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互聯網>正文

馬來西亞賭王林梧桐:深信“一切皆有可能”

一個飄零異國, 孤身奮鬥的苦命青年人, 能走出什麼樣的人生?馬來西亞傑出華人企業家林梧桐的答案是:一切皆有可能。

13年前, 我出版《華商韜略》首部文獻,

Advertisements
告訴林先生自己決心寫出當世100位最具成就與影響力華人企業家的故事, 他愉快地支持了這個有些瘋狂的夢想。 如今, 林先生已故去11年, 但他的故事和精神, 每每想起, 依然深深震撼我心。

1

走出自卑

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稱林梧桐, 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和堅韌不拔的毅力。 而在很多人印象中, 他還是一個樂觀、開朗, 善於人際交往的受歡迎者。

善於人際交往不是林梧桐與生俱來的性格特質。 在23歲, 第二次前往馬來西亞之前, 他一直“把自己放在卑微的後頭”, 內向又有些怯懦。

改變就發生在第二次赴馬來西亞的路途中。

Advertisements

跟母親惜別的林梧桐在內心起誓, 一定要有一番作為。 思前想後, 他覺得要有作為, 得先好好修理自己, 而首先要修理的就是不善與人交往的性格。

把心一橫, 他決定馬上採取行動。

“不久就看到兩個人上了船。 為了證明自己的決心, 我鼓起勇氣趨前主動跟他們搭訕。 自我介紹後, 大家就寒暄起來, 不一會兒, 我們就談笑風生了。 ”後來又遇上五位商人, 是前面那兩位官員的朋友, 林梧桐也毫不害羞地上前打招呼。 ”他回憶, 一番攀談後, 對方還邀請他共進晚餐, 而他也是“一番推辭後,

Advertisements
便順水推舟地接受了, 吃得不亦樂乎。 ”

林梧桐說, 他很驚訝, 一個友善的微笑, 一點努力, 竟然有這麼神奇的力量, 輕易就把能把陌生人拉在一起。 “如果當時不動腦筋去想, 不主動去結交他們, 我就不會認識他們, 也吃不成那豐富的晚餐了。 ”他感概到。

主動走進世人後, 世界開始離林梧桐更近。

回到吉隆玻後, 林梧桐不但積極向自己投靠的叔叔、嬸嬸問好, 還主動和他們熱情交談,

Advertisements
讓大家驚訝不已。 不久, 做建築工程的四叔就給他升了職。 再過不久, 他自己承包了一個小工程。

2

幹出自信

1953年, 靠倒賣軍用機械發了小財的林梧桐, 得到一個轉型與做大的機會:一個買他設備的鐵礦公司, 大股東資金周轉不靈, 建議他投資成為股東。

林梧桐找人進行了勘察, 結果是:這個鐵礦蘊涵有豐富的資源。 他實力有限, 於是向雪蘭莪五金商會全體理事提出招股建議, 邀請大家一起投。

他把自己的估算告訴理事們, 只需投資30萬吉林特, 就可以每年賺得400萬吉林特。

“在場的人士很明顯地都對我的一番話表示懷疑, 投資30萬吉林特就可以每年賺400萬吉林特?如廣東人說, 哪有那麼大的田雞滿街跳!”他回憶。

其他人不幹, 林梧桐自己幹。

Advertisements
結果, 這個礦頭兩年每年盈利300萬吉林特, 隨後高達四、五百萬。 不到10年, 就讓他賺到5000多萬吉林特。

他後來常常想起, 當年的那種孤獨。

下樓離開五金商會時, 他清楚地聽見, 樓上有人說他是傻子, 然後是一陣附和與嘲笑。

林梧桐推動大型發展計畫——雲頂樂園時, 也曾盛情分享投資良機, 邀請一班好友投資入股。 但同樣地, 他被大家婉拒, 不少人還勸他放棄不切實際的想法, 也有人嘲笑他是癡心妄想。

Advertisements

嘲笑中, 林梧桐將瘋狂夢想變成了璀璨現實。

“現在回想起來, 我很慶倖當初他們拒絕了我的邀請。 不錯, 我得孤軍奮戰。 可是沒有其他人干預, 我就可以當機立斷, 掌握先機了。 如果當初有其他股東介入, 人多, 意見也多, 決策難免會有諸多的拖延, 進而難以成功。 ”他在後來回憶說。

沒有那些人, 也讓他獲得了更超級的回報。

3

創造奇跡

在實踐中幹出自信的林梧桐, 在馬來西亞創造了一系列的工程與商業奇跡。 這包括:1957年中標, 歷時7年完成的亞依淡水壩工程。 1968年中標, 差點讓他傾家蕩產的馬來西亞第二大水利工程——吉蘭丹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

