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時尚>正文

或許我們正站在歷史長牛的起點

近來,一篇央視的新聞刷了屏。袁寶璟,這個漸漸陌生的名字再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這一次出現在一篇普法新聞的背景框中,不大不小,一不小心,甚至還會被忽略。

80、90後的投資者對這位赫赫有名的資本大佬可能並不熟悉。327國債期貨案,他被視為“四大贏家”之一。贏家,踩著無數的屍體。輝煌到了頂點,然後就是漸漸消殘。關於他,本有很多可以說的,他的故事猶如中國資本市場史上一道長長的劃痕,政商交融的血液從傷口淌出,訴說著這片猩紅的資本市場那說不盡的故事。

市場的記憶從來不長,只見新人笑,不聞舊人哭。

資本市場三十年,紅綠柱間,浮沉跌宕。一場牛市,一場夢。回首過去近三十年,牛市幾遭輪回,其間多少將軍韭菜,粉墨登場,共同上演了一幕幕激情澎湃的貨幣戰爭。硝煙散盡,將軍逝去,或葬于王座,或倒於溝渠,新長的韭菜倒是會一茬接一茬,太陽依舊升起。

一、一把殺人的刀

先讓豪紳出錢,帶著百姓捐錢。豪紳捐了,百姓才跟著捐。錢到手後,豪紳的錢,如數奉還,百姓的錢,三七分賬。

——《讓子彈飛》

對於中國A股,某著名經濟學家曾在公眾場合憤怒地譴責:“

現在的中國股市就是一個合法的賭場。”回望中國股市,這種說法卻不無道理。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立,當時僅有8檔股票,人稱老八股。滬指從1990年12月開始計算,此後一路上揚,早就了第一次牛市。1992年5月21日,上證取消漲停板,將這場牛市推向高峰,當日指數飆升至1266.49點,單日漲幅105%。1992年5月26日到1992年11月17日,股指下跌73%,牛市結束。

同樣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11月17日,天宸股份(600620,股吧)上市,滬指完成最後一跌,第二輪牛市啟動,三個月內快速上漲,301%的漲幅至今為股民津津樂道。

1994年7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證監會與國務院有關部門出臺的三大救市措施,一個半月時間,股指漲幅達200%,最高點1052。當年9月,熊市開始,滬指跌幅48%。

1999年5月,又一次牛市行情啟動。由於管理層允許三類企業入市,市場普遍預期將會有一系列股市利好措施。5月19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指出中國股市將會有很大發展,投資者紛紛入市,網路概念股盛極一時。一年之後,股指翻倍。然而在2001年上半年。滬指突破2000點後,國有股加速減持。

2005年5月,股權分置改革啟動,開放式基金大量發行,人民幣升值預期強烈。帶來了境內資金流動性過剩,股市一路上行,沖高至6124點。

2014年—2015年,依託市場上充裕的流動性和不怕死的融資融券,股市上行至5178點。隨後致命三股災,滬指回檔至2638點。

回望這段中國A股歷程,不免讓人聞者傷心,聽者落淚。牛市本應當是一個躺著賺錢的時代,結果一次次的股災告訴,瘋牛並不能賺錢,反而是一個個賭徒的絞肉機。

二級市場上上有一種說法叫做“七輸二平一勝”,說的是在二級市場上,70%的人是輸家,20%的人僅能做到盈虧平衡,只有10%的人能夠戰勝市場。

而看看美國股市,我們能看到的卻是一段迥然不同的曲線。過去十年,A股起起伏伏,如同一隻大型的絞肉機,而美股真正的是一場長達十年的慢牛。

我們將2004年以後13年的美股A股兩指數做一個並不完美的比較,我們能發現一個有趣的地方。在過去的十三年間,美股的最高點在現在,比最低點高了375%;而A股的最高點位於2007年,比過去十三年最低點也是高出386%。兩個數字相差並不遠。

也許我們能得出一個結論:2007年的瘋牛,透支了此後十一年的增長。瘋牛可怕,可怕在讓一少數人短暫暴富之後,就是長達十年的贖罪過程。

二、慢牛蔓延

A股在這種絞肉機式的“瘋牛—股災”輪動中,實際上讓每一個A股投資者都成為受害者:投資者在瘋狂的牛熊週期中,沒有學會如何享受財富複利增長的福利,沒有形成長線的投資眼光,更危險的是他使得整個民族陷入投機和短視之中,人人只想暴富,人人只想賭博!

