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育兒>正文

解密內家拳門內技術

羅山主注:文章有些長, 字裡行間山石先生洩露了很多內家拳核心和關鍵的東西, 如果你真喜歡武術, 想練好武術, 請務必耐心、用心的把此文從頭到尾看完,

Advertisements
看完後如果覺得毫無價值, 你在回來罵我羅山主即可。

看了很多太極高人的推手視頻, 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師傅們輕鬆地把自己的徒弟在推手技術中就發出去、摔出去了!我cao!那活兒做得那叫一個乾淨俐落!不能是假的!人家那叫真功夫!然而, 有這等絕活的太極高人為什麼不敢出來真打卻只喜歡推手摸勁呢?太極高人說了“我是真人不露相, 另外真打怕傷著你”。 可是為什麼一個小流氓就把這樣的太極大師打得滿地找牙、五眼發青呢?!太極高人又說了“拳怕少壯”。 然而當有人找上門來, 自己的師傅為什麼不像平時發自己一樣的把找碴打架踢場子的給發出去摔出去呢?!太極高人又說了:“他們沒有武德, 我哪能和他們一般見識”。

Advertisements

唉!怎麼一個“唉”字了得!

因為太極高人門下有一大群太極流氓弟子, 給他充當打手和罵手, 他自己根本用不著動手或動嘴, 時間長了造成了太極高人其實也根本不敢動手的客觀現實!太極高人平時最喜歡證實自己武功高超的行為就是隨便找個學生或者弟子, 當眾推手摸勁, 把他發出去老遠老遠, 摔得他好疼好疼。 弟子們和學生們也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師傅才有真功夫, 他出手人就早飛出去了”的信念!

這到沒什麼, 可怕是太極高人真的以為自己的功夫已經到了上乘, 那可是實實在在是太極高人找死找抽找揍了!

各位朋友, 我正開始寫。 請等等, 結合我的一點技擊經驗, 我爭取今天晚上開始寫,

Advertisements
隨寫隨發,保證講出點真東西, 請各位參考。

在看我的文章之前, 我先聲明:我不是太極高人。 也不想再收任何人為徒弟, 我門下已經有不少了, 夠我忙活的了。

我也不指桑駡槐同門任何人, 他們認不認我這個師兄弟沒關係!認, 我也是我, 不認, 我還是我。 反正大家都清楚各自的師承, 就明白了自己的輩份。

喜歡看著美女數錢時的貪婪, 她的貪心肯定是越多越好!我自己就如同那數錢的美女, 正貪婪地數著自己生命中剩下的歲月, 當然是越多越好!活上一百多歲!讓大家都恨得我咬牙切齒的, 聽著他們整天詛咒我是個“老不死的”!

練套路是為了招熟。 招熟了才能懂勁。 學拳的人, 真正開始對抗是從推手開始的。 推手主要有太極推手、意拳推手。

Advertisements
推手一般有四個階段:定步單推手, 活步單推手, 定步雙推手, 活步雙推手。 主要技術是傰捋擠按。 可是這些學完了並不能保證就能實戰。 但是, 一般師傅就會只教到這裡, 就讓你開始和別人對抗, 練習發力和引進的技術。 練太極的和練意拳的, 大多如此。 說白了, 學完了活步雙推手, 有了套路和樁功、基本走步的技術後, 師傅就該讓你和別人瞎打了。 這時候, 好的師傅會指導你怎麼瞎打, 也就是喂招。 壞的師傅就拿你當靶子, 讓你在挨打中去自己悟。

Advertisements

我自小學時代開始和姜師傅、陳師傅學拳, 到後來和雷師傅學太極, 那時覺得已經有快十年的基礎了, 於是, 離開了雷師傅, 直接找王選傑先生學習技擊。 第一次見他是1985年10月下旬, 他讓我隨便和他試試。 於是, 我使出推手和招術混合的瞎打。 但是我發現, 那些所謂的推手和招術完全用不上。 不是被他一點就正面發出, 就是不知道他怎麼一下子就從前面站到了我身後。 被摔出去多少次, 我也沒悟出奧妙所在。 只好誠懇地請王先生指教。 他告訴我:從活步雙推手到真正的武術技擊之間還有個十分重要的內家拳門內技術, 也即斷手技術。 而斷手技術的核心基礎是搖旋技術。

