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養生>正文

術附加味治眩暈

魏龍驤(1912-1992),漢族,原名文玉,祖籍河北省東光縣,世居北京。 魏龍驤從事中醫臨床50余載,在中醫內、婦、兒科等領域,博採眾長,屢起沉屙,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尤其對老年保健有獨到之處。

眩暈一證,以病因言大別之有四:一曰肝風上擾;二曰氣血虧虛;三曰腎虛不足;四曰痰濁中阻。四者各有主症,辨證亦異,如眾所知,勿庸贅敘。然人身各髒之相互關係,見證亦有交叉,未可執一而論也。《醫學從眾錄》總結前人之理論,以為風者非外來之風,指厥陰風木而言,與少陽相火同居,厥陰氣逆,於是風生火動,故河間以風火立論,丹溪以痰火立論也。腎為肝之母而主藏精,諸虛則腦海空虛而頭重,故《內經》以腎虛及髄海不足立論也。其言虛者言其病根,實者言其病象,理本一貫。陳氏之論前四者悉該備焉。

1973年4月間,遇一眩暈患者,陳某,年35歲,在某單位任翻譯。一日持介紹信來我科。詢之,眩暈已一年,為陣發性,每週約二三發,常突然而來,蕩漾如坐舟中,開目則恍同天地旋轉,屋舍如傾,臥床閉目,則頭難少動,未敢翻身,繼之噁心、冷汗隨之而至,約持續一刻鐘左右,方可漸緩。每發一次,恒數日不能起床,遂在家全休。平素體弱,時易感冒,不禁風襲,失眠納減,不夢自遺,大便不實,腰痛足跟酸痛諸症,頗為苦惱。在我院先後經內科、腦系科、耳鼻喉科診治,概稱為神經官能症,眩暈綜合征,迄未確診。藥則穀維素、清暈合劑、安定等,也曾注射甘油磷酸鈉,所服中藥半多為滋陰潛陽息風化痰之劑,偶與苓桂術甘湯,症減少。餘參與會診,取脈沉細而微結,尺部微不應指,舌淡苔薄膩而滑,總察病情始末及前藥之反應,顯屬脾腎陽虛,濁陰不化,上幹清陽所致,非溫補脾腎不為功,乃試投術附東加味,處方為:

川附片二錢 白術一兩 生薑三錢 茯苓四錢 大棗六枚 生龍牡各一兩 磁石六錢

前方不數投,每週只小發作一次,症既小效勿再更張,守之三十餘劑,眩暈不復作矣。其他頭木濛濛,夢多寐少,神衰等候,予二加龍牡湯亦逐見康復。今病隔四年,迄未復發,聞現參加外語進修,年已近四旬,尚能堅持不懈雲。

按:“近效術附湯”見《金匱要略方論·中風曆節病脈證並治第五》:“治風虛頭重眩苦極,不知食味,暖肌補中,益精氣。”附有方解說理明達,錄之於後。

“腎空虛,風邪乘之,漫無出路,風挾腎中濁陰之氣, 厥逆上攻,致頭中眩苦之極,兼以脾氣亦虛,不知食味,此非輕揚風劑可愈,故用附子暖其水髒,白術、甘草暖其土髒,水土一暖,猶之冬月井中水土既暖,陽和之氣,可以立複,而濁陰之氣不驅自下矣。”

▍版權聲明:

本文摘自《中國百年百名中醫臨床家叢書——魏龍驤》,由大象醫友會校編發佈,尊重知識與勞動,轉載請保留版權聲明。

版權歸創作人所有,我們尊重著作權所有人的合法權益,如涉及版權爭議,請著作權人告知我方刪除,謝謝。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