這些, 都沒有雲頂樂園來得有想像力與刺激。

1964年的一個夜晚,在工地奮戰的林梧桐和幾個朋友喝了一頓酒後,獨自散步到室外納涼。

酒精與涼風的纏綿中,他遐想翩翩,異想天開出一個讓自己心跳加速的專案:馬來西亞終年皆夏,人人都喜歡登高避暑,吉隆玻作為政經文教重鎮,卻沒有一個就近的旅遊避暑勝地,要是能在附近物色到一個適當的高原來建設渡假別墅,肯定占盡地利人和的優勢,會大受歡迎。

返抵吉隆玻後,林梧桐迫不及待地把構思付諸行動,並最終選了一個叫雲頂森芭(Genting Sempah)的地方,那裡有一座叫烏魯加里山的高山,海拔高達1800多公尺,距吉隆玻僅五十八公里。“它的地點適中,正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高原。”

此後,歷經幾十年的持續奮鬥,雲頂森芭變成了今日的雲頂樂園:一座被稱為雲端上的世界級休閒度假勝地與娛樂城,也是馬來西亞唯一的合法賭場。

這些工程的建成,讓林梧桐成為馬來西亞奇跡的創造者。而他在其間所展現的企業家精神,尤其是閃爍其中的鋼鐵一般的意志、堅韌不拔的毅力和始終相信事在人為的改變與創造精神,也寫下華人商界一頁頁教父級的經典詩篇。

林梧桐以艱苦卓絕的努力、百折不撓的遊說,以及巧妙運用雲頂所跨的彭亨、雪州兩地的競爭關係,把原本只批給雲頂的99年期限的地契變成了永久地契,並且讓兩地政府都基本按照他的主張行事。

興建工程的過程中,僅僅為打通通往雲頂的道路,林梧桐就先後六次或因大樹突然倒下,或因泥土突然坍塌,或因汽車懸崖而與死神擦肩而過,而且一身兼多職,“不但需要處理及解決一切可能突發的問題,還需要包辦不少粗重的工作與雜務,所有的決定,包括財政開銷,都只由我一個人作主。”

到整個工程建設下來,他已成為一個超級城鎮規劃與建設專家。因為雲頂從修路,到水、電,乃至消防隊伍,都是他一手從無到有地建成。

而當他找到何鴻燊洽談合作經營賭場時,何先生也從“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很快變成吃驚地對他說:“你是全世界取得類似執照最快速的人。”

何鴻燊

雲頂開業以後,林梧桐更以“一個國家的法律應與時並進,迎合時代需求。如果有個強有力的理由,我可以說服政府修改有關條例”的自信,直接挑戰國家稅務條例不科學的“權威”,並最終完成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去政府提出意見和申請時,林梧桐的稅務經理都還在堅持勸他不要浪費時間。“我只對他微笑著說:‘別擔心,儘管跟著來做我的傳譯吧。’”不久,他就夢想成真:雲頂被宣佈按照新興工業的地位,給予五年免稅的優惠。

而他後來也成功兌現當初對政府的承諾:將原本應該繳納的稅收全部用於雲頂的擴建,給馬來西亞的長遠未來貢獻一個更大規模的稅收金雞母。

“很明顯的,這一改變,讓雲頂得到更大的發展,也大大有利於國家的經濟。”林梧桐對華商韜略介紹說,“我始終有一個信念,事在人為,人都是可以改變的。”

雲頂之前,林梧桐克服的困難已令常人難以想像。

修建吉蘭丹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時,因為政府征地手續一拖再拖,天氣巨變和種族暴亂等原因,林梧桐一度四面楚歌:開工第一年就陷入資金不靈的困境,而且只完成區區5%的作業;政府公共工程局及顧問也對他失去信心,不斷給他發出警告信,要他對工程延誤負責,並威脅終止合約。

“在1969年8月19日那天,我竟然同時收到29封掛號信。內容全都一樣,要起訴我,讓我破產。”林梧桐向華商韜略回憶。

林梧桐在最困難中爆發最大力量。他要求工程方、施工方聯合召開會議,協商解決問題,並當著眾多政府官員表態:“發那些掛號信給我根本無濟於事,我全都丟到廢紙籮裡去了。如果要終止合約,乾脆就發律師信告我,我在收到律師信的第二天就去環遊世界,回來之後再向當局索取賠償。”

鋼鐵意志為他爭取到6個月的時間,然後,他用更強的意志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最終,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不但如期竣工,林梧桐也轉大虧為大盈,並且為政府節省超過1000萬吉林特的成本。