Advertisements
八卦、太極、意拳的技擊技術都是內家拳, 都有推手練習, 所以都可以以搖旋技術作為核心的核心、基礎的基礎。 (除了形意直來直去, 左右進取, 基本不用搖旋技術之外。 )

王先生告訴我:他當年曾多次親自去踢北京最有名的幾位太極大師的場子。 就是使用搖旋技術加栽捶打勝的!其中一個著名的太極大師李某當場吐了血, 另一個吳某敗後氣得四處散佈大成拳是流氓拳。

自從學會了搖旋技術後, 我在和同門兄弟瞎打或推手時, 昨天我還完全不是人家對手, 今天就可以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占到便宜了。 對方想勝我卻已經很明顯地感到吃力了。 這是我學拳以來最大的收穫之一。

我剛到日本時因為不會日語, 四處找工作也沒地方雇用,連涮碗都沒機會。眼看帶來的錢一天比一天少,內心很著急。晚上無所事事的我就在租住的寮附近練拳、站樁——百分之百是意拳。日本房東看見了,他卻以為我在練太極拳。把我叫到屋裡,連寫帶比劃地告訴我:可以去教太極拳。對啊!我和雷師傅學過好幾年呢,我怎麼沒想到這點?!於是,我托一個中國人給我幫忙,把我介紹給日本的太極拳教室去當教練。這孫子張嘴就和我說:找他介紹可以,成不成先給他介紹費5000日元。真成了他當我的翻譯,工資和我對半分。

我操!老子我有錢還用找工作嗎?我一氣之下,自己先編好要說的話,按照電話本上介紹的太極拳教室,一個接一個打上了電話。幾天下來,找工作的那幾句日語越說越利索了,可是沒有一家想雇我。理由很簡單:“我們這裡已經有中國人太極拳教練了”。我向來就是另類,仔細想了一夜,我決定“打上門去”。第二天一早,我來到一家名叫加藤中國太極拳教室的地方,沒說幾句,人家就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也不知道人家在說什麼。

尷尬了幾分鐘,他們從別的房間叫進來一個我“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他是這裡的職員!他用很好聽的臺灣腔普通話問我來這裡的目的。我開始問他這家太極拳教室的教練情況、功夫如何。他C大師(一個是我的師叔級的,一個和我同為陳氏太極拳第十一代傳人)的指導。最後他滿有信心地告訴我:“在日本的中國人從來不到太極拳教室學拳,你是第一個,歡迎你來我們這裡學習太極拳。”我卻說了一句讓他倍感困惑的話:“我也不知道我的水準是當學生合適還是當教練合適?這樣吧,你叫個教練出來和我試試手。他勝了我我立刻報名學習,我勝他請給我個教拳的工作,你看如何?”他考慮了一下,把我的話直接翻譯給他們的日本社長(老闆)。

於是,在練習場,我和那個名叫小林的教練、我的第一個日本對手見面了。一一給我解答著,他們最好的教練到過陳家溝和北京多次,曾得到著名的F大師和

他和我一抱拳行禮後,就使開了雙推手的架式,想上來搭我的手臂,我則使用搖旋技術,一下子竄到他身後,同時鎖喉、頂膝就把他給收拾得跪在地上。時間也就十幾秒。小林傻了,呆在那裡發楞。他絕對沒想到是這結果,又這麼快。

我鬆手後,他站起身轉身看我一下,並和“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二人相互說了幾句我一點也沒懂的話,“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告訴我說:“你打一遍一路吧。”於是,我說:“慢打還是快打?慢打三十分鐘,快打三分鐘。”“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說:“那就快打吧。”我可以說是表演了。一路打完,“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告訴我:“小林說你可以來教,你等幾天吧,我們還要請示社長”。

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的電話,他告訴我:他們教室決定正式聘用我,每週教兩次,每次兩小時,工資每小時二萬日元。並特別告訴我:主要是教套路,你不會說話就多做幾遍。(那年,我的中國同胞涮碗一小時才600日元。)

刹那間,我有工作了,有收入拉,內心的壓力立刻緩解了。要知道我教的不是意拳,而是太極拳!我連一分錢的學費也沒出就學來的陳式太極拳!那一刻,我真的感到了愧對耐心、無私地教我拳的雷師傅!也愧對教我意拳的姜師傅、王師傅(當時尚未遇到李師傅),因為我是用的意拳技術贏了日本教練,可是我卻成了太極拳教練。

各位,你們的師傅值得信任嗎?他教你真東西嗎?那好,請他來教你太極活步雙推手的搖旋技術吧。他如果不懂或者不會,那就證明太極高人的那些發人的推手視頻全是假的!證明他根本打不過你!證明你跟他學不到任何真東西!

