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社會>正文

註冊制為何再次遲到?

IPO發行要實行註冊制, 至少還得等兩年。 2月24日傳出的消息, 股票發行註冊制的施行將會延後兩年到2020年2月29日。

當天, 《關於延長授權國務院在實施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中調整適用有關規定期限的決定(草案)》提請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三次會議審議。

這是註冊制第二次遲到。 此前的2015年12月27日, 全國人大決定, 將實施註冊制的時間推遲到2018年的2月28日。

註冊制的遲到, 也在意料之中, 有人甚至認為十年後能實現就不錯了。

Advertisements

這個政策砸下來, 可能引起市場的巨大波動。 但市場人士更傾向于認為, 證監會對政策的態度才是最大的影響, “他們對市場波動、股民情緒太在意了。 ”

另一個聲音則認為, 註冊制的實施是一個系統性的工作。 過去兩年儘管沒有提註冊制兩個字, 但實際性的工作還是在推進過程中。 這具體表現在三個部分:

嚴格資訊披露制度, 以及相關監管的確立;

嚴查、嚴打證券違法犯罪, 尤其對內幕交易、股價操縱和資訊造假的打壓;

IPO過會的速度已經接近市場化運作。

如果要真正施行註冊制, 從證監會的角度看還有兩個難題, 這兩個難題從根本上看都是要自我革命:

首先是IPO定價仍然實行視窗指導, 也就是說證監會實行行政管制。

Advertisements
如果IPO定價實行市場化, 就會還原一級市場的風險, A股新股不敗的神話會破滅。 而證監會的定價權也就由此消失。

如果施行註冊制, 證監會要把IPO審核的具體工作轉交給交易所。 證監會只保留註冊權、IPO批文發放權以及一票否決權。 當下大權在握、一再擴容的發審委也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

一個更為普遍的判斷, 是2018年註冊制改革仍會推進, 很有可能落地在IPO發行制度改革上。

最近的一些信號, 也在堅定這種判斷。 新華社昨天發表了《中國資本市場的“BATJ夢”該圓了》, 指出中國資本市場應該破除障礙吸納更多優秀創新企業, 並認為這是非常急迫的事情。

也是在26日, 致公黨表示將向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提交《關於進一步深化資本市場改革,

Advertisements
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的提案》, 建議對IPO通道進行改革。

這有內部原因, 也有外部壓力。 內在動力, 從十九大對新時代、新經濟的要求上即可見一斑。 推動新經濟發展, 資本市場也必然要起作用。

而外部壓力, 則來自港股。 港交所最近在就一系列改革措施進行公開徵詢意見, 包括了對同股不同權公司的接納、對未盈利生物類公司的吸引, 以及可能很快推出的創新板, 都可能對內地的新經濟公司形成更大的吸引力。

一種猜測是, IPO通道會借鑒納斯達克的做法, 即不同板塊吸引不同類型的公司, 既能滿足傳統、重資產的公司, 也能吸引輕資產公司, 甚至為尚未盈利的公司留在國內上市創造條件。

Advertisements

題圖:註冊制姍姍不來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