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社會>正文

2017銀行年終獎調查

輕金融導讀:

近日, PF銀行員工在網上曬出工資資訊, 吐槽其年終獎只有48.5元。

不過, 據21世紀經濟報導, 總體而言, 銀行業普通員工的年終獎多在10萬元以下, 且多在5萬元上下。

你, 拖後腿了嗎?(快去本文右下角留言!)

從2017年銀行業年終獎的特點來看, 銀行過去幾年的利潤中心, 金融市場部和資產管理部的年終獎相對縮水幅度較大;目前市場上遞延比例多在四成, 分三年遞延。

銀行年終獎真相: “撈金部門”獎金縮水 遞延四成是常態

Advertisements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作者:楊曉宴

有人歡喜有人憂。 銀行業2017年年終獎呈兩大特點:利潤中心優勢縮小, 遞延制度全面鋪開。

大部分受訪銀行人士表示2017年年終獎與2016年持平, 增長最多的不超過10%, 相對零售條線較為穩定, 但銀行過去幾年的利潤中心, 金融市場部和資產管理部的年終獎相對縮水幅度較大, 有農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透露, 2017年終獎直接“腰斬”, 亦有縮水30%, 與非利潤中心部門差距減小。

即便是年終獎持平, “到手的錢”也可能變少了。

遞延制度越來越普遍, 從管理層到普通員工均適用。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瞭解, 目前市場上遞延比例多在四成, 分三年遞延;而記者瞭解的2016年銀行業年終獎遞延比例,

Advertisements
多在20%-30%, 一般在2-3年支付完畢。

當銀行普通員工感歎“獎金少了”的同時, 銀行業管理層人士則還在擔憂不良資產狀況, 特別是房地產開發商可能面臨的資金緊張和違約風險。

金融市場、資管壓力大

總體而言, 銀行業普通員工的年終獎多在10萬元以下, 且多在5萬元上下, 這一現狀並未在2017年出現改變。

某國有大行分行人士回饋, 該分行年終獎平均在7萬元左右(稅前)。 另有某華北股份行分行對公業務人士也表示, 年終獎在七八萬元的水準, 但為到手數額。

零售條線, 兩家華北地區股份行分行零售部負責人均表示, 2017年終獎與2016年持平, 但未透露具體數額。

某華南股份行分行同業部人士表示, 年終獎在四五萬元, “和2016年差不多”。 該行另一分行人士表示,

Advertisements
2017年終獎有10%的增長,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個人績效表現的原因”。

2017年的新變化, 主要體現在銀行利潤中心, 金融市場部和資產管理部的年終獎與非利潤部門的差距減小。 有華南地區某城商行金融市場部高管笑言, 雖然部門年終獎依然高於其他部門, 但多少也有“被平均”之勢。

過去三年, 上述兩個部門超越對公部門, 成為很多銀行的“現金奶牛”, 普通員工的年終獎也可能達到六位數, 但2017年縮水成為常態。

特別是對過去幾年發展迅猛的區域性銀行而言, 某江浙地區城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透露, 該部門年終獎降幅在30%左右, 遞延比例也在4成, 到手大約6萬元。 甚至有某農商行上海負責人透露, 今年年終獎直接“腰斬”,

Advertisements
主要原因是“利潤沒做好”。

不過, 也有部分銀行的相關部門成立較晚, 基礎較弱, 因此2017年終獎遠優於2016年。 據某華北地區城商行金融市場部人士透露, 該部門平均年終獎在25萬元左右, 普通員工在遞延之前也有近20萬元。

對於2018年, 多數受訪相關銀行人士表示, 銀行金融市場部和資產管理部壓力只增不減。 大資管新規的落地, 很可能對中小銀行的資管業務造成巨大衝擊。

普遍遞延四成

薪酬遞延, 已經成為銀行業常態。

其實從2014年始, 銀行已陸續實行薪酬遞延制度, 2016年銀監會在相關工作會議上也提出了相應要求。 但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2017年初瞭解, 部分銀行雖然已經制定了遞延方案, 但在發放2016年的年終獎時, 由於多方博弈和考慮,

Advertisements
推遲了遞延的執行。

而從2017年年終獎的發放情況來看, 遞延覆蓋的人群更加廣泛, 也逐漸被基層員工接受, 且銀行業遞延比例多在40%, 即當年發放六成, 分三年遞延。

就遞延方案, 有的銀行以金額為限, 即超出一定數額, 將超出部分進行遞延;還有以部門性質來分, 前臺部門全部遞延(不區分管理層和普通員工)。 據某區域性銀行中層透露, 該行年終獎遞延四成, 按照10%、10%和20%, 分三年發放完成。

薪酬遞延, 其本質是風險準備。

“君不見銀行人如子規啼血夜夜失眠啊!”某城商行中層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感歎, 不良資產是其最為擔憂的問題, 特別是房地產項目和股票質押業務。

對於銀行人而言, 不良率是一項非常關鍵的考核指標, 將直接影響利潤考核。

Advertisements
銀監會資料顯示, 截至2017年末, 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74%。 儘管該資料在整個2017年都沒有變化, 但綜合多名受訪銀行人士回饋, 隨著去年各項監管政策的落地, 特別是房地產調控和地方政府負債方面的規範, 不排除銀行將面臨違約增多的情況。

“資金供給收緊帶來的流動性風險, 疊加地產調控政策, 對有些小型開發商來說很容易引發流動性問題。 ”該中層人士表示。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