這不還是有拳有法,技到有心嗎?和王老本意不一樣,都是後人杜撰出的技術。我承認其有效性,但不同意將其劃歸意拳門。

王老說:一法不立是告訴我們不要執著,後面還有一句無法不容,所以入手還是有法。搖旋就是以前所說的神龜出水,可以理解為雙手擦玻璃和推豆腐磨的動物組合。

先答覆網友的重大誤解:

1.因為王薌齋墳前立的碑上刻劃了第二代、第三代正宗直系弟子總名單,其中就有我。那我就以意拳門人的角度告訴大家:內家拳法的搖旋技術和拳擊中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搖旋技術和神龜出水動作無任何關係。哪個師傅說是一回事,那他肯定是在蒙自己的徒弟或者是被自己的師傅蒙了。

2.所謂“拳本無法”、“用意不用力”、“四兩破千斤”等說,純粹是胡扯蛋。門內人另有一套真實的解釋和秘密修煉的方法。

我雖然很早就接觸過內家拳,學過幾天的形意、八卦,也學過幾天的少林、戳腳、彈腿。但是真正開始師從雷師傅學太極時,我並沒有真懂太極的奧妙和威力所在。不然我就不會去找王師傅學大成了。那時我認為意拳最厲害。這道理誰也看得明白:我上來對他一通窮錘狠踹、胡大橫掄的拳擊技術,太極大師的雲手和掤、捋、擠、按四正推手加采、挒、肘、靠四隅推手來對付我,他再牛逼也奈何我不得。速度、進退、攻防、力量我全佔先。所謂“拳怕少壯”指的就是這個!但是,對付意拳,窮錘狠踹、胡打橫掄這些可就完全行不通了。

怎麼才能從那鬆軟軟的套路動作中練出高深的功夫呢?

學意拳時,整天的比拳和推手,使我沒時間多考慮,門內技術彌補了我一些缺陷。但是功力的提高卻停滯不前。我那時只恨自己站樁時間短。多站樁、打沙袋、手掌抽樹是我練得最多的。結果還是不行。在姜師傅檢查我的意拳功夫進展時,他一眼就看出我試力技術差!“有什麼好試的?單個招式慢騰騰、軟綿綿的練,簡直和吳、楊等家太極一樣,還不如陳式呢”。為了對付師傅要求的每天試力一小時的要求,我一邊練一邊想這和太極有多大區別呢?不就是一個是套路,一個單式嗎?幾個單式一練不就是套路了嗎?

悟性來了!

突然,我想:要是以意拳的試力要求來打太極會出什麼效果?

這該就是“用意不用力”的效果了。嘗到了好效果,我又重新開始練太極,每天十幾遍的練就已經很消耗時間了!那時我沒怎麼站樁,因為套路就是運動的樁。樁則是慢動作的套路。到了這時候,以前雷師傅指導過的很多話全想起來了,也立刻覺得這些話的真正效果和作用了。比如,雷師傅告訴我:“練一路時你的兩條手臂要軟下來,像鞭子那樣軟,特別是肘窩兒,不要僵”。我以前根本不理解這要求的目的和效果。現在,我發現按照意拳試力來練一路,其效果正好是兩條手臂“像鞭子那樣軟”。再比如,雷師傅以前多次告訴我“練時要像在抽絲,纏絲勁就是這麼來的”。怎麼樣抽絲,是不是只是慢拉就叫抽絲等等?實話說在技術上我一直不是很清楚。我問雷師傅時,他讓我“在練中去悟”。到我找王師傅學前之前也沒悟出。

