間的靈氣之後,除了我的醫術,還可以學孫思邈,李時珍你眾位師兄的醫術。”

說到這裡,華佗笑的意味深長,可惜江月亮沒有發現。

江月亮本來就激動的心情,這會就越發激動了,自己不但和華佗成了師徒,那些千古名醫居然是自己的師兄?

天,自己這是比中了大樂透還幸運啊!

有了空間,有了醫術,這一輩子如果還能活的那麼憋屈,估計老天都看不過眼吧。

但是江月亮同樣有些納悶,不會是讓自己看醫書自己學吧,自己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即使看醫書也學不會啊。

看著江月亮的表情,華佗微微一笑:“你不用擔心,靈氣充足的時候,如何學習醫術,你就能知道了。”

既然華佗這麼說,江月亮也就相信了。

“好了,池水對你的身體有好處,你自去取來飲用,不用擔心...”

說完就見幻影越來越透明,江月亮還想問,可是什麼都沒了。

江月亮滿頭黑線,表示好多東西沒懂啊,這醫術究竟怎麼學,這泉水黑乎乎的怎麼喝?

確定喝了沒事?還有靈氣是怎麼回事?

可惜江月亮把書重新打了數遍,也沒人出來,想到剛才華佗說的靈氣不足的事情,看來是因為這空間沒了靈氣,所以才沒法現身了。

可是,暈,到底什麼是靈氣?

老頭子說了半天,跟什麼都沒交代一樣,果然師傅也可以坑徒弟的。

明知道靈氣不足,說點關鍵的啊!

江月亮想了一陣,突然想到自己還在山谷中,而那些人估計馬上就要來了。

怎麼辦,怎麼才能出去?

剛這麼一想,江月亮就發現自己已經在山谷中原來的地方了,只是這次自己是站著。

看到自己就這麼出了空間,心中還是感覺到不可思議。

不過沒有那麼多時間,讓自己消化究竟這空間是從何而來,為什麼前世沒有開啟。

不敢耽誤,江月亮立刻轉身向著一旁跑去。

瀟湘書院

讓世界看到·我們的小說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