先前要與他終止合約的外籍工程師,則豎著拇指誇獎他的表現足以讓國家為榮。

4

成就傳奇

馬來西亞雲頂成功後,林梧桐家族還在新加坡發展了聖淘沙名勝世界、在菲律賓發展了馬尼拉雲頂世界等多項大型休閒娛樂項目,將雲頂打造成全球休閒,娛樂和旅遊及酒店服務業的領導企業。

此外,林梧桐還在種植業、房地產、工業等眾多行業成就卓越,並以又一次超級自信,打破一個亞洲人、華人不能經營郵輪業務的神話。

1993年8月,林梧桐以1.625億美金買下兩艘新郵輪,成立了麗星郵輪有限公司。許多人因為亞洲沒有郵輪業經營經驗,質疑他進入豪華郵輪業是否是明智之舉,甚至有人說他的經營不會超過8個月。

林梧桐則以“28年前決定開發雲頂高原時,很多人也一樣說我瘋了,註定要失敗!”為底氣,堅信“西方人能做到的,我們亞洲人同樣可以做到。”

之後,麗星在林梧桐長子林國泰的經營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鼎盛期擁有20艘郵輪,26000個艙位,是亞太區唯一,也是全球第三大的郵輪公司。

林國泰

1996年2月,林梧桐乘坐自己的豪華郵輪回到中國,也是他第二次離開家鄉後第一次回到故里。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59年後,會乘坐自己家族郵輪公司的豪華郵輪衣錦還鄉。當嶄新的40800噸的雙魚星號超級郵輪在香港—廈門首航中,堂堂地駛入大陸港口時,憑欄佇立的我真是百感交集!”他向華商韜略回憶。

百感交集的59年前,林梧桐第一次離開家鄉前往馬來西亞。當時,他19歲;當年,日本全面侵華。

再往前5年,他的哥哥去世;往前3年,他的父親去世,身為家中最大男丁的他被迫輟學,用借到的兩元錢作本,做起了父親生前留下的賣菜種的小生意,艱難中與母親承擔起養活一家7口的重任,並用兩年時間還清了父親生前72元的欠債。

當他逃難般擠上前往馬來西亞的輪船,萬般擔憂的母親,除了再三叮囑“人在異鄉,凡事都要容忍”,再無任何能幫到他的可以給到一片迷茫中的他。

1964年的一個夜晚,在工地奮戰的林梧桐和幾個朋友喝了一頓酒後,獨自散步到室外納涼。

酒精與涼風的纏綿中,他遐想翩翩,異想天開出一個讓自己心跳加速的專案:馬來西亞終年皆夏,人人都喜歡登高避暑,吉隆玻作為政經文教重鎮,卻沒有一個就近的旅遊避暑勝地,要是能在附近物色到一個適當的高原來建設渡假別墅,肯定占盡地利人和的優勢,會大受歡迎。

返抵吉隆玻後,林梧桐迫不及待地把構思付諸行動,並最終選了一個叫雲頂森芭(Genting Sempah)的地方,那裡有一座叫烏魯加里山的高山,海拔高達1800多公尺,距吉隆玻僅五十八公里。“它的地點適中,正是我心目中理想的高原。”

此後,歷經幾十年的持續奮鬥,雲頂森芭變成了今日的雲頂樂園:一座被稱為雲端上的世界級休閒度假勝地與娛樂城,也是馬來西亞唯一的合法賭場。

這些工程的建成,讓林梧桐成為馬來西亞奇跡的創造者。而他在其間所展現的企業家精神,尤其是閃爍其中的鋼鐵一般的意志、堅韌不拔的毅力和始終相信事在人為的改變與創造精神,也寫下華人商界一頁頁教父級的經典詩篇。

林梧桐以艱苦卓絕的努力、百折不撓的遊說,以及巧妙運用雲頂所跨的彭亨、雪州兩地的競爭關係,把原本只批給雲頂的99年期限的地契變成了永久地契,並且讓兩地政府都基本按照他的主張行事。

興建工程的過程中,僅僅為打通通往雲頂的道路,林梧桐就先後六次或因大樹突然倒下,或因泥土突然坍塌,或因汽車懸崖而與死神擦肩而過,而且一身兼多職,“不但需要處理及解決一切可能突發的問題,還需要包辦不少粗重的工作與雜務,所有的決定,包括財政開銷,都只由我一個人作主。”

到整個工程建設下來,他已成為一個超級城鎮規劃與建設專家。因為雲頂從修路,到水、電,乃至消防隊伍,都是他一手從無到有地建成。

而當他找到何鴻燊洽談合作經營賭場時,何先生也從“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很快變成吃驚地對他說:“你是全世界取得類似執照最快速的人。”