現在,我又去找王師傅問。正巧趕上天津來了一個人也來找他。來人自稱是意拳門著名格鬥、技擊武術家趙道新師伯的學生。他也是來找王師傅學密法的。王師傅問他:“趙道新教你怎麼打拳了嗎?”對方說:“趙道新不教真東西,他就告訴我在試力時想著在糖漿中攪動。”王師傅聽後微微變了臉色,沉吟一會說:“我也教不了你”。客氣地送走來人後,王師傅感歎地說:“趙道新懂拳啊!真厲害。”這場面留給我很深的印象,可是我很長時間不明白為什麼說“趙道新懂拳”,不就是指點了一句“在試力時想著在糖漿中攪動”嗎?!我也試試看。

一連幾天,我全“在試力時想著在糖漿中攪動”,以這意念去練太極一路。結合以前雷師傅特別強調的“練時要像在抽絲”,我感悟出我似乎是在糖漿中攪動著抽出了絲。特別在練雲手時,在糖漿中攪動著抽出了絲的感覺最強烈。也真正明白了這大概就是“用意不用力”的效果和要求吧!

力量要占絕對優勢。練內家拳的我,開始了舉重、打啞鈴、扔石鎖等增加本力的練習。最後,我發現最適合我的是南拳使用的鐵圈。我戴在手臂上,從一手戴一個開始,到如今我一手戴八個,總重量達到了22斤。單手臂可以戴14個。幾個月的戴鐵圈的練習使我出拳力量迅速增大了,我一拳的力量從以前的160磅一下子增加到285磅。而且,戴鐵圈發力使我的手臂和手掌的皮膚得到了操手的效果。意外的是我再和師兄弟們推手時,一搭手他們就感到了我手臂和手骨的重和硬。牽動我已經讓他們感到了困難。(我的目標是單手戴上16斤。陳發科不是雙手能舞動各16斤的鐵器嗎。)我現在已經是雙手能舞動各11斤的鐵器了。戴著它練習二路,特別是練習翻花舞袖、掩手紅捶等動作時特別過癮。真正感到了自己身法的沉穩。想想看,手臂戴上22斤的鐵圈,當你舞動起來時那力量就不是22斤了,根據你的速度那力量是成倍增長的!!!一旦大到了和一個人體重相差無幾時,摔人抓人的功力應該就有了。推手再使用技術自然也就得心應手了。

我的體會是:“四兩破千斤”的關鍵不是技術,而是你自己先要有千斤的本力。當你千力在身出手只須四兩就可以勝之。

下次給大家講究竟是睜眼練拳還是閉眼練拳。

怪就怪現在資訊大爆炸,傳統拳裡謎不外傳的東西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可惜知道了以後不理解,就瞎理解,瞎理解還以為是掌握了真理。

如果練蠻力對推手有幫助,就去健身房拿杠鈴練太極。

我知道一輛坦克車開起來我化不了它的力,問題是你能不能練出一輛坦克車的力?放句狂言:施瓦辛克那身肌肉在我眼裡也就一蠻夫。

我這裡想說的是怎麼樣才能從太極套路裡練出功夫!

我認真地開始了在日本的教學生涯,更主要的是我練套路的生涯也從此開始。意拳基本上是站樁和試力。沒有什麼套路。而太極呢,過去全不講站樁。雖然北京陳式的田派田秋茂已經公開教授什麼養生樁和技擊樁,但那完全是意拳門內的東西。最近十幾年太極門內也開始重視樁功了。但是,那些東西是過去沒有的。有的只是南拳意義上和少林拳意義上的外家拳法樁功。真正的內家拳法的樁功出自意拳。

為了教好套路,我開始一日三十遍的練習,而且只練一路。我努力回憶雷師傅當年教我時的每一句話。比如,我問他太極沒有樁,腳跟怎麼練才穩。他明確告訴我:“你隨時隨地都在只使用一隻腳支撐身體打拳,你試試看效果就知道腳跟有沒有了。”再比如,我怎麼才能在套路練習中練出從腳跟發出的力量。他告訴我:“你站在八仙桌子下面打完一路,你就找出這股從腳跟發出的力量了。”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但是當時我並沒有真正體會,所以根本談不上有什麼具體效果。現在,我按照他老人家的要求打套路,幾天下來就發現效果不一樣了。於是,看出點東西的小林,要求和我一起練套路。我答應了。