10年前,恒生指數隨著A股大牛市一舉攻上了30000點大關,並把歷史性高位定格在了31958點。

10年後,恒生指數再次站上30000點,在2018年1月17日,一舉突破31958點,以31983點創下了新的歷史新高,後面再一鼓作氣連創新高。

可能有些人開始後怕了,這次又是一次殺人越貨的大牛市?

這裡講一個羅素的火雞理論。在火雞飼養場裡,有一隻火雞發現,無論是雨天、晴天還是星期三和星期幾,主人都會在一天的9點鐘餵食。作為一隻卓越的歸納主義科學“雞”,它根據自己長期的觀察和記錄,得出了一個結論,在耶誕節前夕,向所有火雞宣佈這個結論:主人總在一天9點鐘餵食。可是耶誕節這天,它等來的不是餵食而是宰殺。簡單的通過對歷史的歸納概括得出結論,卻忽視了現實和未來是不斷變化的。

而這次雖然恒生指數又突破了2007年的最高位置,但是如今的港股牛市行情與10年前相比,卻是大大的不同。

我認為這次並不是殺人越貨的大牛市。

回想2007年和2015年兩次大牛市,A股和港股從預熱、啟動到高潮,甚至到最後的收割,都有很大的相似之處,而2018年恒生指數刷新了歷史高位,A股卻沒有與港股“共振”,上證指數還在6124點的“半山腰”。但是,事情也許正在發生變化。

但是相似之處在於,A股和港股都是結構化牛市行情。

2017年A股上證50和滬深300指數漲幅分別為26%、22.5%,創業板則是淒淒慘慘戚戚,繼續關燈吃面行情,全年跌9%。港股也是,全年上漲約36%,漲幅超過恒生指數的更是只有22%,大部分中小票是要跑輸恒指的。

10年前,“股王”騰訊還不是成分股,而現在恒指成分股雖然金融、地產股仍占多數,但是越來越多的新經濟科技網路股躋身藍籌,如騰訊控股、瑞聲科技、舜宇光學科技、聯想集團等都已是恒生指數的成分股,而這些新經濟科技股都有未來因數,是反歷史經驗歸納主義的。

另一方面,香港的資本市場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國際市場,過去都是由國外的機構投資者為主導,而上市的公司中又多是內地企業(2017年,內地股票的市值占港股市場總市值為66%),所以,做港股的老司機都感覺到,港股市場既要看美股臉色,也要看內地經濟臉色,就是一個夾心餅。

這兩年隨著深港通、滬港通的開啟,資金源源不斷南下。南下日均成交額占主機板日均成交額比重從原來的不足1%,增加至現在的10%以上。根據港交所2016年的資料,國內投資者占比已經一下子超越美國,比例高達21%,成為了市場第一。

而且,這些資金的性質除了是自帶文化認同與公司認同的屬性,還帶有機構和成熟的投資者屬性,畢竟50萬的門檻就卡掉大部分的散戶了。可以說,這些資金就是“聰明的錢”,更多的是從基本面資料給予定價,而不是瞎炒。

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周年午餐會上也表示,“目前的市況與2007年及2015年不一樣,自去年以來,香港市場不僅受惠週邊樂觀情緒,市場本身也出現實際轉變,例如上市制度改革吸引了更多投資者來港。”

恒指國企指數的估值更低。

而從國際主要市場看,香港市場仍然明顯低估的。恒生指數目前的市盈率比美股市場的道鐘斯指數、德國DAX指數等全球主要股市指數的市盈率還更低。

除了估值外,從成交量情況看,港股市場目前也不及2007年10月份的水準。在2007年10月份,當月的成交金額達到了3.47萬億港元,而2017年11月份(2017年成交金額最高的月份)的成交金額才2.62萬億港元,港股目前還沒有到達極度亢奮狀態。

展望後市,或許我們這次站在歷史長牛的起點。

後記

中國資本市場已經快走過三十年了。三十而立。當我們看著這個已近而立之年的中國股市卻還在風格轉換的沼澤中蹣跚前進的時候,真的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讓那些不能創造股東價值,把投資者當冤大頭的公司送上仙股、分股、淘汰、退市的名單去吧。讓那些真正創造經濟和社會價值的公司被挖掘出來。有很多人嘲笑港股市場的仙股,說港股是企業的墳場;我只想問你,A股又有多少像那樣只漫天要估值,卻只能值分錢、厘錢的股票?到最後這些爛企業結果又如何?他們變成了投資者的墳場。

忘記風格轉換,擁抱滬深300吧,這是中國經濟的新時代。

喜欢就按个赞吧!!!
点击关闭提示