何鴻燊

雲頂開業以後,林梧桐更以“一個國家的法律應與時並進,迎合時代需求。如果有個強有力的理由,我可以說服政府修改有關條例”的自信,直接挑戰國家稅務條例不科學的“權威”,並最終完成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去政府提出意見和申請時,林梧桐的稅務經理都還在堅持勸他不要浪費時間。“我只對他微笑著說:‘別擔心,儘管跟著來做我的傳譯吧。’”不久,他就夢想成真:雲頂被宣佈按照新興工業的地位,給予五年免稅的優惠。

而他後來也成功兌現當初對政府的承諾:將原本應該繳納的稅收全部用於雲頂的擴建,給馬來西亞的長遠未來貢獻一個更大規模的稅收金雞母。

“很明顯的,這一改變,讓雲頂得到更大的發展,也大大有利於國家的經濟。”林梧桐對華商韜略介紹說,“我始終有一個信念,事在人為,人都是可以改變的。”

雲頂之前,林梧桐克服的困難已令常人難以想像。

修建吉蘭丹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時,因為政府征地手續一拖再拖,天氣巨變和種族暴亂等原因,林梧桐一度四面楚歌:開工第一年就陷入資金不靈的困境,而且只完成區區5%的作業;政府公共工程局及顧問也對他失去信心,不斷給他發出警告信,要他對工程延誤負責,並威脅終止合約。

“在1969年8月19日那天,我竟然同時收到29封掛號信。內容全都一樣,要起訴我,讓我破產。”林梧桐向華商韜略回憶。

林梧桐在最困難中爆發最大力量。他要求工程方、施工方聯合召開會議,協商解決問題,並當著眾多政府官員表態:“發那些掛號信給我根本無濟於事,我全都丟到廢紙籮裡去了。如果要終止合約,乾脆就發律師信告我,我在收到律師信的第二天就去環遊世界,回來之後再向當局索取賠償。”

鋼鐵意志為他爭取到6個月的時間,然後,他用更強的意志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最終,甘姆布水利灌溉工程不但如期竣工,林梧桐也轉大虧為大盈,並且為政府節省超過1000萬吉林特的成本。

先前要與他終止合約的外籍工程師,則豎著拇指誇獎他的表現足以讓國家為榮。

4

成就傳奇

馬來西亞雲頂成功後,林梧桐家族還在新加坡發展了聖淘沙名勝世界、在菲律賓發展了馬尼拉雲頂世界等多項大型休閒娛樂項目,將雲頂打造成全球休閒,娛樂和旅遊及酒店服務業的領導企業。

此外,林梧桐還在種植業、房地產、工業等眾多行業成就卓越,並以又一次超級自信,打破一個亞洲人、華人不能經營郵輪業務的神話。

1993年8月,林梧桐以1.625億美金買下兩艘新郵輪,成立了麗星郵輪有限公司。許多人因為亞洲沒有郵輪業經營經驗,質疑他進入豪華郵輪業是否是明智之舉,甚至有人說他的經營不會超過8個月。

林梧桐則以“28年前決定開發雲頂高原時,很多人也一樣說我瘋了,註定要失敗!”為底氣,堅信“西方人能做到的,我們亞洲人同樣可以做到。”

之後,麗星在林梧桐長子林國泰的經營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鼎盛期擁有20艘郵輪,26000個艙位,是亞太區唯一,也是全球第三大的郵輪公司。

林國泰

1996年2月,林梧桐乘坐自己的豪華郵輪回到中國,也是他第二次離開家鄉後第一次回到故里。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59年後,會乘坐自己家族郵輪公司的豪華郵輪衣錦還鄉。當嶄新的40800噸的雙魚星號超級郵輪在香港—廈門首航中,堂堂地駛入大陸港口時,憑欄佇立的我真是百感交集!”他向華商韜略回憶。

百感交集的59年前,林梧桐第一次離開家鄉前往馬來西亞。當時,他19歲;當年,日本全面侵華。

再往前5年,他的哥哥去世;往前3年,他的父親去世,身為家中最大男丁的他被迫輟學,用借到的兩元錢作本,做起了父親生前留下的賣菜種的小生意,艱難中與母親承擔起養活一家7口的重任,並用兩年時間還清了父親生前72元的欠債。

當他逃難般擠上前往馬來西亞的輪船,萬般擔憂的母親,除了再三叮囑“人在異鄉,凡事都要容忍”,再無任何能幫到他的可以給到一片迷茫中的他。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