而大家看看雷師傅清瘦透骨,他練的纏絲勁那才是真正內家的纏絲勁。內家纏絲勁的練習並不是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也和呼吸、運用丹田內氣沒有一點關係。起初,雷師傅一點也沒有要教我的意思。完全是我逼他不得不教的。我問他:“練纏絲勁和意拳試力有無相通之處?”他反問:“你們是怎麼試的力?”我告訴他:“從空氣阻力中試出來的。”他吃驚了一下,稍作猶豫後告訴我:“你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的纏絲勁要是也能從空氣中找出來,這就對了。”

不過,當時我只是理解為他老人家和我談談拳理。沒有深想。現在,我看著小林打套路,突然意識到了他的纏絲勁只是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的外家方法。他完全沒有懂得這裡面最大的核心機密是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中找出在空氣中受阻力而產生纏絲勁的感覺!!!不明白這一點,練套路的人永遠是只能快練,而不能慢練,因為他永遠也慢不下來!三分鐘打完太極一路,這誰都能,可是三十分鐘甚至一小時才打完太極一路,有幾個能?!因為他們永遠不知道怎麼把拳的套路練得越來越慢!看看這裡的帖子,大家老是討論練套路出不出功夫之類的小兒科問題!哎,他們永遠不得道!很多人練到死也不知道內家拳什麼樣!

幾天後,小林很謙虛地問我怎麼把拳練得慢下來。他跟著我練套路卻發現他的速度總比我快,跟不上我的慢速。嘿,他還真算有點悟性。我決定教給他,因為他對我一直很尊敬,也很照顧我。我告訴他關鍵的關鍵、核心的核心,那就是在練習中從身體每一個地方去找尋畫圈、纏擰時在空氣中遇到的螺旋阻力,阻力越大,你的內力和功力也就越大,你的內家的真正的纏絲勁也就練出來了,你打拳就再也不僵了!我這些話費了好大周折才讓他聽明白。最後,他讓我寫下來,他再去找徐某翻譯,以便加深理解。幾周後,小林很認真地給我鞠了一個大躬。他告訴我,他終於明白了陳式太極的奧秘了,他打的一路終於很接近內家拳了。我告訴他,要想提高,再學點意拳吧。因為內家拳的東西,在最本質的地方全是相通的。

本平臺已更新教學視頻如下:

楊氏太極拳85式 簡化42太極拳

簡化24式太極拳陳氏老架二路炮捶

陳氏老架一路拳陳式32摔法、擒拿

陳小旺大師養生樁功教學視頻

四處找工作也沒地方雇用,連涮碗都沒機會。眼看帶來的錢一天比一天少,內心很著急。晚上無所事事的我就在租住的寮附近練拳、站樁——百分之百是意拳。日本房東看見了,他卻以為我在練太極拳。把我叫到屋裡,連寫帶比劃地告訴我:可以去教太極拳。對啊!我和雷師傅學過好幾年呢,我怎麼沒想到這點?!於是,我托一個中國人給我幫忙,把我介紹給日本的太極拳教室去當教練。這孫子張嘴就和我說:找他介紹可以,成不成先給他介紹費5000日元。真成了他當我的翻譯,工資和我對半分。

我操!老子我有錢還用找工作嗎?我一氣之下,自己先編好要說的話,按照電話本上介紹的太極拳教室,一個接一個打上了電話。幾天下來,找工作的那幾句日語越說越利索了,可是沒有一家想雇我。理由很簡單:“我們這裡已經有中國人太極拳教練了”。我向來就是另類,仔細想了一夜,我決定“打上門去”。第二天一早,我來到一家名叫加藤中國太極拳教室的地方,沒說幾句,人家就聽不懂我在說什麼,我也不知道人家在說什麼。

尷尬了幾分鐘,他們從別的房間叫進來一個我“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他是這裡的職員!他用很好聽的臺灣腔普通話問我來這裡的目的。我開始問他這家太極拳教室的教練情況、功夫如何。他C大師(一個是我的師叔級的,一個和我同為陳氏太極拳第十一代傳人)的指導。最後他滿有信心地告訴我:“在日本的中國人從來不到太極拳教室學拳,你是第一個,歡迎你來我們這裡學習太極拳。”我卻說了一句讓他倍感困惑的話:“我也不知道我的水準是當學生合適還是當教練合適?這樣吧,你叫個教練出來和我試試手。他勝了我我立刻報名學習,我勝他請給我個教拳的工作,你看如何?”他考慮了一下,把我的話直接翻譯給他們的日本社長(老闆)。

於是,在練習場,我和那個名叫小林的教練、我的第一個日本對手見面了。一一給我解答著,他們最好的教練到過陳家溝和北京多次,曾得到著名的F大師和

他和我一抱拳行禮後,就使開了雙推手的架式,想上來搭我的手臂,我則使用搖旋技術,一下子竄到他身後,同時鎖喉、頂膝就把他給收拾得跪在地上。時間也就十幾秒。小林傻了,呆在那裡發楞。他絕對沒想到是這結果,又這麼快。

我鬆手後,他站起身轉身看我一下,並和“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二人相互說了幾句我一點也沒懂的話,“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告訴我說:“你打一遍一路吧。”於是,我說:“慢打還是快打?慢打三十分鐘,快打三分鐘。”“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說:“那就快打吧。”我可以說是表演了。一路打完,“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告訴我:“小林說你可以來教,你等幾天吧,我們還要請示社長”。

第二天,我就接到了“偉大的臺灣同胞”徐某的電話,他告訴我:他們教室決定正式聘用我,每週教兩次,每次兩小時,工資每小時二萬日元。並特別告訴我:主要是教套路,你不會說話就多做幾遍。(那年,我的中國同胞涮碗一小時才600日元。)

刹那間,我有工作了,有收入拉,內心的壓力立刻緩解了。要知道我教的不是意拳,而是太極拳!我連一分錢的學費也沒出就學來的陳式太極拳!那一刻,我真的感到了愧對耐心、無私地教我拳的雷師傅!也愧對教我意拳的姜師傅、王師傅(當時尚未遇到李師傅),因為我是用的意拳技術贏了日本教練,可是我卻成了太極拳教練。

各位,你們的師傅值得信任嗎?他教你真東西嗎?那好,請他來教你太極活步雙推手的搖旋技術吧。他如果不懂或者不會,那就證明太極高人的那些發人的推手視頻全是假的!證明他根本打不過你!證明你跟他學不到任何真東西!

這不還是有拳有法,技到有心嗎?和王老本意不一樣,都是後人杜撰出的技術。我承認其有效性,但不同意將其劃歸意拳門。

王老說:一法不立是告訴我們不要執著,後面還有一句無法不容,所以入手還是有法。搖旋就是以前所說的神龜出水,可以理解為雙手擦玻璃和推豆腐磨的動物組合。

先答覆網友的重大誤解:

1.因為王薌齋墳前立的碑上刻劃了第二代、第三代正宗直系弟子總名單,其中就有我。那我就以意拳門人的角度告訴大家:內家拳法的搖旋技術和拳擊中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搖旋技術和神龜出水動作無任何關係。哪個師傅說是一回事,那他肯定是在蒙自己的徒弟或者是被自己的師傅蒙了。

2.所謂“拳本無法”、“用意不用力”、“四兩破千斤”等說,純粹是胡扯蛋。門內人另有一套真實的解釋和秘密修煉的方法。

我雖然很早就接觸過內家拳,學過幾天的形意、八卦,也學過幾天的少林、戳腳、彈腿。但是真正開始師從雷師傅學太極時,我並沒有真懂太極的奧妙和威力所在。不然我就不會去找王師傅學大成了。那時我認為意拳最厲害。這道理誰也看得明白:我上來對他一通窮錘狠踹、胡大橫掄的拳擊技術,太極大師的雲手和掤、捋、擠、按四正推手加采、挒、肘、靠四隅推手來對付我,他再牛逼也奈何我不得。速度、進退、攻防、力量我全佔先。所謂“拳怕少壯”指的就是這個!但是,對付意拳,窮錘狠踹、胡打橫掄這些可就完全行不通了。

怎麼才能從那鬆軟軟的套路動作中練出高深的功夫呢?

學意拳時,整天的比拳和推手,使我沒時間多考慮,門內技術彌補了我一些缺陷。但是功力的提高卻停滯不前。我那時只恨自己站樁時間短。多站樁、打沙袋、手掌抽樹是我練得最多的。結果還是不行。在姜師傅檢查我的意拳功夫進展時,他一眼就看出我試力技術差!“有什麼好試的?單個招式慢騰騰、軟綿綿的練,簡直和吳、楊等家太極一樣,還不如陳式呢”。為了對付師傅要求的每天試力一小時的要求,我一邊練一邊想這和太極有多大區別呢?不就是一個是套路,一個單式嗎?幾個單式一練不就是套路了嗎?

悟性來了!

突然,我想:要是以意拳的試力要求來打太極會出什麼效果?

這該就是“用意不用力”的效果了。嘗到了好效果,我又重新開始練太極,每天十幾遍的練就已經很消耗時間了!那時我沒怎麼站樁,因為套路就是運動的樁。樁則是慢動作的套路。到了這時候,以前雷師傅指導過的很多話全想起來了,也立刻覺得這些話的真正效果和作用了。比如,雷師傅告訴我:“練一路時你的兩條手臂要軟下來,像鞭子那樣軟,特別是肘窩兒,不要僵”。我以前根本不理解這要求的目的和效果。現在,我發現按照意拳試力來練一路,其效果正好是兩條手臂“像鞭子那樣軟”。再比如,雷師傅以前多次告訴我“練時要像在抽絲,纏絲勁就是這麼來的”。怎麼樣抽絲,是不是只是慢拉就叫抽絲等等?實話說在技術上我一直不是很清楚。我問雷師傅時,他讓我“在練中去悟”。到我找王師傅學前之前也沒悟出。

現在,我又去找王師傅問。正巧趕上天津來了一個人也來找他。來人自稱是意拳門著名格鬥、技擊武術家趙道新師伯的學生。他也是來找王師傅學密法的。王師傅問他:“趙道新教你怎麼打拳了嗎?”對方說:“趙道新不教真東西,他就告訴我在試力時想著在糖漿中攪動。”王師傅聽後微微變了臉色,沉吟一會說:“我也教不了你”。客氣地送走來人後,王師傅感歎地說:“趙道新懂拳啊!真厲害。”這場面留給我很深的印象,可是我很長時間不明白為什麼說“趙道新懂拳”,不就是指點了一句“在試力時想著在糖漿中攪動”嗎?!我也試試看。

一連幾天,我全“在試力時想著在糖漿中攪動”,以這意念去練太極一路。結合以前雷師傅特別強調的“練時要像在抽絲”,我感悟出我似乎是在糖漿中攪動著抽出了絲。特別在練雲手時,在糖漿中攪動著抽出了絲的感覺最強烈。也真正明白了這大概就是“用意不用力”的效果和要求吧!

力量要占絕對優勢。練內家拳的我,開始了舉重、打啞鈴、扔石鎖等增加本力的練習。最後,我發現最適合我的是南拳使用的鐵圈。我戴在手臂上,從一手戴一個開始,到如今我一手戴八個,總重量達到了22斤。單手臂可以戴14個。幾個月的戴鐵圈的練習使我出拳力量迅速增大了,我一拳的力量從以前的160磅一下子增加到285磅。而且,戴鐵圈發力使我的手臂和手掌的皮膚得到了操手的效果。意外的是我再和師兄弟們推手時,一搭手他們就感到了我手臂和手骨的重和硬。牽動我已經讓他們感到了困難。(我的目標是單手戴上16斤。陳發科不是雙手能舞動各16斤的鐵器嗎。)我現在已經是雙手能舞動各11斤的鐵器了。戴著它練習二路,特別是練習翻花舞袖、掩手紅捶等動作時特別過癮。真正感到了自己身法的沉穩。想想看,手臂戴上22斤的鐵圈,當你舞動起來時那力量就不是22斤了,根據你的速度那力量是成倍增長的!!!一旦大到了和一個人體重相差無幾時,摔人抓人的功力應該就有了。推手再使用技術自然也就得心應手了。

我的體會是:“四兩破千斤”的關鍵不是技術,而是你自己先要有千斤的本力。當你千力在身出手只須四兩就可以勝之。

下次給大家講究竟是睜眼練拳還是閉眼練拳。

怪就怪現在資訊大爆炸,傳統拳裡謎不外傳的東西現在大家都知道了,可惜知道了以後不理解,就瞎理解,瞎理解還以為是掌握了真理。

如果練蠻力對推手有幫助,就去健身房拿杠鈴練太極。

我知道一輛坦克車開起來我化不了它的力,問題是你能不能練出一輛坦克車的力?放句狂言:施瓦辛克那身肌肉在我眼裡也就一蠻夫。

我這裡想說的是怎麼樣才能從太極套路裡練出功夫!

我認真地開始了在日本的教學生涯,更主要的是我練套路的生涯也從此開始。意拳基本上是站樁和試力。沒有什麼套路。而太極呢,過去全不講站樁。雖然北京陳式的田派田秋茂已經公開教授什麼養生樁和技擊樁,但那完全是意拳門內的東西。最近十幾年太極門內也開始重視樁功了。但是,那些東西是過去沒有的。有的只是南拳意義上和少林拳意義上的外家拳法樁功。真正的內家拳法的樁功出自意拳。

為了教好套路,我開始一日三十遍的練習,而且只練一路。我努力回憶雷師傅當年教我時的每一句話。比如,我問他太極沒有樁,腳跟怎麼練才穩。他明確告訴我:“你隨時隨地都在只使用一隻腳支撐身體打拳,你試試看效果就知道腳跟有沒有了。”再比如,我怎麼才能在套路練習中練出從腳跟發出的力量。他告訴我:“你站在八仙桌子下面打完一路,你就找出這股從腳跟發出的力量了。”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但是當時我並沒有真正體會,所以根本談不上有什麼具體效果。現在,我按照他老人家的要求打套路,幾天下來就發現效果不一樣了。於是,看出點東西的小林,要求和我一起練套路。我答應了。

而大家看看雷師傅清瘦透骨,他練的纏絲勁那才是真正內家的纏絲勁。內家纏絲勁的練習並不是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也和呼吸、運用丹田內氣沒有一點關係。起初,雷師傅一點也沒有要教我的意思。完全是我逼他不得不教的。我問他:“練纏絲勁和意拳試力有無相通之處?”他反問:“你們是怎麼試的力?”我告訴他:“從空氣阻力中試出來的。”他吃驚了一下,稍作猶豫後告訴我:“你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的纏絲勁要是也能從空氣中找出來,這就對了。”

不過,當時我只是理解為他老人家和我談談拳理。沒有深想。現在,我看著小林打套路,突然意識到了他的纏絲勁只是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的外家方法。他完全沒有懂得這裡面最大的核心機密是從手腕到手臂的畫圈、纏擰中找出在空氣中受阻力而產生纏絲勁的感覺!!!不明白這一點,練套路的人永遠是只能快練,而不能慢練,因為他永遠也慢不下來!三分鐘打完太極一路,這誰都能,可是三十分鐘甚至一小時才打完太極一路,有幾個能?!因為他們永遠不知道怎麼把拳的套路練得越來越慢!看看這裡的帖子,大家老是討論練套路出不出功夫之類的小兒科問題!哎,他們永遠不得道!很多人練到死也不知道內家拳什麼樣!

幾天後,小林很謙虛地問我怎麼把拳練得慢下來。他跟著我練套路卻發現他的速度總比我快,跟不上我的慢速。嘿,他還真算有點悟性。我決定教給他,因為他對我一直很尊敬,也很照顧我。我告訴他關鍵的關鍵、核心的核心,那就是在練習中從身體每一個地方去找尋畫圈、纏擰時在空氣中遇到的螺旋阻力,阻力越大,你的內力和功力也就越大,你的內家的真正的纏絲勁也就練出來了,你打拳就再也不僵了!我這些話費了好大周折才讓他聽明白。最後,他讓我寫下來,他再去找徐某翻譯,以便加深理解。幾周後,小林很認真地給我鞠了一個大躬。他告訴我,他終於明白了陳式太極的奧秘了,他打的一路終於很接近內家拳了。我告訴他,要想提高,再學點意拳吧。因為內家拳的東西,在最本質的地方全是相通的。

本平臺已更新教學視頻如下:

楊氏太極拳85式 簡化42太極拳

簡化24式太極拳陳氏老架二路炮捶

陳氏老架一路拳陳式32摔法、擒拿

陳小旺大師養生樁功教學視頻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